第九节 仪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阿树对阵的运用慢慢驾轻就熟,在潇湘的解封仪式上,所有人都为他释放的无限木属灵力感到吃惊。

    当时大家围莫莱特森林空地,潇宇隆已经画好了阵。

    潇湘被捆在阵中央的十字架上,他觉得自己浑像被海水浸透,觉得反胃、眩晕甚至开始呕吐。

    烈炎和言儿看着他的面容渐渐扭曲,都捏了把汗。

    水族的男女围成一圈,谁都不敢出声。

    潇宇隆和潇湘站在阵边,潇宇隆负责念咒和驾驭阵中灵力的走势,潇湘则负责催动阵,供应灵力。

    潇湘浑痉挛了似的,痛苦无比,终于嘶吼着,“爸我受不了了……”

    “兔崽子,这个过程是让你熟悉水,让水元素重新认同你,千万别给爸掉链子!”潇宇隆也很着急,一边控着阵,一边大吼着给儿子壮胆。

    烈炎和言儿看不下去了,后退离开,听到后潇湘开始挣扎痛哭,然后水族女眷中有个少女带头唱起一首古老的水族歌曲,高扬而婉转,然后整个水族跟着她为自己王子的新生而歌唱起来。歌声穿透森林,群鸟飞离散乱又安静下来。

    烈炎兄妹在森林的拐角遇到安祈。

    “怎么样潇湘那边?”安祈问。

    “别提了,跟杀猪似的,太残忍了!”言儿说。

    烈炎沉默不语,见森林中一道白影掠过消失,然后出现在面前——是月獒。

    这次月獒没有扑倒烈炎,而是焦急地跺着脚,示意烈炎到背上来。

    烈炎带着言儿毫不犹豫跳上月獒的背,心里有一次不详的预感。

    安祈感到不安,飞到月獒背上。

    全速跑了半个多小时,在森林边缘跟杆南沙漠接壤的地方开始减速,然后停在一具被自己的翅膀包裹着的尸体边。

    不是尸体,还有微弱的呼吸,上的伤口被简单地包扎过,显然是被人丢在这里的。

    “是洛查哥哥!”安祈飞过去,翻开洛查覆盖着自己的翅膀。

    烈炎兄妹也来帮忙。

    好大的翅膀,羽毛似乎比家禽的要硬质。生生的,从翅膀内面能摸到骨架的结构,羽毛里面还有白色细羽。

    “奇怪,这么大一对翅膀平时是怎么藏起来的?”烈炎很好奇。

    “谁说可以收起来?”安祈一边释放治愈之光,一边检查伤势,一脸严肃。

    “那你的怎么可以,你在人界的时候明明可以把翅膀藏起来。”烈炎蹲下,帮忙拆开绷带。

    “嗯,收起最后一对翅膀,只有天使公主才能做到,”安祈紧张地翻开洛查前的血衣,烈炎还是第一次见安祈这么严肃。但她还是耐地解释,“其他天使,无论有几对翅膀,但最后一对是不可以收起来的,因为天使所有灵力都集中在这对羽翼上。天使公主的体质跟人类相似,灵力分散在体各个部分,所以可以收起这对羽翼。”

    “可是这破坏了质量守恒。为什么天使体能能忽然多长出一对甚至几对翅膀?”

    “因为天使们的背上天生长有一种随时能够唤醒的纹路,用灵力催动这个纹路就能召唤隐藏的翅膀……这些纹路大多是上古时期神和世界立下的契约。”

    “神的契约?”烈炎被这个奇怪的概念吸引,看洛查的表就像在看着一个**标本。这让安祈有些不满。

    “嗯。”听得出安祈有些暴躁,她本来判断洛查只是重伤加缺水,用治愈之光就没有大碍,却没想到问题不止于此。

    “洛查哥哥中毒了……”安祈做出判断以后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个从小陪在边的被她视为偶像的哥哥随时可能死去。

    她焦急又小心翼翼地跟烈炎兄妹一起把洛查放上月獒的背。

    “现在怎么办?”烈炎骑在月獒前面,问。

    “去找地灵老人,他是解毒高手。”安祈缓和了一下呼吸,“往这边。”

    安祈飞在前面带路。一路上烈炎跟言儿不敢多说一句,眼神交流着。

    【冰凝大陆·尸谷】这里是冰凝大陆上最肥沃的地方,因为所有无法变成尸兵的死尸都被抛弃在这个山谷。

    冰凝大陆顾名思义,它多数地方是被冰封的,只有少数的植物能在这里生存,譬如紫青槐。这种树喜欢冰凝大陆的腐烂气息,久天长,尸谷便成为一片紫色森林,在本来就光线不足的这片大陆上显得格外森。

    上次在杆南沙漠,刀圣纹手下凝滂雨、凝滂风姐弟和月研旷交手并成功得到月研旷的头发。

    现在刀圣纹让他的另一个手下幽连土拓护送这缕头发至尸谷。

    他们有一个可怕的计划。

    通往山谷的路上满是泥泞和冰渣。突然大地高低起伏,远处一座黑色的不规则小山转眼游移到另一个远处。

    一直到了山顶,那座小山瞬间崩塌,变成一个蓬松土质的锥形坟墓,然后蓬土又从中间陷了下去出现一个凹槽。

    幽连土拓从凹槽中缓缓站了起来,泥土还在和他的体同化着。

    这个人可以任意和泥土同化,他的体总是变幻莫测,所以他不穿衣服。

    为了省掉裤子,他的下半总是泥土状的不规则体。

    在有泥土的地方,他的腿总是连着大地,然后看似一动不动地向前移动。

    此刻幽连土拓奉刀圣纹之命来尸谷寻找天灵老人。

    森林对面是一个发着幽光的山洞,他找到了。

    “老头,”在岩石地带,土拓像从水里上岸了一样踩了上去,仍然穿着那条土质的“裤子”。“来看你。”

    他口口声声所喊的老头是一个鹤发童颜,除了花白的头发,从脸上看不过三十的男人。

    “土拓,”老头的声音稚气得诡异,“刀圣纹的东西可带来了?”

    “天灵老头?”土拓显然惊异于他的童颜童腔,盯着他,“‘再造术’?”他说的“再造术”指的是体再造术。

    “是啊,老夫终于画出‘再造术’的阵了,不过这个阵的漏洞很大,和传说大相径庭。”天灵说“老夫”的时候,土拓打心里觉得别扭。

    “怎么说?”土拓好奇。

    “是这样的,”天灵一边翻着他的木头柜子,一边说,“传说中的体再造术,消耗祭祀品的**细胞就能在上再造出等量的**细胞。而我的再造术只能消耗存着足够灵力的细胞,因为这种细胞才能和阵发生共振。”

    “直接说结果有什么不同吧。”土拓说。

    “传说中的再造术只要祭祀一个**就可以重塑体。”天灵从柜子里拿出几片风干的紫色花瓣,分别丢进两个杯子里,继续说,“而我的体,足足用了一百个尸体来祭祀。”说完用开水泡进杯子,水立刻变成和那些花瓣一样的紫色。

    “尸体?”土拓接过天灵的紫槐花茶。

    “对,”天灵继续说,“这里的尸体很丰富,相当一部分体中还残存灵力,只要共振这些灵力就可以废物利用,用他们来达成老夫返老还童的愿望。等你老了,老夫可以帮你,这样我们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你觉得……我需要么?”土拓示意天灵看看自己泥土幻化的腿,他本就是一个不死怪物。

    “但,死细胞不要紧么?”土拓又问。

    “我目前还没看出副作用。”

    “所以如果要复制一个月研旷……?”

    “起码要四百具尸体,但是这里的尸体量很充足。”

    “嗯。现在可以开始?”

    “当然。”天灵把手中的茶一饮而尽。“阵我在三天前就画好了,你跟我来。”

    两人到一个巨大而寒冷的地窖里,点上火把……这个画面残忍得无法正视。

    地上一个巨大的圆形阵,由于被四百多具围着圈整齐摆好的死法死态各不相同的黑色尸体覆盖着,看不出纹路。

    面前一具尸体瞪着大眼睛盯着土拓,手脚好像因为死前过度用力而固定扭曲着。土拓想吐。

    “好了,你把月研旷的头发放到阵的中央,剩下的交给我吧。”天灵拍了拍土拓的肩膀,说。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