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莫莱特城门口】

    潇湘、言儿因为当心父兄,所以大清早起来,来到城门楼上的哨岗眺望。

    却见不远处随风树母株底下走出一个影。

    “是阿树!我认得他的衣服!”言儿惊喜地喊道,心中一块石头安然置地。

    “用得着这么兴奋么?”潇湘说着,跟随言儿跑了出去。

    见到言儿,阿树轰然倒地,不省人事。

    原来他背上还有一个女生。

    “他怎么了?怎么头发变绿了?”潇湘走近,“这个女孩不会是他女朋友吧?他没遇到我爸么?”“潇湘,上课的时候怎么不见你问题这么多!”言儿皱眉吼道,“还不救人!”

    天使哨兵也飞下来救人。

    ================================

    【莫莱特救治中心】

    天使医疗长一脸惊讶,“这……太不可思议了,这里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体力透支到极限的人,上的灵力还能如此充盈。”

    集体治愈术以后,潇湘去吃早饭,白衣天使们也各忙各的——为什么这里的护士都好像是男的?

    只剩言儿守在病边。

    突然阿树睁开眼睛,“仙儿呢?”

    言儿吓了一跳,又回过神来,“你醒了?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你头发怎么变绿了?这里是莫莱特救治中心,那个是你女朋友么?你有没遇到我哥?”

    “仙儿呢?”阿树望向言儿。

    “仙儿……呃,哦,她在对面病上,还在睡,呼吸很平稳,放心吧。”言儿指着对面,神色有些不自然。

    阿树翻开被子,缓缓下,晃晃悠悠走了过去。

    衣服又脏又湿,白衣天使们脱下来拿去洗了。

    言儿在后注视着光着上的阿树。

    好像他没有想像的那么消瘦,手臂肩膀甚至还有一些肌弧线,腰不像潇湘那么细,显出了男生线条的干净利索,虽然只有大概一米七四的材却让人觉得匀称高挑,哇,好棒……

    “天哪!我在想什么?”言儿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发现有点烧。

    赶快上前搀扶阿树。

    “她是我妹妹。”阿树看着仙儿,好像担心少看一秒。初透的晨光,温柔细腻的眼神,淡然平静的语气。

    “诶?妹妹?”言儿好像得救一样,“她好可呀,就是脸色好惨白。”

    “言儿姑娘,我也许再也看不到她了。”阿树依然淡淡地说,可是平时那种温暖好像已经遗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霜冷若。“你怎么了?”言儿担心地望着他,“别说丧气话,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们莫莱特的人,现在是去蔓藤山庄收尸么?”阿树突然转审视着言儿。

    “什么…?”言儿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在他问的眼神下愣了好久吼道,“才不是!我哥跟安祈向大天使长磨了一夜大天使长才答应打开结界放伯父他们去你们那儿支援的!”

    “果然。”阿树收回那种压力,转认真地看着仙儿,好像品一幅绝世之画。

    果然,加弥索跟想像的一样——果决、冷血。

    果然,加弥索对蔓藤山庄曾经掌握茫大陆总指挥之职心有余悸。

    果然,加弥索不惜一切隐藏他的实力,一个活了千年的十翼大天使长居然在家园遭受重创时还能袖手旁观。

    “昨天晚上,”阿树还是那副没有表的表,可是鼻子一酸,眼睛就变成泉眼,叮咚不休地涌出泪水打在纯白的被子上。

    一张面无表却流着泪的脸。

    “昨天晚上……”

    ===================================

    昨天将要入夜之际,阿树藏好仙儿飞去援助莫林长老,此时村民们已经所剩无几。

    蔓藤族不是一个擅长远程攻击的种族,也缺乏对抗空袭的武器,附近树木也烧得差不多了无法控制藤蔓,大多人不过是用弓箭朝天。起初莫林长老和几位老者、术士还能做出土盾,还能发“逐龙炮”也消灭了大几十头血翼。再后来灵力透支,加上人员伤亡惨重,根本无法招架。杀到最后也就消灭了一百来头。

    剩下不到十个人还在誓死抵抗,山庄已经覆灭。

    而阿树降临,只是怒视着那头缭绕在莫林长老头顶的血翼,那棵仅存的随风树就“唰唰唰——”伸出几百根藤蔓将它缠住,摔倒远处。远处的山丘上,大片的山林开始瑟瑟颤抖,好像对王的诞生诚惶诚恐一样。阿树明白,这是自在不断吸取着远处植物的灵力。

    他可以支付这些灵力,让那棵他和仙儿种下的山庄里仅存的随风树无限生长,并任意控。

    阿树明白自己体力已经不支,只能依靠灵力运动,于是控一根藤蔓将自己送到莫林长老边,将他救起放到比较安全的地段。

    在空中,莫林长老说,“阿树…是阿树…你回来了。”可是风声太大,阿树一句也听不清。放到地上的时候莫林长老说,“快去看看仙儿,带她逃走…”阿树听到了可是不为所动。

    用藤蔓为长老架起一个保护罩,阿树直勾勾地看着漫天上百只血翼,在夜空里像一片片漆黑的云。那棵随风树在他的意念下不断长大,上千条藤蔓有条不紊地向血翼伸去。

    随风树每拖回一只血翼,山谷就地震一样震动一下。震动了几十声,山谷就变成一个龙塚,一个活埋血翼的大坑。剩下的血翼发出无法形容的惊愕声,看着在山谷里挣扎的同伴,听着怪异的尖叫,四散逃走。阿树用精纯的木属灵力配合莫林长老做出一个隔结界。

    而莫林长老却在用掉最后一丝灵力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空藤莫林,阿树的叔公,同时也是阿树心中神一样的存在,就这样完成了最后使命,轰然倒塌在这片火海里。

    阿树把他摆放在那个佛龛一样的藤蔓护罩中,已经不知道自己脸上那些液体是不是泪了。

    然后回去后山后面的后面的某座山的树林里找到仙儿,逃离蔓藤山庄。

    “哥哥,你是英雄…”仙儿在背上,昏昏睡中冒出这样一句梦呓。

    “可是哥哥谁也没有救出来…”阿树也累到不行,精神稍一松懈,两人就差点从藤蔓上坠落下去。

    “至少哥哥为山庄报仇了,”仙儿说着用力抱紧哥哥,脸在他脖子上蹭着,“仙儿知道,哥哥是最棒的。”

    妹妹的温存反而让阿树心结愈深。

    “嗯。”他最后只说出这个字。

    “哥哥……”

    “嗯?”

    “仙儿不是你的亲生妹妹。”

    “哥哥一直知道。”

    “可是你不知道,仙儿喜欢哥哥……”

    仙儿说完,紧闭眼睛,然后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甜睡去。

    留下阿树在夜空里压抑着眼泪,感觉到妹妹睡着了,一种寂寞和瞬间丧失一切的失落感让他终于号啕大哭。

    ========================================

    “然后你们就来到莫莱特了?”病边,言儿问。

    “不,还没有。我的哭声引来几只血翼的追赶,那时候我已经神志不清,心里只记得随风树母株的方向。”

    “所以你来莫莱特求救?”

    “不,我潜意识里觉得莫莱特根本靠不住。”阿树淡淡地说,摸了摸仙儿的额头,很冰。“那时我想起曾经无意中看到随风树树顶的大树洞里爬出冥界人。”

    “那是什么?”

    “是一种黑色衣服长着蝙蝠翅膀的人,或者说……恶魔。”

    “嗯……想起了这个然后呢?”

    “那时起我就认定树洞里有个界层墙,通向冥界。迷迷糊糊就逃到那个树洞里。那时也许才刚刚午夜。”

    “然后天亮了,你们就出来了?”

    “不……”

    ======================================

    “哥…醒醒……”仙儿捏住阿树的鼻子,阿树张开嘴求呼吸,然后就醒了,边一片是幽暗的路灯,鬼魅穿梭。

    “哥,我怕……这里到处都是鬼……我们是不是死了……?”仙儿把阿树抱得很紧。

    “别怕,这里是冥界,来往的都是游魂,他们要去经历轮回,我们只是进来避难的。”阿树也抱紧妹妹。两个人的体温打败了这里的肃杀寒气。

    那个软弱的、漆黑的、回旋纹路的界层墙就在旁边,阿树心想此刻血翼应该已经离开,待在这里如果被兵看到,不死也变成鬼了。

    通过界层墙,爬到外面就是那个树洞。

    连界层墙都是黑色的,难怪没什么人发现这里是冥界入口。

    阿树突然想到,人死后魂灵通过随风树的根须才开始轮回,难道随风树是把魂灵输送到这个入口?

    阿树头疼裂,浑像散架了一样,胃里空地绞痛着。探出头呼吸,月光下面色更加苍白。

    仙儿突然担心地说,“哥哥,逃掉的血翼会不会偷袭茫大陆其他地方?”

    阿树皱起眉头,胃里的绞痛让他一脸挣扎,无能为力。

    “其实书上还记载了关于纯属木元**‘植物视觉’的能力。”仙儿说,“你去莫莱特的那两天仙儿一直在看这本书。”

    “植物视觉……对了,可以发动植物视觉直接搜查这片大陆,找到血翼,再通过随风树母株远程控那里的随风树杀死血翼。仙儿你真是天才!”

    “哥哥才是天才…”仙儿有些受宠若惊地脸红。

    阿树被这个设想调动起肾上腺素,在月光下兴奋地翻着《沧月两秋》的目录,疼痛疲乏抛之脑后。

    才发现这本书自己一直抱在手心。

    植物视觉:纯属木元**可将灵力集中在眼部神经,用低频和百米以内的植物发生灵力共振,即可通过植物叶脉尖端输送图像,切忌用灵力冲撞大脑……

    太简单了。

    “百米以内?如果整片大陆的随风树都联系母株,算作一体,那么通过控母株来控制其他随风树可不可行呢?”阿树开始他的试验。

    阿树不愧是阿树,灵力共振的频率控制的非常到位,脑中神奇地掠过随风树母株从上到下所有叶尖正对的图像,接着视觉通过母株向其他随风树游弋。

    “一百米一百米……成功了,”阿树看着远处,“觉得自己视力所到达的地方大大地超出了一百米。”

    这是一种很错乱的感觉,脑中好像出现了两台显像仪,简直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真正处的地方。胃里有些翻涌,就像晕车。

    “找到了,原来昨晚追杀我们的三头血翼在大路边上睡着了,血翼也累了。”阿树兴奋地说,一时间忘记了所有悲伤,“好了,妹妹,我们可以报仇了,可惜你看不到,这太有趣了。我的视觉清楚地感受到那片叶脉的灵力共振,只要控那个位置的藤蔓把它们勒死…”

    几公里以外突然有血翼的影,然后好像被某种强大的拉力拉了回去,吼叫声惊天动地。

    “我看到赤尾花,如果能够控它们缠绕,就可以给它们注入毒液,赤尾花能毒死成年青角象,多剂量的话杀死血翼应该没问题,只要把刺移动到它的嘴里刺破舌头或嘴唇…”

    “成功了,虽然视觉无法移动到赤尾花上。但除此之外的灵力共振还是能够做到的。”

    “哥哥加油…”仙儿注视着月光下的森林,时不时冒出一些动静,鸟群乱飞、猿猴嘶叫。

    阿树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猎杀了三十多只血翼,基本上报仇雪恨了。

    “仙儿我们成功了…”天快亮了,长时间集中精神,此时阿树大脑十分疲劳…

    “哥哥…”仙儿突然盯着阿树。

    “嗯?”几近昏迷。

    “仙儿以后都陪着哥哥好不好…”

    “好…”

    “一直都想告诉哥哥,仙儿喜欢你,想要永远跟哥哥在一起…”

    “那就永远在一起。”

    阿树将她抱紧,觉得仙儿体很绵很暖。这样睡过去会很安心,可是还不能睡。

    阿树最后的植物视觉已经移到远处,盯着蔓藤山庄的火势和隔结界,直到潇宇隆一队“水军”来灭火,阿树才把手中的符纸揉碎,结界也就跟着打开了。

    接下来阿树看到言儿朝城楼走去,背着仙儿用藤蔓捆着从树上下来。

    再接下来我们都知道了,言儿救了阿树,送到病房。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