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守护芒大陆(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琴磕泪,鉴破妆

    思君颜,料必殇

    一弯清泉轻轻,一抔尘土层层扬

    随风树种漫天飘,随风树花大地艳妆

    ——《月祭花其二》

    “不对!血翼撤离的方向不对……”阿树心里一惊,此刻他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那是蔓藤山庄的方向!”

    跟踪血翼在森林里奔跑着。

    蔓藤山庄没有莫莱特的高级防御结界,而且四面都是树,毁灭山庄对于擅长火球攻击的血翼来说简直就像点起几根干稻草一样简单。

    阿树已经精疲力竭了。还好,前面就是随风树的母株。

    阿树大口大口喘着气。

    养兵千用兵一时,阿树平里为这棵巨树浇灌的肥料里加入了蔓藤山庄提炼的星星粉,这种粉能够使其它生物与同样服用星星粉的人类产生灵力共振。

    灵力共振的好处有很多,比方说控它的行为,包括生长。尤其是植物这样无意识的生命体,入侵它的灵魂对于阿树来说就是探囊取物。

    不仅如此,随风树的母株还会把肥料输送给每一棵随风树。

    ——那么简单来说就是,在茫大陆上,所有的随风树都会听阿树的;阿树还可以通过控制随风树母株同时控制整片大陆的随风树。

    “仙儿等我,哥哥马上回来……”

    现在要做的就是用树藤来运送自己迅速到达蔓藤山庄。

    天底下有许多人的灵力大过阿树何止千万倍,但是恐怕没几个人能把灵力运用得如此精确,能够清楚地感知灵力共振的频率,并且随时转移能量从而更改这种共振范围——藤蔓何时摇、何时送出、何时将灵力接入下一棵树——此刻它们就好像都是长在自己上的胳膊一样,丝毫无误地运动着。

    掠过的风声里,阿树依然可以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喘气,汗水蒸发,额头好像是冰冷的。

    “唰唰唰——”地在树林里穿梭,像是一高效运转的生产线,高速向前传动着。

    “吁、吁……”阿树喘着气,这也许是他人生目前为止最紧张的任务。

    “前面是最后几棵树了,不要急,调整好落地抛出方向……吁……借助惯可以让我以最少的体力一口气跑进山庄……

    就是这样,做得很好阿树。只要赶回去叫大家撤离,还来得及……”

    总算赶在那批血翼之前来到山庄,却不想…

    前方浓烟滚滚,血翼盘旋。

    另一批血翼早就侵袭了这里。

    “竟然忽略血翼会分支行动,竟然忽略山庄的水印结界那么低级!!吁……阿树别慌,先别慌,首先做什么,冷静一点…吁…该做什么……仙儿,仙儿行动不便,该先去救仙儿……”阿树觉得心脏快从嗓子眼呕出来。

    山庄、树林一片火海。到处是焦黑的尸体和木炭。

    口快被心脏撞开,火光浓烟覆盖着他,几乎窒息。

    到处是痛苦的呻吟和哭号,昔宁静的小村镇和昔相互打闹嬉戏的伙伴们也不知还剩下多少。

    飞奔中,脑海里却尽是山庄夏的悠然的蝉鸣;

    后山山谷乱舞的蝶群;

    在草地上到处打滚的孩子;

    兰兰院子里香脆的青果;

    在小溪边抓鱼时候滑倒……

    可恶,大火中不能召唤藤蔓。

    莫林长老已经带领村民们在进行远程对抗,阿树无暇顾及,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小屋冲去。

    心跳像是有节奏地提醒着,“仙儿仙儿仙儿仙儿……”

    穿越铃铛花缠绕的篱笆,然后是紫木棉田,前面是石子路,然后是仙儿的小花园……

    小屋在后山谷,战火没有蔓延到这里。

    最后是那棵他们一起种下的随风树,在阿树的控下,伸出藤蔓拥抱着他送到小屋门前。

    打开门,风比阿树率先闯进屋里,桌上一本厚厚的书就哗啦啦响着。

    屋子很小,一切尽收眼底,但是这里没有仙儿。

    阿树好像听到整个山林的哭泣和呼救,心跳声又骤然盖过这些声音,眼泪早就在刚才的火海里被熏得泛滥了,头痛裂。

    虚弱地大口地深吸一口气,感觉灵魂解脱了许多,然后昏了过去。

    【莫莱特·中心之塔六楼餐厅】

    安梓月拖着言儿飞进来,言儿冲到烈炎、安祈的桌前。

    “哥,刚……刚刚阿树突然冲出城去追血翼了……”说着端起烈炎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呛到、咳、咳、咳……

    “那个阿树怎么这么莽撞……”烈炎皱起眉头,转看看安祈,“我去帮忙?”

    不远处的玉龙将军听闻,突然起

    “大事不妙!”

    “哥…”

    “哥你醒醒,别吓唬仙儿…”

    朦胧到清晰,一张毫无血色,梨花带雨的脸;宝蓝色的发结偶尔微微颤动。

    仙儿蹲在阿树边。

    黄昏,战火;血红,明灭。

    无力地抬起手握住仙儿的脸,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快跑。”

    抿了抿嘴唇,它有些枯涸。

    “哥,”仙儿吸鼻涕匆忙擦泪,“不怕仙儿有办法有办法……”边说着边手忙脚乱地翻包包。

    阿树微笑着说,

    “天就要黑了,

    从后山小路逃走不会被发现,

    哥哥一步也不想挪动了…”

    太累了,从早上救言儿,到对抗血翼,到奔跑至此,已经一动也不想再动了。

    可是不动,就是等死。

    仙儿从包里拿出一枚粉色颗粒,手指有些颤动。

    “哥…吃这个……”仙儿又惊慌地哭起来,“求你快吃了就好了……”

    阿树只好乖乖咽了下去。

    “哥哥…”仙儿破涕为笑,“那个是茵铃族的圣物,吃了它你就有力气了……”

    阿树瞪大眼睛,就像听到世界将要毁灭一样盯着妹妹,“血莲…种子?”

    “嗯…”仙儿做错事一样避开阿树的眼睛,余光中阿树的面容开始扭曲,费力地咳嗽着,浑每个角落都开始疼痛,然后满地打滚。

    “不要这样别这样…好不好…”仙儿惊慌地哭着,追赶着打滚的阿树,他边打滚边踢倒了他们一起搭建的小衣架,疼得胡乱嘶吼,然后定在地上满面青筋暴起,鼻血流了满满地。

    仙儿只轻轻伏在阿树上小声地说着,“马上就会过去的马上就过去真的真的…”声音就像细腻又哽咽的摇篮曲。

    然后阿树的头发开始退色、眼睛开始浑浊。

    战火越来越近,在他眼里却越来越远。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只有这样,哥哥才能逃出去……”

    窗外血红的夕阳和明灭的战火。风又闯进来,撩动了少年的头发。

    ================================================

    阿树忽然睁开眼,变成了墨绿瞳孔,叶绿头发的阿树。

    阿树早在书上看到过,血莲种子被吞下以后,会吸干体内所有非木属的灵力,然后融化在血液中,从此此人的血液就要不断补充木属灵力——并且他也能够直接从植物中提取灵力。

    ——也就是说只要四面树木茂盛,阿树就拥有近乎无限的灵力。

    “哥,快去救莫林长老他们好不好…”仙儿嚅嗫着,似乎还在为自己擅自给哥哥服用种子感到心虚。

    “这副体…我不会用…”阿树走近,无能为力地拥抱妹妹,“但至少不会让你出事…”

    仙儿推开他,跑到书桌前拿起一本厚厚的书,封面还镶着钻。然后小跑回来安置在阿树怀中。

    “哥,这本是《沧月两秋》,它记载了纯属木元**如何运用灵力。”

    小屋旁边的丘陵已经起火。

    书翻到那一页:纯属木元**,对木属灵力有着无限吸取的能力,并且能够与大多植物发生灵力共振,甚至可以直接支付灵力使植物生长……

    战火纷飞,阿树却旁若无人地看着书。

    门外不远处的随风树不知何时已经伸来藤蔓,就像绅士伸手邀请他们加入舞池一样,然后迅速捆好兄妹二人拉出房间。

    也许是七八秒以后,小屋被炸得片瓦不剩。

    “哥,快看…我们的随风树开花了开花了,在那儿。”

    半空中,仙儿一手拉住哥哥一手指着随风树的一端。

    阿树认真地看着书,藤蔓却像有了意识一样将他们带到随风树开的花旁边,仙儿伸手够到以后,两人立刻被藤蔓拖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阿树选择他最熟悉的方法来驾驭新的体。

    而变成纯属以后,对于植物,阿树似乎已经可以将自己的意识用“改变灵力共振频率”来表达了——他似乎破译了跟植物灵魂交流的密码,可以让植物明白他所想的,或者让植物变成像体一样可以用意识控的一部分。相比之前省去了许多计算。

    “哥哥,莫林长老他们好像撑不住了。”仙儿把那朵大大的随风树花递给阿树,“去救我们的山庄…”

    也许怎么也看不出来,阿树伤心得快要断气了。

    ——而山庄的覆灭恐怕只是次要原因。

    “好。”

    ============================

    当潇宇隆乘着麒麟载着烈炎、安祈,带着潇家军来到蔓藤山庄,已经是次清晨。

    奇怪的是在来的路上居然三三两两看到些被随风树缠住的血翼尸体。

    更奇怪的是整个山庄覆盖着隔结界,这种结界会让面前的一切显得灰蒙蒙的,加上晨雾就更看不清里面什么样了。

    隔结界的作用是隔绝结界内外的传递,因为对视觉有阻碍,通常只有在天气过的时候才弄出来避避暑,它也能一定程度地削弱火势的蔓延。

    山庄做出这个结界,潇宇隆猜测,应该是为了保护周边的森林不被火焰吞噬,或想把血翼困在里面跟山庄一起清蒸了。

    可潇宇隆还是满心疑惑。

    突然结界盘旋消散变成尘埃变成空气,整个山庄一览无遗。

    遍野横着大大小小的尸体,村民的、血翼的,全都扭曲不堪。

    大多村名的尸体已经变成焦炭,像是一尊尊倒下的、漆黑的、僵固的、动态挣扎的塑像。

    树木,房屋,灰烬一片连着一片,那些被火球炸塌的地段和被烧成煤灰的森林和花园胡乱参差交错着。

    小溪变成红色。

    烈炎在脑中翻涌着加弥索微笑而平静的说话,“我族已经无力对抗血翼,要保存好茫大陆的实力,唯有牺牲蔓藤山庄。”

    胃里一阵反感。

    二十几名潇家军和一个水族将军,基本上顶的上三十辆消防车了,他们调动小溪、湖泊和附近空气中的水浇灭了余火。

    前面有一个怪异突起的小窝,像是用藤蔓围成的佛龛一般。

    里面竟然坐靠着一位老者,怀里躺着一朵随风树花。

    潇宇隆从玉麒麟上翻下来,走近。

    “是莫林长老。”

    帮他合上了双眼。

    烈炎也跳下来,“伯父,我们先找找有没有生还的人。”

    “嗯。”潇宇隆站了起来,转对潇家军下令,“全体听令,立即搜查这里是否还有生还者。”

    然后自己站在一边无所动作。

    烈炎走上前看到潇宇隆的脸,原来眉头紧簇,“伯父心中好像有疑惑?”

    “蔓藤山庄根本不具备跟血翼同归于尽的实力,这就像一小队人马想要屠杀巨龙一样困难。”潇宇隆说。

    烈炎说,“那么联系路上那些血翼的尸体来考虑,应该是有高人相助…?”

    “是有可能…三百多只血翼,足够毁灭半个莫莱特的力量,怎么会跟一千多个蔓藤族村民同归于尽?”

    “啊!那么,”烈炎惊呼,“大家赶快清点血翼尸体!”却没人理他,然后为自己的冒失感到面红耳赤——算什么啊我,又不是他们家公子……

    “潇明,你清点一下血翼尸体数目。”潇宇隆对一个手下喊道。

    “是,老大!”

    然后潇宇隆拍了拍烈炎的后脑勺,“怎么,等不及要做将军了?”

    “不……不是,我只是担心血翼有埋伏。”烈炎觉得伯父有心防着自己,也不多说了。

    “还有一件事……那个隔结界是谁做的?”潇宇隆又皱起眉头。

    “隔结界……?”烈炎回头看着伯父的脸,潇宇隆一米八三的材,一米七才出头的烈炎只好仰视。

    “玉龙叔叔是想问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隔结界?”安祈也飞了过来,“这种结界通常是蔓藤族几位长老一起完成,还需要大半天。在战场上做出结界就更匪夷所思了。”

    “还是安祈聪明。”潇宇隆赞许道。

    烈炎心里喊着,“这不算不算,结界什么的我根本没学过!”

    “报!老大,这里只有137具血翼尸体!”

    “什么?!”

    前面的山谷突然传来声声诡异的低吼。

    穿过一个毁掉的篱笆,一条石子路,一个毁掉的小花园,山谷下面是一个绝对骇人的画面。

    一颗庞大的随风树用巨大的树藤捆住了几十头血翼,大多挣扎着没死,发出绝望的嚎叫。

    潇宇隆张开嘴,缓缓启动咒语:“冰阵·千叶斩。”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