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莫莱特之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每当累了,就会告诉自己:等所有事都忙完了,我要踏上一条安静的林荫大道,任凭阳光洒在我的遮阳帽上,任凭鸟儿也停在上面,一路走,一路歌唱。可是我也知道,我们永远不会忙完所有的事。

    我们在旅途中奔波,有时甚至来不及拍拍衣裳,歇歇吧,这是个旅途,不是赛跑场。——《旅途》

    【霾界·杆南沙漠】话说四人的脚印此刻已烙在霾界芒大陆西方的杆南沙漠,烈如火。潇湘之前吐了一个晚上,满面苍白,“噗”地趴在沙丘上,变成一个大字。好不容易把潇湘翻过来,他哭着说:“这什么鬼地方啊……冰欺凌圣代有木有啊,你们直接杀了我吧……”烈炎也干脆坐下,略有所思,“安祈,玉龙将军的真名是什么?”

    安祈降落,坐在他们边。“不记得了,好像姓潇?”烈炎听说转就瞪着潇湘,缓缓说道,“还装什么死啊,我高贵的……”“玉龙将军。”“昂?!”安祈大骇,大眼睛瞪着潇湘,“潇湘姑娘是玉龙将军?”“什……什么啊?”潇湘一脸疑惑。

    “哥,”言儿站起拍拍沙土,走近抚烈炎的额头,“哥你一定发烧了。潇湘他见了水就吐……”

    “为什么你看到安祈飞一点也不奇怪。”烈炎视潇湘。“人家也想问啊,你们赶路那么快,让我问了么……”潇湘委屈地说,“再说,一个晚上什么奇怪的都见了,见怪不怪了啦……”“然而,”烈炎继续说,“将军一走你就出现了,外面天空潮水那么巨大的变化你提都没提。”“我想来看你们,突然雷声大作,我以为要下雨了赶来你们家,你们家连电梯都没有,我爬楼梯啊……咳咳咳咳咳……”潇湘接着说,“我才刚见到你们,就说要去什么霾界的,把我拉到海里折腾一晚上有没有……”潇湘连哭带咳带满脸煞白。“可是……”烈炎想追问。“我也觉得不会是,”安祈望着烈炎,边说边用手遮挡阳光,“我能感应到各种属的灵力,玉龙将军的水之灵力非常强大,可是潇湘上一点儿也没有。”

    “可是我总觉得他们的气息基本一致?”其实烈炎已经被说服了。潇湘虽然在到达现场的时间诡异,可他之前基本都在楼道里,所以没有看到外面天气的况也可以解释。

    “哥你个大老爷么怎么跟女人一样用直觉啊?”言儿偷笑。

    “咳,是不是觉得股很烫,走吧走吧……潇大少爷,上来我背你吧。”

    烈炎背起潇湘,一行人爬上沙丘,抬头见前方不远处刀影闪烁,黄沙漫天的打斗中,隐隐有家客栈。“那一红一蓝好像是刀圣纹手下风雨姐弟。”安祈说着跟烈炎上前打探。

    ===============================+。=+++++++++++++++++++++

    安祈努力唤醒关于风雨姐弟的记忆。三年前,八百个天使军精英从上之下包围着凝滂风、凝滂雨姐弟。他们却在旁人根本未感受风属灵力的况下,招出铺天盖地的龙卷风,不仅冲散了所有天使,还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中在整个莫莱特天使的眼皮地下偷走中心塔顶的灵圣石…连正在塔顶的大天使长加迷索都没有反应过来。

    ===============================+。=+++++++++++++++++++++“天哪!”安祈惊呼,眼睛跟随着前方打斗的影。“我……”烈炎瞪大眼睛,“我怎么会,在前面打架?”“那是月研旷,我就一直就觉得烈炎的脸,似曾相识,”安祈已经不知道怎么说,“原来和芒大陆第一剑客月研旷的脸,一模一样。”

    打斗才刚刚开场,月研旷已将对手两人摔在地上,自己跳上客栈屋顶,划开阵营。红发飘飘,背上一把血红巨刃。“报上名来,”月研旷邪笑着,“我好知道,谁这么大胆赶着来领死。”

    眼睛就像用黑暗包裹的鲜红水晶,熠熠发光,将他的脸装点得更加邪

    “在下凝滂风,那个是家姐凝滂雨。”沙丘上的男孩一脸恭敬地说,“我等此番只为领教领教前辈高招。”

    观此二者:男孩用蓝丝绸系着长发,两鬓飘摇,着丝质白羽长袍,使的一把水墨长扇;女孩用红丝绸散着长发,左右两个辫子在后脑总归,着清一色桃红古装,使得两把长匕首。

    “这儿地小,”月研旷居高临下,神色有种诡异和迷离,“那边空地不错,不如过来玩儿。”说完这句,那边空地上倏忽出现他的影,却没有击起多少尘土。两人果然追了过去。

    烈炎和安祈爬上客栈顶观战。烈炎觉得这家伙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但是他们永远不属于一个世界。

    月研旷的招式鬼魅而凌厉,边打还边指教着,“出手快点……”“蠢货,方才一隙是进攻的绝佳时机……”“既有两人,应该包夹才胜算更筹,站在同侧我两个并作一个打……”“能不能聪明点?”“如此出手小心我闪开回击,断了你上臂……”“这般犹豫,只有挨打的份儿……”风雨姐弟翻来复去打得挣扎。月研旷呢,搭招就像搭积木,一边打,一边指教,一边还吐舌头挑衅。烈炎从前所学的骄兵必败的定则似乎和这个人毫无瓜葛。或者是这个人的鬼魅笑容和闲庭信步的背后其实一刻不曾松懈。

    凝滂风倒是很听话,月研旷怎么说他怎么做,殊不知既是他指教,自然也有办法化解。打到最后姐弟两人终于筋疲力尽。大漠里沙尘滚滚,只响起芒大陆第一剑客诡异又轻扬的笑声。若不是月研旷当他们是初生牛犊,恐怕早一剑送他们去冥界了。

    凝滂风无奈,只好默默念起一段咒语,所有人觉得空气流动变得异常。

    原来沙漠上空刮起一阵飓风,不待看清,迅猛来。风搅拌着沙子向人们的眼睛和脸上打去,烈炎和安祈蹲下双手紧紧扶着栏杆。沙尘中,凝滂雨乘机削断月研旷一缕红发。即使被月研旷一脚踹翻,也紧紧捏住那缕红发不愿放开。雨蹭着月研旷睁不开眼,狼狈地爬起,艰难地说:“弟弟,得手了,快撤!”月研旷见他们招数用得恶毒,只当他们是寻仇的,一径追了上去。

    风沙渐渐停息,烈炎蹲在客栈二楼的走廊上,透过护栏盯着刚才的战场,愣愣地想,“他刚刚……剑是不是还没出鞘?”

    ===============================+。=+++++++++++++++++++++

    “小二小二,刚刚那人是月研旷么?”一行四人来到客栈围桌坐下,安祈抬头招呼小二。“什么方才那人,不正在那边找水么?”一句话听得安祈毛骨悚然,转一看,原来是烈炎何时跑过去厨房在翻水缸。

    “跟我说说月研旷吧。”烈炎倒过来四杯水。言儿和潇湘夺过水就猛喝,喝完一脸好奇地盯着安祈。“哦,是这样……从芒大陆去年举办的剑术大赛开始说。”安祈喝了口水,神色还是稍显不平静。

    “之前,我们莫莱特的剑士安梓月包揽了历届冠军。去年的大赛正轮到莫莱特组织,我于是有幸目睹了这一场盛会。安梓月的剑法是莫莱特上乘中的精英,却被一无名小卒败下阵来。这个无名小卒红发飘飘,使得一柄血红色大剑……”

    “就是你们说的月研旷?”言儿喝着水,听故事一般,问。“是的。”

    安静了一会儿,安祈把手上的水喝完,又说,“这个人的实力到现在也没人说得出高下。目前为止,只有四个人给我这种深不见底的感觉。我的父王加弥索;玉龙将军;月研旷;还有我哥哥洛查。”

    “这只说明你的视野狭小,”烈炎一饮而尽,端起大家的杯子又去装水,“不过我也一样,见过最厉害的就是火炎岛的七大长老,他们……”

    “客官喝完就快走,这里夜间是有食人野兽的。”客栈掌柜的突然插话。听他的声线,这个掌柜的相当苍老了,一定是听力不太好才没有注意客人们聊得正起劲,蹒跚着端上饭菜。

    “那你怎么不跑?”烈炎有些不屑而怀疑地问老掌柜的,然后无比鄙视地看着潇湘的吃相。“老朽和小二无依无靠,望哪儿跑?只得听天由命咯。”掌柜的慢慢地说,“况且我那孙儿就驻守在杆南沙漠边缘,老朽这也走不脱呀。”

    “潇大少爷,好歹是锦衣玉食养出来的,你能不能吃得斯文点?”烈炎压根没注意掌柜老头儿的话。“你试试把东西吐光,再走十几公里的沙漠……”潇湘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含糊地说,“嗯就不奇怪了。”“老爷爷,你说的吃人野兽什么?”还是安祈比较谨慎。“恶狼,成群的恶狼!”老人用吓唬孩子的方式颤抖地说。“不了个是吧!”言儿闻言,手和馒头一起僵在空中,“大灰狼什么的了,真可怕。”“噗…”烈炎摸了摸言儿的头,“小傻帽。”“是小红帽!”言儿小声反驳,然后跟哥哥一起怀念起来。小学那年,言儿演童话剧《狼外婆》的时候,就是烈炎演的大灰狼。那次大灰狼一脸冷漠地说,“嘴大,因为,我想吃了你。”然后一脸邪恶的时候,台下女生就开始尖叫了。——“哇哦!”兄妹两个遐想完毕,安祈也打探好了。“从几年前开始,这里晚上就有成群的野狼出没,”安祈满目平静,说,“只要是,他们就吃。”

    ===============================+。=+++++++++++++++++++++

    【霾界·芒大陆·星葵镇码头】月研旷追着风雨姐弟至杆南沙漠边缘,终究不见了踪影,心想正好要去千月大陆看看,于是来到芒大陆北方的港口城市星葵镇。在码头路边摊喝点水果汁,旁坐几位议论开了。“有人说人鱼码头下面真的住着人鱼,好多人亲眼看到的。”“人鱼有什么稀奇的。”“听说人鱼个个漂亮!”“你小子真是,”其中一个压低声音,像是说着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即便是弄到手了,你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一行人忽而会意,猥琐地笑着。月研旷也邪笑起来,不结账就走了。

    要么,人鱼……见见何妨?

    ===============================+。=+++++++++++++++++++++烈炎跟潇湘在离客栈不远的一块平坦的沙地上打地铺,四周凄风习习。“烈炎,你确定我们两个当饵?”潇湘发着抖,眼睛不安地到处环顾,“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跟你们来…”

    “小朋友,男人一点嘛。”烈炎笑着烤着某种飞禽的,说,“我和言儿才十岁的时候,就在火炎岛上做这样的生存训练了,有我在不用怕。”“你们生存训练我怎么不知道啊……反正,”潇湘说着故意靠近烈炎,“反正我就是害怕!这毕竟是人家的第一次嘛。”“噗——”烈炎呛到。

    一阵强风吹来,篝火熄灭了,没得烤还是次要,重要的是,风阵阵之中隐约之中似乎听到狼嗥?两人站起,潇湘于是依附着烈炎,不安地看着附近,觉得好冷。

    忽然一只巨大的蝙蝠一样的怪物飞过来,黑影在星光下显得十分恐怖,潇湘吓得在烈炎后死拽着他的衣服,把眼睛埋在烈炎肩膀上。潇湘比烈炎高,烈炎这时候才刚刚一米七,不过他才十七岁,也许还能长高的。

    烈炎一开始提高警惕,随着怪物的靠近反而慢慢放松了,故意大声说:“喂!你是什么妖怪?我后有一个细皮嫩的小伙子特别美味,您饿了说一声。”“噢!!”烈炎的腰被潇湘使命捏了一下。

    “沙漠晚上很冷的,怕你们着凉,”咦?是安祈的声音,潇湘探出头,“所以过来送一被子。”安祈微笑。“什么啊!烈炎你个死崽!”潇湘过来拿着杯子,然后瞪了烈炎一眼走开,一股坐背对烈炎的位置,谨慎地注视周围。

    安祈擦亮圣芒。借着光,烈炎看见安祈一睡衣,光着脚丫。估计来得匆忙,忘了穿鞋。于是烈炎坏坏地笑了,安祈却不自然地把脚叠在一起,拌着细沙摩挲着。

    “我来了!”言儿从哪冒出来。“突然觉得,我们四个睡在一起比较稳妥吧?所以我把铺盖全搬下来了。”她看到哥哥盯着安祈的眼睛,不自觉说了一句,“妈呀!”

    “哈?怎么了?”潇湘被吓得跳了起来。“没事没事,呃、妈呀!这被子的质量也太差了,这样就散了。”言儿抱着被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大家满脸黑线。

    “妈呀!”这次轮到潇湘大吼,惊慌地指着他们的后,都快吓得说不出话了。“啊呜——”这一声狼的嗥叫听得凄厉又真实,对面的沙丘上,突然出现一片一片透着凶光的眼睛。

    “这么多!安祈,”烈炎惊骇地看着对面,“我有些没把握了。”“天哪,这不是普通的狼,是邪狼拜的黑色狼人部落……”安祈也惊呼。“什么意思?”“这些狼是千月大陆上叛变的狼人,”安祈居然还有心解释,“只有在月圆之夜是人形,其他时候都是狼形…”“他们很强大么?”烈炎此刻对他们什么什么时候变成人一点兴趣也没有。“比普通的狼强大得多。”“那跑吧…”烈炎无奈地拖着妹妹和潇湘转。却发现已经被包围。

    要死在这儿了,要被撕碎了,要变成别人的食物了。潇湘哭道,“我不要……我错了我就知道不该跟你们来……”“爷们一点嘛!”言儿和烈炎同时说。“都什么时候了!”烈炎补充。

    领头的邪狼突然抬起头惊恐地看着前方,接着整个狼群怔住,甚至有些颤抖地往回退去,不一会儿开始四散逃窜。什么?这是什么况?一行人又愣了。烈炎冒出一句话:“难道他们都看出了我才是真正的大灰狼?”

    “恐怕真正的大灰狼不是你哦…”潇湘真要哭了,“烈炎,我建议你往后看。”山丘上一只庞大的、白色的、类似犬科动物的野兽,威风凛凛。带着好像一瞬间就能毁天灭地的气场,缓缓靠近。

    才看清它上有一片片虎斑纹路,微微发亮,头顶上一只独角宛如利刃,喉咙里发出凶狠的颤抖声。两腮的米色鬃毛倒像是一只狮子。“神兽啊神兽…”安祈惊叹,一脸崇拜。“我说,咱会不会被这神兽吞了。”烈炎泼冷水。“不如…我们跑吧?”潇湘脸都绿了。“你们跑吧。”烈炎紧张地张开双手,把大伙拦在背后,说,“现在马上跑去莫莱特一刻也不要逗留。”“烈炎你挡不住的。”安祈听出烈炎的弦外之音,也紧张地说,“根本撑不了多久。”“撑不了多久吃总可以吃一会儿吧?!请保护好我妹!”烈炎好像被安祈无意间触碰了自尊。其实烈炎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咽着口水。这只怪物好像一抬手就能把他撕成两半。

    “哥你说得太血腥了,要死一起死吧!”言儿大呼。“哇你能不能给我懂事点嘛?!”恐惧和焦急迫烈炎吼着。那只巨兽不容分辩,露出锋利的牙齿,低吼着走近。“杀了我吧!”潇湘头皮发麻,腿也软了,于是跪下哭喊着,“不带这么一天到晚不停地吓人啊!”烈炎还是固执地张开双手挡在其他人前面,突然感觉双手有某种灵力共振。

    前面这只怪物突然收起牙齿,抬起头好奇地看着他。“呼——”变魔术一般,烈炎的手突然烧了起来。

    ===============================+。=+++++++++++++++++++++

    “这一定是传说中的,火神的坐骑——月獒。”安祈一脸崇拜地说,不过她也没办法解释眼前这一幕。言儿无语了,潇湘舒了口气。

    烈炎不停笑着停不下来,因为,太痒了。就他的手忽然燃烧的一瞬间,整个人便被月獒按倒——……就像一个小主人刚回家被他的宠物按倒了一样。“火灵手,你拥有火灵手啊,烈炎你一定是火神的后裔!”安祈想起烈炎的手刚刚突然着了起来,如梦初醒般喊到。“嗯。”烈炎也笑着充满信心地看着安祈。

    躺在地上,抬望天空,却发现远处迅速飞来一群巨鸟,在星夜中如索魂的恶魔般飞去。“不好了,”安祈瞪着大眼睛,原本干净的声线偶然一丝嘶哑,“莫莱特,它们飞行的方向,是莫莱特!”

    “有完没完了,能不能稍微休息一下啊啊啊啊……”潇湘抱怨道,刚才那一幕已经让他哭笑不得。

    ===============================+。=+++++++++++++++++++++

    低空掠过时才发现,这是一群猩红色的怪物,长着丑陋的骸骨般的脸。每一只都有一架客机那么大,如果不是脖子上那圈羽毛还有仅有一对的鸟爪子,简直就和西方的火龙长得一模一样。

    “解释一下。”烈炎说着眼神跟随着他们飞行的方向。“我没见过这种怪物……”安祈有些惊慌失措说,“我想我们要赶回去保护莫莱特!”“月獒,你跟我们走么?”烈炎平视着问那只白色神兽,神兽蹲在地上偏着头看他。这只獒,足有一只象那么大了吧。它站起,走近,又在烈炎面前蹲下。烈炎会意,招手示意各位爬到月獒背上。

    然后安祈飞行带路。大家借此体会到了什么是风驰电掣!但烈炎的脑中总觉得这里有些事还没结束。对了,那个客栈掌柜的太可疑了!

    突然高空投来无数火球。那些巨大的会飞的怪物,肆意地向地面喷着陨石般的火球。

    然而密集的流星雨敌不过月獒的“穿影”,这是一种能够瞬间到达两米内的可视范围的能力。左边左边右边左边……就这样避开锋芒,不断在安全空地中瞬间移动,丝毫不影响前进的速度。然而月獒猛地刹车了,因为安祈中弹了。

    “羽迹——雨花盾。”空气中传来这样的声音。雨花盾是天使族特别技能,能在瞬间与目之所及的天使产生灵力共振,施技者为受技者提供灵力。受技者周围形成一定范围护盾,因在护盾受到攻击时散开的灵力就像雨花溅落而得名。

    ===============================+。=+++++++++++++++++++++“洛查哥哥!”安祈欢呼,都快忘记自己肩上受了一弹,“烈炎,是洛查哥哥,我们有有救了!”“嗯。”烈炎也已经抬头看到那个光芒万丈的洛查,然后把安祈抱上月獒的背。雨花盾一消散,月獒立即向前穿影。紧跟着洛查从小路跑,很快便把那群怪物甩开,终于离开杆南沙漠进入穆迪森林,又进入莫莱特雨林,全程只花了半个小时。

    看到一株参天大树,莫莱特就在前方不远了。月獒也终于放慢脚步,它背上的四个家伙脸色煞白,头发向后定型。

    那棵巨树是随风树的母株,树干直径约有一千米,高度直通云霄。这几乎就是莫莱特的地标了,所以只要在森林上空,谁都能辨识出莫莱特所在的方向。

    烈炎前,安祈给的那条项链,原来不是枫叶状,而是跟随风树的叶子一样,三瓣、宛如初燃的火焰。树上还有一个巨大的漆黑的树洞,但是跟树体的大小相比就显得像一个小口一样不起眼。也许某种巨鸟的巢

    “那棵树真大,”烈炎等人转眼已经骑着月獒,到达莫莱特城的城门口,“安祈,那树怎么那么大?”

    安祈一边对自己的伤口释放治愈之光,一边解释:“那是这一片随风树的母株,随风树的根系一旦相遇就会相通相连,那么当某一部分的随风树缺乏营养时,其它部分的随风树就可以贡献自己的营养,随风树母株就是负责统筹转移营养的那棵树,她也是这片大陆上最早的一棵随风树。

    “长辈们说最早的芒大陆是一片荒芜的,就是因为随风树的这种超强的相互依存的能力,渐渐改善了土壤环境,为这一带产生雨林提供了可能。

    说到随风树,安祈脑中出现一个人影,平里常常能看到蔓藤山庄的阿树在那儿为随风树母株施肥。

    “对了洛查哥哥,我们之前见到邪狼拜了。”安祈抬头对空中的洛查说。“谁?”洛查声音很平稳,但他眼中瞬间掠过的杀意却很清晰。“邪狼拜的狼群,在杆南沙漠。”

    “我明白了。安祈你速去塔顶禀报父上,说刀圣纹的‘血翼’来袭。我再去一趟杆南。”

    一句话还在空气中飘,洛查已经飞向高空。印着鹰首的亚麻色披甲呼啸着散开,在一阵光芒中两翼变成六翼。流星般划向远处。

    烈炎等人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他的脸,只惊异地盯着他消失的那个闪光点。

    “为了邪狼拜,他连莫莱特都可以放弃…?”安祈一脸懊悔,从什么时候开始洛查越来越令人陌生了。

    从洛查嘴中得知,原来那些火龙一样的巨鸟怪物名叫:血翼。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