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出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突然四面传来隆隆声和波涛声,像是巨浪翻涌撞击。

    从窗户看出去,果然不远处海平面升高,淹没沙滩,甚至淹没街区。

    忽然潮水铺天盖地般向这个方向涌来,潮头仿佛千年巨兽,咆哮嘶吼着……

    大海在暴走!

    一阵巨大的海浪像一艘突起的**,正对这个方向全速驶来。

    “什么?”久鸣雷感受到强大的水属灵力,此生未见,恐惧之余瞪大瞳孔,手指僵在空中。

    节节分明的手指箍住烈炎的脖子,令他几近窒息。

    巨浪掀开,隐隐出现一个人影。

    只见一个蓝发蒙面人从碎开的台窗中缓缓走近,边及后的水像是成千上万幻兽在跟随。

    想必用洪水猛兽来形容这样的场面再适合不过了。

    那人上的袍子各处镶着宝蓝色幽冥钻,金丝靛袍。连蒙面用的纱布也是上乘丝质,透气而不透明。

    此人份显赫,不言而喻。

    “你……你是?”久鸣雷惊恐地看着。蒙面人一双深蓝的眸子里仿佛有吞噬一切的漩涡,他的手在雾气中不紧不慢地拢聚一只冰凌。

    放开烈炎,久鸣雷瞬移至房间窗外。

    活像一只滑稽的跳梁小丑。在惊涛骇浪中惊恐地飞离。

    “玉龙将军!”安祈惊呼,“您是否是玉龙将军?”

    蒙面人低下头,转瞬消失在潮水中,宛如化成浪,随着潮水退回大海。

    烈炎等人瘫软在地上,像做了一个噩梦。

    安祈走向烈炎用治愈之光恢复着烈炎后脑勺上的伤口,伤口很快结痂,痂痕慢慢脱落。

    “时间紧迫,我怕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安祈咽着口水,“烈炎,我们还是速回霾界吧……”

    “回霾界?”言儿疑惑。

    “嗯,言儿,你们不能继续待在人界了,刀圣纹在寻找秘银之匙,企图打开神塚,而传闻只有火之战神的后裔才知道秘银之匙的下落。”安祈顺手收拾地上的玻璃碎屑,看着烈炎的留下的血迹有些颤抖。

    “那,跟我什么关系?”烈炎揉着后脑。

    “你难道不是南极火炎岛的小火神烈炎么?”

    烈炎突然警惕,瞪大眼睛示意她说明,因为默奇说过,这件事只有火炎岛部落内部才知道,况且事的真假各族部也还始终争执不下,这件事怎么能被外界得知?

    “玉龙将军,应该就是刚才救命的叔叔曾对我父王说过此事。总之秘银之匙失窃,神塚一开,霾界必被冰凝大陆吞噬,那时一切就都完了。”

    “你们是莫莱特势力?”烈炎问。

    “嗯!”安祈眯眼微笑。

    烈炎渐渐放轻松,强打起精神站起看了看恢复平静的窗外说,“那好,去霾界。”

    ——“笃笃笃…”又一阵惊魂的敲门声。

    “言儿,开门!”门外大喊。安祈警惕地望着言儿。

    “是潇湘。”言儿舒了口气,向门走过去。

    “潇湘是谁?”安祈睁大眼睛看着言儿。

    “潇湘是……”烈炎正想回答,那厮就随着打开的们摔了进来。

    潇湘一骨碌爬起鞠躬,甜甜地说道,“呃,炎哥好。”

    “烈炎,引见引见。”潇湘的眼睛示意安祈的方向。

    “呃…”

    “潇湘姑娘你好,我是安祈。”安祈伸出手。

    全场石化。

    潇湘坐到边,愠怒地看着安祈:“谢谢你!先生!”

    “呃?”安祈疑惑,是不是人界的人都这么没礼貌。

    “呃,潇湘不喜欢别人叫他姑娘……”言儿解释。

    “噢,明白了!”安祈继续无公害微笑,鞠躬道歉,“小姐你好,请你原谅安祈的无知…”

    全场石化。

    潇湘,一双比女生还大的眼睛,眼中透着迷糊搅拌的干净,长长的刘海,女生一样可人。

    这是他的简笔画像。

    ====================+.+========================

    【霾界·冰凝大陆·暗黑之

    两只蝰龙在黑暗大下方的深渊中幽窜着。

    王座上的黑影宛如一尊黑色恶魔石像。

    “潇宇隆也介入了?如此说来,那小子是火神后裔无疑。”声音像是来自深渊底下,又像来自大上空。

    “圣主英明!”熟悉的娘娘腔响起,久鸣雷颤抖地跪拜在大中央。

    “久鸣雷吾卿,尔此次功德圆满,本座理当赐赏!”

    “谢……”

    两只蝰龙在漆黑中闪电般冲出,瞬间捆住久鸣雷,缓缓张开漆黑大口……

    “圣主。”

    ====================+.+========================

    翻滚的海潮像摇篮边妈妈的手。

    摇篮里的孩子,呓语不断。

    “潇湘姑娘,不然你还是回去吧。”烈炎实在看不下去了,从没有见过如此怕水的人,一上船就不停呕吐。

    “你才姑娘!哇…”潇湘说着继续呕,非常方便地都吐在海里了,“言儿去哪儿我就去哪!”

    “可是潇湘…”言儿轻拍着潇湘的背说,“这样的话,伯父会担心的。”

    “难道你们俩走了我爸就不担心么?哇…”潇湘说着狂吐不止。

    “我们不一样,从小野惯了,”烈炎说,“你连坐船都不会,也敢跟我们去霾界么嗯?”

    其实烈炎话里藏着“你不一样,你是他亲儿子”。

    “带上潇湘姑娘吧,入口也快到了。”安祈也一脸疲惫,半眯着眼睛,呵欠着说,“就算不行还是可以回来的。”

    月光里注意到躺着的安祈似乎有一点点儿婴儿肥。

    烈炎念了一段咒语,海水盘旋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越来越深、黑洞一样把小船上所有人吸了进去。

    然后潮面归复平静。

    似乎是进入了海底,却没有水,周围是一片悠悠的绿光。

    站在某块珊瑚礁上,面前是一个看似透明却看不到对面的触起来软软的东西,比喻起来,比喻起来…有点儿像放大的细胞的半透膜。

    那个东西,就是界层墙,穿越界层墙就可以到达异界。

    盯着流动的界层墙上,宛如无数毒蛇来回穿梭地流动着的纹路,本有些木然的烈炎,突然瞳孔放大。“我们,回不去了。”

    “哈?”安祈醒来。

    “我们回不去了。”烈炎双手环肩,“而且也不能从这个入口回去。”

    “为什么?”安祈大眼睛认真地看着烈炎,一眨一眨。

    “因为这里所通向的是霾界南极火炎岛,从南极往芒大陆,要经过龙之漩涡海域。”烈炎盯着界层墙解释道。

    “噢对,早听说南极圈附近是龙之漩涡的包围圈。”安祈一脸恍然大悟,喃喃地重复道,“所以要回茫大陆不可以从这个传送门走。”

    就像受到了鼓舞,烈炎更自信地继续说,

    “也回不去是因为,今天月亮不够圆,界层墙没有足够的灵力与之发生共振。”

    然后手回口袋,转准备离开。“所以现在我们只能迂回了。”

    “我知道还有一个入口,就在你们所住的小区附近。”安祈说。

    众:“你不早说!”

    “我以为你们得先回火炎岛准备准备……”

    “这倒是真的,”烈炎说,“先去莫莱特吧。有机会再回火炎岛。”

    浮上岸。

    巨浪袭来。

    前面的海映衬着月光却反而带着更深的颜色——这很诡异。

    天哪!难道是水下潜伏着一个庞大的黑影,它在动!

    像是一只行将搁浅的座头鲸。

    烈炎和言儿同时看到,那个黑影在海上慢慢浮现,发出像是…断掉舌头的幽灵呜咽……

    长得这样凌乱的巨兽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不张嘴,根本就不知道它的脸在哪儿。

    潇湘已经骇得不吐了,就像有些人受到惊吓就不打嗝了一样。

    “是什么?”安祈问。

    烈炎和言儿指着安祈后的方向,眼神空洞。

    那种黑暗的哭声嘤嘤,又如街边一群弃婴在呜咽,有时又刺耳盘旋。

    安祈听得浑发麻、艰难回头。

    一张还在游丝的血盆大口迅速靠近。

    “天哪!冥豚!”安祈惊呼,虽然她想不通霾界的冥豚怎么会流入人界,但此刻她判断这不是幻觉。

    大嘴一合,满足地咽下。血红的眼睛在夜里森然发光,转眼钻向幽深的海底,尾巴在水上拍出骇浪惊天。

    ====================+.+========================

    【霾界·莫莱特】

    中心之塔的顶层,加弥索安坐于大天使长之位,神色安详地看着窗外成群飞行的天使和盘绕飞行的巡逻兵。

    一张出尘绝伦的脸,额骨中生长出的紫色水晶破开皮,熠熠发光,加弥索俨然一个神。

    千层塔是没有楼梯的,然而每一层都有刻着雕花纹路的大门。

    一位大天使降落在顶层,恭恭敬敬地朝加弥索走来,单膝跪下。

    “父上急命,所唤何事?”

    大天使的黑色长发在微风中也能扬起,英气十足的脸上充满超脱世俗的平静,眼神犀利而深沉,眼中像是永远藏着一只待的箭。

    亚麻色的披甲上画着战鹰的标志。

    和其他大天使不一样,他很年轻,刚满二十岁。

    “洛查。”加弥索依然微微笑着看着窗外穿行的天使们,用先知般的口吻说,“到杆南沙漠接回妹妹吧。”

    ====================+.+========================

    “这是哪个器官…?”黑暗中传来烈炎的声音。

    “好恶心啊哥你别乱摸,我们会被它的胃液消化掉的。”言儿惊慌地拉了烈炎一把,说。

    “不对,”安祈左右端倪着这里的环境,然后摸着面前的冥豚器官,有些软,“这个摸起来好像……”

    “界层墙?”烈炎也不顾妹妹的警告,摸了摸说,“真的好像。”

    “呃,潇湘怎么没声音?”言儿插嘴,不太注意他俩的惊异。

    “吱啦——”安祈点起圣芒,那是一种像蛇鳞一样的东西,相互摩擦会发光,擦亮后具有某种灵力。

    光亮照亮潇潇的睡姿。

    “这小子果然……”烈炎蹲下很认真的把手放在潇湘的鼻子边探了探,“昏了。”

    圣芒的灵力忽然和面前软软的东西产生共振,界层墙回路被唤醒,发出白色的光。

    “我认得这个界层墙!”安祈惊喜,“怎么跑到冥豚肚子里了?”

    “这玩样儿通向哪儿?”烈炎摸着墙问,眼神注视着,倒映出同样白色的光晕。

    言儿蹲下摸了摸潇湘的额头,环顾了四周,似乎到处都是滑腻腻的内脏器官,和跳动的血管,唯独脚下站着的这块奇怪的巨岩还算干净,言儿怀疑这是冥豚的体内的结石…

    “我懂了烈炎,”安祈惊喜地说,“这是父王特意安排的界层墙,接我们回去的!”

    “什么呢?”烈炎擦汗,“我该好好谢谢你父王!”

    烈炎背对着潇湘,半蹲下对言儿说,“来,把潇大少架上来。”

    “我们,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