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盛夏、剩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泉小船 书名:霾界
    怎么啦?

    时间的广场

    容不下

    一道斜阳

    广场的铁门

    咿咿呀呀

    不厌其烦地响着,夏午后

    空气悠

    阳光怅然

    ——《悠扬小调其一》

    似乎是回忆里的画面,总有一个红色樱桃发卡的小女孩坐在海滨的礁石上,唱得这样的轻盈。闭眼微微,歌声悠扬。

    是那种多云中微微泛蓝的天空,阳光不耀眼,整个城市在这样平静的色调和车来车往中显出淡淡的静默。

    港口的水手们搬运着酒桶,船长却凭着栏杆,将葡萄酒喝出细碎的沉淀。

    中心大桥依旧是全市最闹的地段,活跃着几乎全市的流氓,他们喝着跟老船长一样的酒,打打闹闹,拉帮结派。

    忽然一道纯白光晕闪烁,安祈跌落在桥头。

    爬起揉着小腿上的淤青,抱怨着人界的地面怎么全是灰尘。

    “女人。”

    “是女人!”

    “去去去,一边儿去,老大在呢哪有你的份儿。”

    安祈抬头,眼神有些委屈,她想:都摔倒了也没有过路的扶一把么?人界果然是个好冷漠的地方啊。

    一个穿黑背心,戴咖啡色墨镜晒得黝黑的流氓头子走了过来……

    “小姐,要不要百合花?”

    “有……有没有鸡米花?”眯眼微笑。

    ==============(*^__^*)================

    这样天朗气清毫不燥的夏天真是太适合逃课了,趁着3000度近视的英语老师转之际,烈炎镇定自若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经过两条小巷,看到一颗大梧桐树,左拐,两面是很旧的社区,墙壁上的油漆褪色,满是油渍和“办证”,阳台上挂着各色内衣,偶在风中摇曳。

    再往前就到海滨了,海中停着一艘大油轮,船写着三个威武大字“火神号”。

    船长此刻在船上眺望远处海鸥,继续喝着酒。

    船长是个很沧桑的中年男人。

    他用慈的眼光上下打量烈炎一遍说:“小子又长高了。”

    烈炎自信地笑着说:“嗯!德奇叔。”

    “德奇叔,我学会翘课了。”

    “……小子,终于长大了。”

    ……

    “什么时候的事!”

    船长把烟点起来,“上个星期。”

    海水轻轻翻涌,原来微风不断。

    一张略显棱角的脸,简简单单的单眼皮,干净而平整的小剑眉,把手插在口袋里,还有一双红布鞋。

    这就是烈炎的Q版简笔画。

    ==============(*^__^*)================

    于是烈炎一脸沉走向中心大桥。

    又看到一堆流氓,正扑上一个奇怪的女孩行some歹事。

    女孩穿着纯白的裙,脸上就像写着“我是外乡人”。

    烈炎呆望了她好几秒才拍拍脑袋醒过来,这女生……

    眼睛澄澈得略显诡异了。

    似乎烈炎回家大可以从C街走,往小巷走,或乘小船过去。

    但是他心不好,因为刚才德奇叔说默奇上星期过世了。

    心不好的烈炎就喜欢来中心大桥,找找借口伸张正义,把流氓们莫名其妙K一顿,还可以很帅很义正言辞地补一句:“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往前走几步回头说不定看到他们吓呆了,还可以很泄愤地吼一句“滚!”

    烈炎想了想,于是跳到桥头边高高的护栏上,双手环肩,桥下十几米是翻涌的潮水。

    这样待会儿就可以很帅地跳下来,就像神一样突然出现在那个女生面前拯救她,那该是多么英勇神奇啊。

    烈炎想着不自觉嘴角上扬。

    盯紧那个女孩。她居然怔怔地站着,很好奇地看着流氓的手在解她前的衣服。

    烈炎握紧拳头、咔咔不断;咬紧牙关、格格作响。他正在酝酿绪,仿佛在调动浑的血液流向拳头。

    “你在干吗?”女孩偏着头看着流氓,一脸疑惑。耳朵后的发饰是一朵奇怪的花,此刻有些倒垂下来。

    “嘘……不要打扰哥哥工作。”流氓很专心地解着,很奇怪第一个扣子尤其难解,那不如先解第二个吧,好的,那么……

    “你要看这个么?”女孩推开他的手,自己解开前的口子,手伸进去拖出脖子上挂着的一条枫叶状的项链,问。

    烈炎有点傻了,刚刚策划好的一系列动作一下失去思路,但又觉得非得做点什么。

    这是非礼现场没错吧,嗯?

    于是很糗地跳下去,脚却扭到,为了掩饰只好先蹲下,做了一个特别装的出场动作。

    站起来发现脚真的很疼。

    在这个女生面前居然出糗……太挫败了!

    老子豁出去了跟你们……

    “你们在干嘛?”烈炎用上救世主般的口吻,冷冷地问。

    女生并没有求救,多管闲事终归有些理亏,所以烈炎要靠演技来驾驭气场…

    “烈炎!我们……大概在,玩儿?”

    “玩什么?”

    “玩儿项链,嘿嘿嘿嘿……”

    “怎么玩?”

    “先拿出来。”

    “然后呢?”

    “就……玩儿。”

    “玩完呢?”

    “就送她回家。”

    “噢……你们是沙井派的?”

    “呃是,呃这个老大是新来的…”

    “上个老大,呃…阿贵呢?”

    “还在医院里,医院的条件不错,比跟咱睡大街好多了,这可多亏了炎少啊!否则老大哪能享受这种福利!”这位文化流氓一脸谄媚。

    “新老大,”烈炎扭头对着那个墨镜男,“来。你叫什么?”

    “你脑瘫了吧你,弟兄们给我上!”墨镜男说着挽起袖子。

    上前线…

    烈炎还没摸清对手的底细,加上脚上有伤……

    所以结果还算凄然。

    描述描述:

    烈炎先是对女生做了个“快跑”的手势,然后看了看那个老大。

    这个老大显然没打过几次真架,盯着烈炎说:“小子,敢……”

    结果挨了一拳倒在地上流鼻涕——滑兮兮…

    刚刚讲话那位仁兄走上前来说,“炎少,咱,咱……”啪!栽倒。

    “冲啊!”有人喊。

    懂事的都跑了,不懂事的真冲上来。

    烈炎为了掩饰脚伤,故意慢慢走过去。

    掰开劈下来的棍子,一拳K在棍子主人的侧脸。

    不紧不慢,接住后的拳头,用力一扭!“喀嚓!”

    烈炎慢慢走着,脚步很谨慎,拳头却飞快。

    一步步近人群中的女孩,女孩偏着头,好奇地看他,显然不明白烈炎的手势有什么含义。

    最后能走路的都跑了,这根本没得打。

    一片黄叶,落在翻涌的海潮,海潮吞没。

    空气中掺和着一片鬼哭狼嚎的呻吟,还有墨镜男捂着红掉的鼻子乱入道:“TNND于是咱第二句台词,原来就是最后一句?!”

    ==============(*^__^*)================

    事毕,烈炎坐下,用红肿的拳头揉着扭伤的脚,大口大口喘着。

    红布鞋在夕阳中绚烂。

    “小暴力狂,不要紧吧?”安祈弯腰看着他,一脸明媚温暖。“你在保护我对么?”

    烈炎似乎还沉浸在默奇死去、无名火得到发泄以后的绪里——喘着气浑有些颤抖,还兼具某种释放完毕的快感。

    烈炎对那个“小暴力狂”的称谓没什么排斥,不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不然你为什么要打架呢?”安祈问。

    烈炎突然向后倒下,继续喘着,有些虚弱地问,“先告诉我(喘),你(喘),为什么解扣子?”

    “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打架?”安祈也坐下,偏头看着他。

    “心不好,打流氓出气行不?”

    安祈愣了一下。

    拍他的肩膀说。“打得好!”

    “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那个,”烈炎用劲坐起,“干嘛解扣子……”

    还是喘着气,不知道他是对安祈解扣子的事太执念还是一时间找不到话说,胡乱说了句来缓和心跳。

    “可是你还是得先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是流氓?”

    “他们要解你扣子!”

    “但他们送我花。”

    “送花也是坏人。”

    “你怎么知道?”

    “想解你扣子,就是坏人,这还用猜么。”

    “他们也许是要看项链呀,都是你!没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呢。”

    “什么任务。”

    “不便透露。”

    “那你住哪?”

    “无可奉告。”

    “让我看看你的项链。”

    “不给!”

    “算。我走了,傻子。”烈炎爬起,虽然从刚才跟女孩说话到现在心都在怦怦跳,却竭力回避这种感觉。

    要忠诚要忠诚要,不能见一个一个不能见一个一个……

    他提醒自己。

    “反弹!骂人的话反弹回去……”安祈有些委屈地看着他。

    “再反弹!”烈炎突然变成个争锋相对的样子。

    “再再反弹!”安祈也皱起眉头。

    “你笨蛋!”

    “你也是!”

    “你笨蛋加九级!”

    “你再再再再加九级!”

    这都什么啊…

    “不跟傻子吵,走了,拜拜!”

    “等等……”

    “?”

    “给你看啦,这个。”

    烈炎很清楚地看到了那个项链,发现,当真是,似曾相识?

    于是这个盛夏忽然似乎只剩下一片羽毛降落在焰火上的氤氲?

重要声明:小说《霾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