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六十二章 迅猛分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然而,少年时期的白中立,并没有好上辣白菜,就象没有好上当画家一样,那时候他最好的是老师少留作业和早放学,叫他有时间在胡同里溜达够了以后,站在教堂的红墙前,呆呆地看那个小瓷人儿似的小女孩,在画板上专心致至地临模那些外国仙女。再以后就好远远地跟在小女孩的股后头,痴痴地看她婀娜的姿在翠柳依依的石子儿路蹦蹦跳跳地走。



    可是走着走着,从果戈里大街的一条窄窄的胡同里就蹿出来几个野小子,挡住了小瓷人小女孩的去路,笑嘻嘻地撕扯她的长发辫和花头巾。小女孩尖叫着左躲右躲不得脱。少年白中立登时血上涌,义从胆边生,呀呀地大叫着,抡圆了书包飞奔上前,劈头盖脑向野小子们的头顶上砸去。



    几个小野小子本来就是鸟合之众,一看来了一个不要命要拼命的主,撒丫子就跑。白中立却并没有穷追不舍,而是保护着被吓得眼泪汪汪的小瓷人小女孩回到了她的家。



    被护送回家的小瓷人小女孩白小丽,跟父母亲原原本本地讲述了白中立如何赶跑一帮包围她的野小子,又如何护着她一直把她送回家的经过。小白中立立马成了勇斗歹徒的小英雄。



    小瓷人女孩白小丽的妈妈正是市少年宫的党总支书记,她当即决定,吸收白中立参加少年宫美术班,每天陪同白小丽一起去学画画,并兼任保镖。于是从不曾想当画家的白中立,从此踏上了神圣浪漫的艺术之旅,作起了画家的辉煌梦。



    辉煌岁月必然产生辉煌,虽然美术学院的高材生白小丽,跟导师和导员都曾不止一次辉煌过,但是跟青梅竹马白中立的辉煌之才更带有乡土气息,也更实实在在。即使毕业以后,一个分配到东北一个分配到北京,辉煌之的火焰也一样继续熊熊燃烧。



    无论是一起到镜泊湖写生,农家草屋炕硬席凉,无论是共同到神农架采风,山野帐篷暗潮湿,还是在偏远小火车站小旅店脏乱噪杂的双人间,还是在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房,辉煌之都一直火辣辣地燃烧。如火如荼如胶似漆如花似玉如虎添翼,与时俱进,与俱增。



    而如花似玉的*,更尽展现着*的美丽风采和无尽*,使得那高大厚实躯体的每一块肌都一次又一次高高隆起,释放着难以抵挡的冲动和柔软,强烈和缠绵,惑和迷醉,彻夜难眠。



    而那无比的甜蜜和幸福,无比的兴奋和亢奋,无比的迷恋和陶醉,也与时俱进,与俱增。



    夜以继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早已不需要海誓山盟海枯石烂,枕着温柔的海涛和甜蜜的梦幻,他们憧憬的只是浪漫艺术的锦绣前程,和应该赶快出世的小宝宝该取个什么美丽的名字。叫白丽丽,如果是女孩;男孩么,也叫白力力。天才女画家白小丽为自己独出心裁想出来的天才名字手舞足踏,雀跃欢呼。轻而易举就显示出这位后迅速成长为国际知名的女画家,早就有着不同凡响的独特思维和创新意识。



    然而,女画家却没有给未来的小宝宝白丽丽或白力力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发放出生证。她到首都工作和生活了一年多以后,就异常飞快地成熟成长起来,再不是那个好雀跃好冲动好幻想好耍小孩子脾气好撒好吃冰糖葫芦好在*时嗷嗷尖叫的小姑娘和大姑娘了。她飞快地成长为一名很有思想很有理智很善于随机应变很善于当机立断的新时代的新女。为了减少双方的痛苦,也为了不给自己留有动摇的时间,她在北京国际机场登机前才给白中立打电话说明了她的决定。她是含着眼泪哽咽着说的,她请他原谅,叫他从此永远忘记她。也忘记那个应出生而未被许出生被流产了的白丽丽或白力力,痛苦的泪水一连串打湿了三块手帕,直到在本羽田机场下了飞机,眼圈还红红的,以至于摇着一面小彩旗来飞机场接她的新相好川岛一郎川岛君,还以为她得了红眼病。



    本来白中立是铁了心永远忘记。可是永远忘记的结果,却是永远无法忘记。况且美术界有关白小丽的消息一天比一天沸沸扬扬。妇随夫姓的白小丽川岛小丽,不断地在各地举办个人画展,以中国画独一无二的魅力和女画家独一无二的美丽和川岛君独一无二的财力,轰动和征服了东瀛岛国。画册一本接一本地出版,特别是那些以故乡独一无二中西交融民俗风为题材的画作,中国画技法中又揉进了油画的技巧,更具独特风格,更独树一帜,也就更好评如潮。而最让白中立不能平静的是那几本少年宫时代的处女作,其中竟有几幅是他的肖像画。虽然只是一些素描习作,但那一笔一笔明快清丽的线条,勾勒着的却是一对少男少女跳动在心尖尖上的纯质真,和那纯和激烧红了的美好往昔岁月。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