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六十一章 爱情坟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然而,在没有达到最高境界之前,画家白中立还是紧紧地拥抱和吻了护士白小丽;被紧紧拥抱和亲吻得浑颤抖个不停的白小丽,淌着幸福又惧怕的泪水珠儿,一遍又一遍地喃喃地说着,不,不,我配不上,配不上你----



    画家就哈哈大笑说,自己的爷爷也是从山东黄县闯关东,逃荒要饭跑过来的农民,他爸爸蹬了一辈子三轮车,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呢!



    门当户对的人,在传染病院院家属宿舍白护士十平米小屋的小铁上上,几年前被女白画家抛弃的白画家白中立,得以又一次能够展现和重温曾经在女人肌肤上学得的浪漫和火。尤其是是紧紧压在子底下柔柔软软似水如棉的黑肌肤,扭妮而逆来顺受,羞怯而如羊羔般温顺,急促的呼吸,轻轻的呻吟,更使得白画家无比的兴奋和亢奋,于是进入女人体的疯狂和浪漫,就又一次达到了又一个光辉的顶点而一次次流连忘返。



    于是天下有人终成眷属。



    于是终成眷属的第二年就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婴。



    而那如花似玉的小女孩儿小姑娘,不久的后来也就是市委书记白小丽视察传染病院时被发现,竟和本市的美女市委书记白小丽如出一模,长得像极了。一时间被叹为观止,传为佳话。



    而更被叹为观止的是小女孩从一出满月,一旦哭起来就没完没了,象是对父亲的呵斥和白眼进行抗议,摇着也哭,晃着也哭,睁开眼睛就哭;直哭得白中立心烦意乱,连一幅普通的封面设计都找不到思路。



    而且那永远也尿不完晒不干的尿布,又整天在头顶上飘。飘得眼花瞭乱,飘得灵感销遁,飘得岁月蹉跎,飘得事业无成,飘得忍无可忍。踢桌子摔茶杯瞪眼珠,小兰兰却毫不示弱,扯着无比响亮的小嗓门大声嚎叫。妈妈赶紧用*堵住小嘴巴,抱到院子里摇晃,却还是不依不饶地哭叫。



    白画家就用手指头堵住耳朵,又咣噹一声把自己摔到上,把脑袋深深钻进被子里。真想永远不再出来。然而永远不出来也挡不住小兰兰尖利的哭声,白中立一个鲤鱼打跳下地,噔噔噔噔疯也似地就向门外冲去。



    冲出了牢笼的白中立,却把牢笼留给了不到二十岁的妻子和不到二岁的女儿,使得软弱无能的护士白小丽,不知如何是好。从此没有了男人,没有了他走进屋门时重重的脚步声,没有了他看足球比赛时手舞足蹈的叫喊声,没有了他紧紧搂着她把板压得咯滋滋响的欢叫声,没有了他画好一幅得意之作后挥动着拳头时的狂喜,也没有了画稿被退回时垂头丧气的一声声叹息。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从此后她不必一下班就骑上自行车向菜市场飞奔,买好他喜欢吃的几样菜,又飞奔回家,飞奔进厨房。而且一定要有一碟朝鲜辣白菜和一瓶啤酒。那辣白菜是她跟一位朝鲜老大娘学的。他吃得眉飞色舞,大汗淋漓;她看得心满意足,幸福甜蜜。所以做辣白菜和看他吃辣白菜,已经成了她生活中一个不可缺少的内容和组成部分。



    可是以后呢!没有人吃辣白菜,也没有人需要她做辣白菜了。可是没有辣白菜的子还能叫子吗!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