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五十九章 画家离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白中立原本并没有什么浪漫细胞,也从未立志要当画家。



    少年时代的他,不喜欢读书,也没有什么好,唯一的兴趣,就是放学回家的路上,东瞅瞅,西瞧瞧,穿过外国二道街,拐过桃花巷和裤裆胡同,踩着教堂街的石子儿路,悠哉而游哉。有时在卖棉花糖的小摊旁蹲上一会儿,圆溜溜的黑眼珠跟着棉花机的风车轮子呼啦啦地转;有时在象棋摊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人们的胳腋窝底下,挤进个小脑袋瓜,看一会“楚河汉界”的两军斯杀。至于绘画艺术,那时候的白中立,还闻所未闻。只是有一次在一家大杂院的大门洞里,看一个老木匠,耳朵根子上吊着一副断了腿的老花镜,用一只粗粗的画笔,往炕琴上描一对红嘴鸳鸯,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煞是好看。觉得好玩,一直蹲在一旁看到太阳落。这以后,再放学经过教堂街东正教教堂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教堂的墙壁上,也画着不少花花绿绿的图画,画的都是一些金发碧眼的女人,还有一个肩膀上长着两只翅膀的小男孩。越看越觉着好看看,可是那个光股的小男孩怎么就会长出了两个翅膀呢?



    这时他忽然发现旁边也有一个人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看那些画,一根细细白白的小手指头握着一根细细长长的铅笔,正在一个大画板上临摩那个光腚小男孩。



    呀!竞是一个跟小瓷人一般亭亭玉立的小女孩儿!少年白中立把个眼珠子瞪了个溜溜圆:那小女孩怎么就能长得跟画上的那些外国仙女一样美丽?!



    然而,就在少年白中立万分惊诧之际,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之事,并由此引发了一桩虽不轰轰烈烈但却非同寻常的壮举,并使天生就不浪漫的白中立从此踏上了浪漫神圣的艺术之旅,并从此演译出和三个白小丽——画家白小丽,护士白小丽和市委书记白小丽的一桩桩浪漫故事。



    不过,我们只能从画家白中立和第二个白小丽——市传染病院三病房的护士白小丽的故事讲起。因为昨天晚上,画家白中立在一连气抽了一盒半红《灵芝》之后,正式向护士白小丽提出了离婚。



    护士白小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并努力使含在眼眶里的泪水珠只往心口窝里流。默默地给他收拾行李,默默地把过子所需要的东西装进他的旅行袋里,默默地把一个仅存有五百元钱的存折塞进他的西服口袋,默默地瞅着红《灵芝》生出的一圈又一圈弯弯绕绕的烟雾,慢悠悠地在十二平米的小屋里升腾弥漫。



    他到底是个有良心的男人。坚决把房子留给她和兰兰,自己搬到朋友借给的一间仓库里。但他还是没说任何理由就提出了离婚。她知道他心里头也是很痛苦的。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另一只手使劲撕扯粗硬硬的头发。她发现那里面已经有了几根白发,她曾经为那几根白发痛苦过好久。他才只有三十几岁呀!就愁出了白头发。可她对他的事业和宏图大志却不能有一点点帮助。



    又划拉出二百多元现钱,悄悄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从今往后他要自己过子,还要买画布和颜料。这都需要钱哪!



    可他却气狠狠地一把夺下来,气狠狠地摔在桌子上,气狠狠地猛烈抽搐着嘴角,气狠狠地歇斯底里地大吼了一声“我是王八蛋!”一把抓起旅行袋,踉踉跄跄冲出门。



    那布满血丝的红眼珠上,似有几滴泪珠儿在闪烁。



    护士白小丽愣怔了片刻,扎撒着两只手,小跑着追出门:“中立!中立!你等一等!等一等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