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五十六章 舍身相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第三天,正是白小丽开完常委会的那一天,她一刻也不肯停留,坐上小车就往回赶。这次的常委会,虽然遭受到不少人的异议非议。但当她听到秘书长小声告诉她,她在双河县搞的改革,在全市都引起了强烈反响。老百姓每天议论的话题就是白小丽和她在双河县搞的改革。绝大多数人都持坚决拥护的态度,白小丽觉得心里有了底。也更加坚定了她把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市委书记也力排众议,支持她把改革进行下去。所以白小丽更急着要往回赶。她已经离开三四天了。不知道她走前布置的几个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小车驶出城市,很快就上了盘山路。白小丽想休息一会儿,就拿出她随带着的那本油印的诗集,翻看起来。于秘书把上车前买的面包和他自己作的干肠递了过来:丽姐,吃点东西吧。你早饭还没吃呢。



    白小丽接过面包香肠,深地看了于立平一眼,说了声谢谢。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她故意吃得狼吞虎咽,吃得非常香甜。她是有意做给于立平看的。因为这几天在常委会上遭受围攻,心里又委屈又有点上火,胃病也又有点犯了。于立平就又着急又担心,跑遍全市到处去掏弄药。又想着法儿安慰她,见电影院正在上演一部新片,就买了两张电影票拉着她去看了两场电影。好叫她放松放松心。高兴起来。白小丽知道她的这位小师弟,是让她解除白天里的不愉快,也就高高兴兴地跟着他看了两场电影。



    别看这位于立平是个一米八0个头的大男人,心却特别仔细。而白小丽却是一个一干起工作或搞起科研来就不要命,就忘掉了一切,连吃饭都想不起来的人。所以自从于立平当了她的秘书,她的生活起居,于立平也就全包下来了,白小丽就更什么也不管了。一切都由于立平说了算。以前连啥时候该吃啥药,她自己从来记不住,也想不起来吃,总是得她姐姐打电话告诉她催促她,她才想起来吃。现在有了于立平,于立平说让她啥时候吃药她就啥时候吃药。有时候一整天都在开会,于立平也会趁着中间休息的时候,把几颗药丸塞进她手心里,右手端着一只纸杯,让她按时把药吃下去。有时于立平会说你今天又忘了吃早饭了,于是便端过一个饭盒,里面有菜有饭,也一定有几片薄薄的干肠和丝炒榨菜。她马上觉得肚子是饿了,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甚至于有时工作忙得内衣都忘了洗忘了换,于立平也会定时把衣服送去干洗店洗好,熨好,再提醒她该换衣服了。



    那次她姐姐从省里来看她,看到了于立平比她照顾得还细致周到,非常满意非常放心。还偷偷地跟白小丽说;我看这孩子对你真是实心实意,心眼也好使,也算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子了。现在这世面上像这样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白小丽就笑说;那就是上帝最后留给我的唯一的一个了吧?



    她姐姐就点着她的脑瓜门说:你就贫嘴吧。三十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着个急?



    可是子越长,白小丽就越觉得离不开于立平了。她真不知道,如果哪天于立平真的不在边了,她自己还能不能想起吃饭和吃药?能不能想起来洗衣服和换衣服?生活还能不能自理了?更因为工作越来越忙,压力越来越大,她对于立平也越来越依赖,越来越离不开。于立平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她生活上甚至于精神上的伴侣和帮手了,处处为她着想,替她打理着她顾不过来打理的一切事。所以白小丽的姐姐,有什么事,有什么嘱咐,就直接给于立平打电话。好像他已经成了她的全权代理人他们家庭的一个成员了。



    所以当一刹那间,对面一辆大型载重大卡车,疯狂地迎头撞过来的时候,于立平连想也没想,完全是凭着一种本能一种下意识地,一跃而起地扑到白小丽前,用自己整个体挡在了白小丽的体前,用自己的血之躯,去迎击对面冲撞过来的大卡车,把死神挡在了白小丽的外。因为司机本能地一个急打舵,那辆载重大卡车的车头,就直接朝于立平和白小丽冲了过来。若不是于立平在那一刹那,反应极其敏捷,一跃而起就把自己的整个体全都压在白小丽上,白小丽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这次劫难的。小车被撞翻到道旁的壕沟里,又翻了好几个个儿。幸存不死的司机,血淋淋地从驾驶座里爬出来,又砸碎玻璃,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于立平和白小丽从车里拖出来。这时候于立平依然死死地抱住白小丽不放。整个体依然严严实实地挡在白小丽的体前。可是他却早已经没有了一点生命的气息。



    白小丽却因为于立平用整个体护在她的体上,使她躲过了被大卡车的车头正面冲撞而幸免一死,也没有伤着要害,也没有伤着任何内脏。只是多处被压伤骨折。当她忍着巨痛爬到于立平跟前,趴在他已经没有了一点气息的体上,不断的呼唤着他的名字的时候,她黑黑大眼睛里的泪水,早已经把于立平上的衣服打湿了。



    当乘着急救车赶来的医务人员要把于立平抬上担架的时候,白小丽虽然已经一点动弹不得,但是她坚持要护士把她抬到于立平的边,她轻轻地俯下,把自己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于立平苍白的嘴唇上,久久久久不肯离开。



    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有几个女护士竟然忍不住呜呜地哭泣起来。



    后来在于立平的墓碑上,只刻下两行字:弟 于立平,白小丽永生之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