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五十四章 天命难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白书记可不是那号的领导。你没听说吗?白书记上李家窝棚去,在村里转了一圈,就只看见村长的房子是砖瓦房小二楼,老百姓的房子不老少还都是泥草房。书记一路上眼圈都是红的。村子里有好几个寡妇,都是丈夫下小煤窑挖煤砸死在里头了。一个人才给赔了几千块钱。一条命就值几千块钱哪!这几家人家,炕上连炕席都没有。书记落泪了。她当场勒令乡书记把小煤窑的老板弄了来,让他马上就按照国家的规定给几家寡妇赔偿。那个煤老板还滞滞扭扭地不想出血。叫乡书记狠狠照腚沟子踢了好几脚。原来那煤窑也有书记老婆的股分。乡里不老少干部都在小煤窑里占着股分。后来这个乡书记第一个就叫白书记给精简下来了。



    白书记人家那才叫真正地体恤民关心老百姓呢。听说三姓屯有一个小寡妇,结婚才一个来月,丈夫就下煤窑砸死了。她心里孬糟,就得了腺癌。哪有钱治呀?就活活在家里等死。白书记知道以后,一回到县里就叫于秘书把自己个儿攒的二万块钱取了出来,叫人领那小媳妇上了省城,给她找了个最好的大夫作手术。治了两个月,这小媳妇现在能下地干活了。这事白书记可是不让跟任何人说。我家邻居是那小媳妇的姨妈。她姨妈偷偷跟我说的。叫我千万别往外说。要是叫书记知道是她们给透露出去的,书记还不得收拾他们哪?那小媳妇一回到家,就跪在地上,冲着县委大院的方向,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啥叫*?人家才叫真*呢。你在电视报纸上大会小会上,喊得再响也没用。老百姓看的是实际。那些个在小煤窑明里暗里占着股分的书记乡长,那些个一贪就贪上千万的领导,不也是大会小会必讲*吗?代表来代表去,把国家和老百姓的钱,都代表进他自己个儿的腰包里去了。你再说*,老百姓能不反感吗?



    就说那赔偿吧。省里市里国家都有规定。可人家是一方的土皇上,人家就是不按政策赔你。你能咋的。就算你往上告,上面没人,谁希得搭理你?说不定你还没到地方,就叫人家半道上把你截回来了。现在上访的,有几个能访成的?访了个鼻青脸肿倾家产,也讨不回一个说法。这社会,人家嘴大,你嘴小。人家咋说你就得咋的。哪块有你说话的地方?几个寡妇更没着没落了。要不是碰上白书记包青天,猴年马月也翻不了。谁有工夫想你赔不赔偿啊。有那工夫想怎么多受点贿,多搂几个钱呢。



    听说这回白书记要搞财务公开,领导干部的财产(包括子女配偶和直系亲属)要公开,各个单位的账目也要公开,放在阳光底下让老百姓监督。*分子就没空子可钻了。人家外国,领导一上台,先公开自己的财产,主动让老百姓监督。凡是反对公开的,都是心里有鬼,财产都不是正道来的,怕露了馅。要不咱们的领导办啥事都喜欢盖盖摇,暗箱作,谁也不知道内,他就能够说干啥就干啥了。贪多少钱遭塌多少钱,老百姓不知道,他就能无所顾及地为所为了。只要把上头领导胡拉住了,就阿弥陀佛了。



    这回一实行财物公开,纸里再也包不住火了。那些明里暗里在公司里拿股分的人,也露出狐狸尾巴了。白书记是下决心要把干部们的股分彻底给清除了。你要想经商你就别当官。要想当官,你就不能有股分。在咱们县,不光是那些有煤矿的乡镇,县里的干部有股分的也不少。要不一出了事故,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上上下下都通着气呢。官官相互,你一个平民百姓,没一点发言权,你有啥辙?



    哎,你听说没有?这回全并以后的乡长书记,不再是上头凭印象任命了。白书记想出了一个招儿。让各个村每个人一张选票。选出二十个民意代表,再由这些民意代表集中到一块堆,听干部们竟选讲演,大家伙再投票。把得的票数统计出来,再跟人大的票数放在一块,看谁的票多。最后选出最受老百姓信任的干部当乡镇领导。党委书记也是先在村里自由竟选选出党员代表,再把全乡自由选出的党员代表,集中到一块,在几个自由报名和上级推荐的竟选人中,投票选举乡书记。谁的票最多谁最受欢迎谁就能当书记。所以这一届的乡镇领导肯定能干好。



    白书记还说。每半年把这些民意代表集中起来,再搞投票测评。不受欢迎的干的不好的群众威信不高的,从选票上就能看出来。就得下台。所以今后干部就得看老百姓的眼色行事了。不象原先,只要把上级领导整明白了。老百姓有啥意见都不用听。这回是完全倒过来了。你得先听老百姓对你咋评价。你再想玩猫腻,搂个钱受个贿参个股养个小秘啥的,老百姓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张选票就把你选下去了。比啥监督都厉害。上边领导也不用费劲巴力地弄一大堆考核指标,考来考去也考不出个真实况。只看当地老百姓的反映就知道这个干部咋样了。**他老人家早就说过,自己的镰刀削不了自己的把。人民群众的眼睛是最雪亮的,只要充分相信群众,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把各级领导干部都放在老百姓眼皮子底下监督,让群众决定他们的去留升迁,*早就给清除了。还用费这么大劲反*?



    没看出来,你这学问大去了。理论一的。就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有这么大能耐,还在这街边子混啥劲?赶紧去当国家领导人吧。咱双河县还没出过一个国家级的大人物呢。这回可就看你的了。全指望你给双河增光添彩了。



    我说,你们发没发现,有些个人可是对白书记恨得咬牙切齿,恨得牙根都咬出血来了。这帮小子啥事都能干得出来。可得叫白书记防着点。



    要是有人敢对白书记下手,咱们先面了他。杂种的兔崽子,敢动白书记一根汗毛,叫他跪着给扶起来。



    防小人不防君子,不管咋说也得叫书记防着点。这帮小子心黑手辣。狗急了还跳墙呢。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