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四十五章 神圣使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后来她不得已才报考了个副厅级。其实是她在念研究生时的一个导师,就是现在的一位省委领导,专门管干部的。特别赏识她。才把她弄下来镀金的。你说双河县的干部群众招你了惹了你了?干么六亲不认,什么事都非得叫真儿。把干部们整了个六门到底,鸡太不宁。一人女人,这作风上要是不怎么样,那她当干部当领导也一定不怎么样。都三十好几的老姑娘了,还一个人晃悠?一个女人家不赶紧找个婆家,边男人一大堆,叫怎么回子事儿呀?听说她最早先暗恋过一个小白脸,是个厉害的诗人。可是人家是个本分人,一看这种花瓶样的美人坯子,就不是个过子的人,人家就找了个本分姑娘结婚了。她白恋了一场。后来又弄出那么多*韵事儿。谁还敢照量她呀?最后就只剩下她孤家寡人一个了。



    林老师,你是不知道,这女人要是到时候不结婚,年岁越大脾气越大越古怪。要不她咋能看谁都不顺眼?在市里当副书记那阵子,非说几个机关盖的公务员小区,卖的是内部价,是超国民待遇,是变相*,老百姓会有意见,会引起群众对政府的不满。



    那些个得了红眼儿病的人,对社会上的啥啥都不满。听拉拉蛄叫,还不种庄稼了呢!我的一个亲属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他说这几年好多部委都盖了公务员小区。房价这么贵,靠干部那点工资能买得起商品房吗?组织上不替广大干部着想,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干部们能干好工作吗?



    这个也要整,那个也要整?反正我是要调走了。在这再呆下去,说不定哪天她看你不顺眼,也得整你。



    对了,我临回来那天,几个哥们请我吃饭,洒桌上又说起了咱们这位书记,说她的那个老师,就是出国的那位,又回来了。说是应邀跟省里搞一个什么项目,还听说他和他的外国媳妇正闹分居呢。这一下机会又来了。不知道咱这位女领导又能闹出啥花花事来呢。



    林老师,你说一个连自己个儿的生活问题都没弄好的人,她咋能管好一个县?这才来几天,干部群众就怨声载道。我刚一回来就听说,她又要搞什么阳光工程。叫全县中层以上干部都申报个人财产,还要说明人子女和其它直系亲属是如何取得现在的工作职位的,有没有经商做买卖的,有没有在小煤窑或别的公司参股入股的----你说这不是连干部个人的**都要管,连干部家属都要整吗?这样的领导,能在这儿干长远吗?双河县虽说是个穷乡僻壤。可是广大干部也不是一点水平没有。也不是那么好捏古的。你等着瞧吧。她要真是把大家伙整急眼了,有她吃不了兜着走的那一天。



    听了曲主任的一席话,我在心里说:像你这样的干部和领导,就是整得太轻了。你还是赶快调走吧。要不然也会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那一天。



    不过曲主任的一席话,也使我知道了白小丽过去的一些事。他所说的那个写诗的小白脸,会不会就是我。因为她至今还保留着我最早先自己油印的那本诗集。但是那时候我却根本不认识她。如果我能早点认识她,她果然很欣赏我的话,我也不至于等到三十岁多了,才好不容易捡着一个陆小玉。至于曲主任所说什么会不会过子,根本不是那时候我找女朋友考虑的因素。况且在我的单相思中,那个大眼睛的女人,又跟这位白小丽是那么的想象。我岂非求之不得乎?!



    可是命运从来就不惠顾我这种倒楣蛋,总是差阳错地叫我和心仪的女人,不是擦肩而过,就是没多久就分道扬标。如果我再一次自不量力地心存幻想的话,命运会不会再一次跟我开一回玩笑。



    就在我有贼心没贼胆,想摘桃子又怕扎手的时候,陆小玉给我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好象是特意给我壮了胆儿似的,使我又有了赖蛤蟆想吃天鹅为又再挠扯一回的勇气和力量。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