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四十三章 旧日情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 )    隔了一会儿,于立平又去唰了一条湿毛巾递给白小丽。白小丽接过来擦了两把脸,于立平又把饭盒往前推了推。白小丽说了声,对不起。才又拿起筷子。

    这时于立平才又说:刚才大姐又来电话了。说她给你做了一条厚棉裤,要给你邮过来。说怕咱们这块冬天冷,叫你穿厚一点。

    白小丽听了,赶紧说:你可别让她邮。穿个老绵裤,要把我打扮成纯粹的农村老娘们呀?冬天我还要穿裙子呢。立平,你不是说你们有个女同学,从上海买回来的三重保暖的体形裤,又好看又保暖吗?

    于立平说:我已经打电话叫我上海的同学给买了。是照着你那条黑色体形裤的号码买的。过几天就能给邮过来。我叫他买了一条色的。穿上去跟穿长筒丝袜一样的效果。

    白小丽高兴了:是吗?那谢谢你了。我是不是还不算老?我才三十岁,我不能把自己打扮成跟个老太婆似的。我得穿得鲜亮点。是不是?你笑啥?

    于立平就说:你就是不打扮,也成不了老太婆。不少人都问我,咱们书记有三十吗?你们省城的人,咋就长得那么少兴呢?是不是整容了?

    白小丽撇了撇嘴:就你能编。我还不到二十呢。我真想倒退十年。那时候可我挑可我捡,哪像现在,人老株黄,没人问津了。连那个姓林的,都不拿正眼珠瞅我了。我还不希罕他呢。不就是会写两句狗诗吗?那一段时候,我还真迷过他,听说他和陆小玉结婚了,我心里还真酸的呢。你看这小子咋样?

    于立平:人本分的,也有才学的。

    白小丽又一撇嘴:你是不是老怕我嫁不出去,烂在家里。看谁都不错。

    白小丽这么一说,于立平想起来西门上午来过电话,就说:西门老师又来电话了,问你最近体怎么样,胃病犯没犯。说他很可能要到这边来出差,问你需要什么,他带过来

    没等于立平说完白小丽就说;你告诉他,叫他别来。我不是说了,所有我的亲属和朋友,都别来上这凑闹。来了我也不见。有公事去办公事,该上哪去办上哪儿去办。本书记一概不参与。私事请免开尊口。

    于立平:西门老师是顺路来看看

    白小丽:顺路也别来,下回他再往这邮东西,你就给他原封不动退回去。老往这儿邮什么邮?

    于立平笑了:西门老师对你是真心的

    白小丽:真心假心谁知道。一去就不复返,连个音信都没有----还说是万不得已

    白小丽说着眼圈又有点红了,赶紧低下头扒饭,却又掩饰不住心里的怨恨:啥叫万不得已?跟一个不认不识的女人上教堂结婚,也是万不得已?

    于立平就极力为对方解释说:那不是他姨妈使的一个计策吗?西门老师真的是没办法

    白小丽听了于立平的话,瞪起眼珠瞅她的这位小师弟:你怎么老替别人说话?是不是他把你收卖了?安放在我这儿的一颗定时炸弹?你怎么胳膊肘老往外拐?

    说到这儿,白小丽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我叫你给我姨邮的那五千块钱,你邮没邮呢?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邮呢?是不是我把我的工资卡叫你保管,你觉得你啥啥都能控制我了?我不听你解释。能治到啥程度是啥程度。五千元不够,想办法再凑。类风湿又不是不治之症。我看我姨就是一 门心思想攒钱给你娶媳妇,一分钱都舍不得花。你说你才二十几岁,娶什么媳妇娶媳妇?下回你回家跟你娘说,说我们领导说了,我的媳妇她包了,一分钱不用花。叫她别攒钱,好好治治她那腿。老了老了,有个好板比啥都重要。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于立平就答应道:听见了。

    白小丽:那你现在就给我上邮局去寄钱。

    于立平却没有动地方:我娘不让。上回你去看她,给她买那的些营养品,非叫我拿回来一半,说你胃不好----你留下的那二千块钱,她一分钱没动,还骂了我

    白小丽看着于立平委屈的样子,笑了:这老太太,脾气跟我一样倔。我要是给她当儿媳妇,我们娘俩得天天干仗。可我真是打心眼里敬服你娘,两条腿不好使,外边种着地,家里养着猪养着鸡,就能供出你这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来。这女人太刚强了!她才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女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是叶县长打来的。白小丽听完叶县长的话,就说:常委会按时开,议题不变。感谢叶兄的支持。真理有时候也许就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只要咱们俩拧成一股绳,顶住压力,就能把咱们的改革进行到底。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