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三十九章 爱恨山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却说那位美女书记白小丽一路上的心都很沉重,走一个乡就犯一回胃病,老觉得口堵得慌,见了饭就发愁。因为有她定的死规矩,哪个乡也不敢招待,更不敢给她单独弄小灶。于是于秘书就很自觉很顺理成章地当起了厨师兼保姆。那随带着的一个小煤油炉,既能煮方便面,又能楂绿豆小米粥。那小米都是从老乡手里买来的新小米,煮出饭来,离大老远就能闻见喷香喷香。从老乡那儿买来的咸菜疙瘩,切成头发丝儿一样的细丝儿,再用细细的丝一炒,再淋上几滴香油,白小丽一点不想吃饭的胃口,就被勾出了馋虫。呼噜呼噜吃了一碗又一碗,直吃得大汗淋漓,罢不能。于立平就像欣赏自己创作的艺术品似地,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



    白小丽就拿眼珠直直瞅着于立平:你咋像个老娘们似的,啥都会弄。将来谁要是找你这么个老公,享死福了。



    于立平就只笑不回答。



    于立平确实啥都会弄。因为他打小没爹,娘又是个小儿麻庳,家里外头的很多活都得他干。所以家里家外都是一把手,炕上地下的活都没有能难住他的。因为他又是白小丽同一个大学的小师弟,是市委秘书长亲自考核从应届毕业生中要来的,所以两个人就更显得亲切。白小丽就总拿他当自己的小兄弟一样看待。



    白小丽从小是由比她大十几岁的姐姐照顾大的,自已从来不知道也不会照顾自己,连吃饭都东一口西一口地对付,所以胃就总是不太好。唯一的一个大姐就总也不放心,每天她走到哪,电话就追到哪。叮嘱这叮嘱那,总怕她吃不好睡不好休息不好,把胃病又累犯了。又常常在电话里请于立平多提醒着点儿。于是自然而然地于立平就把她的常生活,包括吃喝拉撒睡在内全都经管了起来。白小丽也就更无后顾无忧,一心一意地去干她的事业。



    却不曾想,这事业竟是这般艰难。特别是当她走进那一座又一座散落在沟沟谷谷之间很少有人光顾过的偏远村屯,在一片片低矮的泥草房中间,只有村支书村长个别人家住的是砖瓦房或二层红砖小楼,便不住想起省里市里的一些机关单位,近几年兴起的装修风,动辙几十万甚至于上百万几百万。把个机关弄得像宫一样富丽堂皇。却没有一个领导想过,把这些钱省下来,帮助帮助那几千万还没有脱贫还住在草坯房里的农民兄弟姐妹。还有报纸上披露的那些垄断国企高管们(都是由上级部门委派的),吃喝拉撒睡,连上穿的高档西服都要公款报销,动辄几万几十万。办公楼里的一个吊灯都上百万几百万。不知道这些每会必大讲*的高官高干们,心口窝里还剩下多少**人的良心?!



    当年**听说农村受灾了,连最吃的红闷都不吃了。周总理每吃完一碗饭,都要用水把碗底冲干净,掉在桌子上的一个饭粒都要用手捡起来吃了。



    而现在我们每年光扔在饭桌上的人民币就好几千个亿。不是败家子儿又是什么?!不是在重蹈八旗子弟的复辙又是什么?!



    为什么那个年代人民群众那么拥护党和政府?是的,那个年代一去不复返了。难道连党的本色和威信,也一去不复返了吗?



    她参加的那个课题组曾经关注过一种极其普遍的现象,从省到市到县到乡甚至于到村,很多领导干部,在子女和亲属的工作和生活安排上,都在明目张但地行使特权。垄断国企因其薪酬奇高,更甚之于十倍。为其一己和家族利益,在不断地制造社会不公。引起了老百姓普遍的深刻不满,甚至于仇恨。



    可是我们的许多领导,眼珠子却只盯着GDP,却完全不知道发展GDP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不知道民富国才能强这个最基本的*主义原理。



    课题组对这种极端片面狭隘本末倒置违背*主义基本原则的思维定势,提出了严重警告。水能负舟亦能复舟。若还不能及时猛醒,后果不堪想象。



    可是真正下到了最基层,白小丽才真正体会和认识到了,课题组的警告竟是那么苍白无力。而现实到任何时候都是最强大无比的。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