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三十八章 雷人理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却不知怎么就在一个拐弯的路口上,碰上了回县委来取文件的秘书于立平。好像是一下子就猜透了我的心思似地,这位小帅哥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林老师,白书记在乡下还念叨过你好几回呢。白书记说,这小子一定得天天琢磨我,说我放着好端端的大城市不呆,跑到这么个穷乡僻壤来折腾啥?是不是想为了搞政绩扬名好再往上爬?立平,你要是再看见那位曾经的诗人,你就告诉他,要搞政绩不假,要扬名往上爬倒未必。我们那个课题组的每一篇文章,都不比他的那些通讯报导差。都够资格在国家一级报刊上发表。只不过本人对在报刊上扬名没兴趣。因为那里头水分太多,太滥,太贬值了。



    说到这儿,于立平不再往下说了,似乎是怕太伤我的自尊心。停了一会,呲着小虎牙笑了笑,才又像安慰我又像回答我心中的疑问似地说:



    白书记参加的那个省委课题组,是专题研究“上访,群体**件和基层政权机制改革的”,她的导师是这个课题组的组长。他在省委全委会的一次讲座上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大大小小的群体**件,就有十万起之多,上访现象也逞逐年上升趋势。中央有领导说,上访案例,百分之八十都是有道理的。很多都是由各种不公平各种*造成的。可是各级政府却只知道围追堵截,结果只能越来越激化矛盾。引起越来越多的不满和怨恨。他打比方说,一滴小水滴,一支小溪流,都翻不起大浪。可是当这些小水滴这些小溪流,积月累年复一年地汇集到一起,最后汇集成一股洪流的时候,就会骤然间掀起滔天巨浪,任何坚固的堤坝都难以阻挡。万里长城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她出版的那本专箸:《基层政权机制的法制化功能建设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前提和基石》。很受高层重视。



    就拿咱们市来说,很多县也包括双河县,都是上访和**的多发区。其实大多数都是由很小的小事引发的。只是因为平里老百姓积累的太多不满和怨恨,无处发泄,就借助于某个事端一哄而起一哄而上,往往就酿成了大悲剧。其根本原因都是因为只习惯于用人治和高压手段,而*化法制化机制缺位造成的。



    白书记在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门前,碰上过多起上访的访民。都是从很远很远的外县和乡镇来的。她也深入地调研过,很多地方政府与民争力。宁可大把大把的花钱盖楼堂馆所,也不肯拿出一些钱来给老百姓增加工资和福利。人为地制造民怨。还有的领导干部早已经成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从根本上破坏了基层社会的和谐稳定。所以就更坚定了要求下到基层的决心。



    林老师,你的疑问我解答清楚了吧?



    于立平又冲我微微一笑又说:我得赶快回去了。白书记这几天心不太好,胃病也有点犯了。我得赶快走了。



    望着于立平匆匆离去的影,我却还是没有能完全明白他说的那些高深理论。无怪乎陆小玉动不动就说我是个政治文盲,对于千变万化瞬息万变的政治形势一窍不通,一点不能适应。早晚得被时代和历史的滚滚车轮远远地抛下,甚至于被碾得粉碎。可是我还是不能明白,一个长得极像山口百惠的绝色美人儿,再有远大抱负再刚强再勇敢,窄窄嫩嫩的肩膀头,能扛得起这么重的担子吗?是不是太有点争强好胜了吧?就凭参加了那么个课题组,写了那么几篇文章,就敢到无处不盘根错节无处无有利害利益关系的县城里来闹腾?连王书记那样久经沙场的老油子,都不愿意深淌混水赶紧想招子鼓捣够了政绩上调了呢。



    我着实替这位和十几年前就想入非非的梦中人一样有着一双迷人大眼睛的绝色佳人捏着一把汗。不住在心里哼叽了一句:阿门啊天主!愿上帝保佑!



    而我始终不知道天主和上帝,是不是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亲兄弟?是不是同住在天堂里的一个屋檐下?是不是真能为老百姓消灾解难,长保平安?



    阿门!愿上帝并天主和我同在。也和又复活了的山口百惠美女书记同在!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