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三十一章 新官上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可是我却怎么也没想到,白小丽到双河县一上任,第一个就要拿我试问。因为她要整顿县里官员们的假文凭。那时候文凭正得烫手,县里的很多有实权的官员,都在想方设法弄文凭。好像文凭越高级价也越高。所以不少官儿都在职读研,有不少已经拿到了硕士或博士文凭。



    可是这位新来的父母官,却对这种官场上的普遍现象,极其不感冒,非要整肃不可,就下令叫那些已经拿到硕士文凭的各级官员,每人写一篇硕士论文。上交给她审阅。这下可难坏了这些根本就没怎么去上过课的官老爷们,于是就有一些官儿就去找我,叫我代他们写硕士论文。



    不知怎么这事叫刚到任的县委书记白小丽知道了,一怒之下,就要先拿我试问。



    那天我刚从通天林场回到县委招待所,就只见负责接待我的县政府办副主任老曲急急地朝我走过来,没等走到跟前,就急切地说:林老师,你可回来了。刚才县委的于秘书,在这等了老半天了。我说你一会就回来,他就说他先到人大那边去送个文件,一会还来找你。



    我问:找我?谁找我?找我有什么事?



    老曲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好像生怕我逃跑似地;先到会客室吧。



    到了会客室,看着我老老实实坐下,才松了一口气。又赶紧给我倒茶。



    见我一直拿眼睛询问他,就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林老师,你成天就知道采访写文章,县里发生啥大事,你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你知道咱们县又新来了一个女书记吧?



    我点了点头。就是因为来了个新书记。那几位硕士才来找我帮助他们写论文的。



    老曲又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林老师,你是不知道啊, 这位女书记可是个厉害茬子呀!来了没半个月,全县就叫她搅得鸡犬不宁。



    我就问:怎么个鸡犬不宁?他还能吃人哪?



    老曲像是牙疼似地苦笑了笑;林老师,不瞒你说。我差一点也栽了呀!本来,那天市里来人,他们也叫我去坐陪。还是花花世界。我刚出门,老婆子就打手机,非要叫我陪她下乡去看她老姨。她老姨病了不少子了。总说去看看,一直就倒不出工夫来。我说人家教育局局长副局长都等着我呢。市局来人了。我得去陪陪。我老婆急眼了,叫我儿子弄了辆车,不由分说就把我拉走了。第二天我回来就听说,那个女书记把局长副局长叫到县委,叫他们任选其一。或是叫他们的老婆,也像花花世界的三点式小姐一样,也穿着三点式,站在包房里服务一小时。你说这不是可碜人吗?好几个老娘们,都四五十岁了,还都是老师和干部,能穿泳装站在酒店里吗?那女书记又说:要是你们舍不得让你们的老婆穿三点式站在那儿。你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你们自己穿三点式站在那儿服务一小时。要不还有一个选择,你们立即写辞职报告,我现在就批。



    老曲龇着牙苦笑着,似乎仍心有余悸:你说我昨天要不是老婆硬把我拉走。不也得现眼哪?谁能叫自己的老婆去干那种事儿。最后没办法,就得自己个儿去丢人现眼呗。咋的也不能写辞职书啊。那女人可是真敢批呀!为这点事,也犯不着把职务丢了吧?



    我就问:那局长他们选择哪一样?



    老曲有点不耐烦地说:你说能选哪一样?自己个儿去丢人呗。好在那天酒店没去啥外人。穿裤头站在包厢里,也没遭多大罪。可是话好说不好听啊。堂堂教育局长,管着全县几千个教师那!以后还咋在教师面前说话呀?我真得感谢我老婆。要不是她把我拉走。你说我今后还咋有脸站在教师们面前哪?



    我就在心里说;要知今,何必当初。我看这位女书记治得好。你们这些官老爷就是欠收拾。好好吃饭得了。弄什么三点式服务?



    老曲又说;今后这饭也不好吃了。这回的招待费,全由个人掏腰包。一个人摊了四百多块。一个月的工资去了一小半了。今后再吃饭可得小心着点了。这个女人仗着上头有根子,特横。县里的其它领导全不放在眼里。说是今后县乡各单位的招待费一律砍掉。一分钱不留。我看以后上面来人,她咋应付?不给人家招待好了,今后谁还上你这破地方来?你啥钱也要不来了。就等着喝西北风吧。什么事都得有个度吧?我看以后省长市长来了,她给不给人家饭吃?也叫人家吃自助餐?不许喝酒,连啤酒也不行喝。就干吃饭?你上人家家去作客,人家就给你盛一碗饭,啥也没有,那叫招待客人吗?人道理总得讲吧。咱们中华民族是五千年文明古国的礼仪之帮,不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冷漠无,连亲爹亲妈都各算各的账。那叫个啥社会?。礼尚往来。人之常。你把事儿做得太绝了。今后谁还理你?人家上级部门不上你这儿来行不行?就说人家市教育学院来咱这儿视察工作,你就把人家放在招待所,叫人家自己吃自助餐?以后你还咋上人家那儿去?吃饭喝酒,不是单纯为了吃饭喝酒,那是工作。老说人家外国咋样咋样,咱们是咱们。跟人家外国比啥?中国有中国的国有中国的特色。中国的饮食天下第一,你走到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能看见中国餐馆。 这也是咱们中国的骄傲啊!



    她仗着年青气盛,来了就一手遮天,其它县领导一律不放在眼里。说要取消所有的专车。各局办乡镇县属单位,一律把小车换成省产的小面包,除了他和县长,谁都不能用专车。人家人大主任政协主席都是老县委书记老县长,她也不开面。把人家的专车也给砍了。要车得现打电话找小车队。你说她做得绝不绝?做啥事,你再廉洁自律,也总得适应现实吧。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私人养车都是普遍现象了。领导坐个小车。算个什么哪?太极左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