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二十一章 傻冒诗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这句话是陆小玉经常骂我的名言,大傻冒,傻而且冒,汉字是一种多么了不起的文字。能把一种本来难以形容的状态和本,形容得如此惟妙惟肖,淋漓尽致。是的,我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冒,在陆小玉带我到出版社看小样以前,我还以为我的诗,是多么优秀精彩,是编辑慧眼识珠,终于发现了人才,要推出一位新人。可是当我听见了小玉和副总编的一席对话,我才恍然大悟,我实在是个大傻冒!



    副总编的一双小眼珠总是在小玉的脯上转来转去。而且一张故做笑容可掬的脸上,隅尔似笑非笑地瞄我一眼,叫人总觉得里面藏着一种讥讽和嘲弄的意味。



    他夸张地伸出一双麻拉拉的大手,这双手如果说是握笔杆子的手,倒不如说是握锄把子的手。像是要把小玉一巴掌揽进怀里,握住后久久不松开。



    他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严部长最近忙吧?各区县的领导班子又到换届的时候了,严部长肯定又忙得不亦乐乎了。



    当时我听了十分纳闷,我出诗集和市委组织部部长有什么关系?



    那位副总编(后来小玉告诉我,出版社一直没派来一把手,所以副总编就是当时主持工作的一把手,而且他正全力以赴地活动争取尽快把前面的附加语“副”字去掉)紧接着又问候老人家现在的体还好吧。上回他老人家住院,我一点都不知道,等到我们上高干病房去探望,他老人家已经上北京女儿家休养去了。你看人家一家人,女儿在中行总行工作,听说女婿也是**,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年薪一百多万呢。



    我越听越如坠五里雾中,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他说的那位老人家,该不是本市就要退到人大去的老书记吧?我出诗集和老书记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陆小玉却把小嘴巴一歪一扭,揶揄地说:啥叫没关系?要不是老书记住院,要不是王姐去求他老人家,要不是严部长上病房看望老书记,老书记顺口说了一句话,你出诗集?出狗屎吧。你知道出版社出一本诗集,赔多少钱吗?我大舅自费出了两本书,光书号费一本就是一万多块。我家邻居的那个小老姨,读研究生要发表论文,你知道发表一篇论文多少钱吗?她很小爹妈就死了,是她大姐把她拉扯大的。她大姐和我妈在一个厂,也早下岗了。还是我借给她的钱呢。现在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离开钱行吗?哪个单位能不讲经济效益?



    那时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料想到,在我下派到双河县采访的后期,我竟然和她的这位邻居家的小老姨,发生了一段空前绝后的浪漫奇遇。大概此时此刻连陆小玉自己也不会想到,在几年以后的某个时候,她会亲笔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要把我和她的这位小老姨撮合到一起,而且明确规定,除了她的这位小老姨,我不许和任何其它女人相好。尽管那时候我们早已经离婚,她也早已经是一位富商的夫人太太一位富婆了。此亦为后话,暂按不表。



    然而我却彻底认清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认清了没有陆小玉,自己虽然能天才地解决饥渴,却解决不了出诗集,解决不了评职称。所幸的是,陆小玉又回到了我的上,又骑在我上尖声欢叫,并且夸我比以前棒多了,*迅速,且坚强有力,咯咯咯地尖叫着说:真是士隔三,当刮目相看呢!



    我立即纠正她说:可不是三,三个月都有了吧?又突然问:那个严部长,是不是浑都长着老长的黑毛?



    陆小玉被问得一楞,回口就说:你才浑长黑毛呢。却又马上醒过腔来:你说什么呢你?一骨绿从我上出溜下来,真没劲!



    侧过子就又不再搭理我了。



    可是这天晚上我还是固执地总是做梦梦见那个严部长,浑长着老长老长的黑毛。又硬又粗的黑毛。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