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十一章 倏然一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然而,开了两天一夜的马拉松常委会,最终还是以互相妥协宣告结束。王力进市长不再坚持完全按照既定方针办,白小丽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所以常委会做出一个修正案,凡行贿数额超过二十万元以上者,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视节决定是否移送司法机关。二十万以下十万元以上者,撤销党内外职务,视节轻重决定是否开除公务员队伍。十万以下五万以上者,经批评教育表现良好者,给予党内纪大过或严重警告,降级使用,五万元以下者,在本单位做出深刻检讨,得到群众谅解者,免予处分。



    白小丽书记提出的第二个议案,是关于公车改革的方案,规定三江市所有领导干部包括市委书记市长,都不得享用专车。今后领导用车,一律由小车队提供。而且只限于工作用车,上下班可开私家车,可乘公交,也可骑自行车。当然你也可以步行。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一级领导上下班,由小车队发专车接送。白小丽书记本人,就是一直坚持每天步行或跑步上班。这个提案,没有能被列入议题,一来这个问题太复杂太过于敏感太不好作,二来时间也有些紧迫,王市长要去参加一个全国市长论坛,白书记要飞去北京,争取把一个科技项目拉到三江来。所以,白小丽书记提出的这个辣手的改革方案,就只能被搁置了。



    第二天我送白书记上飞机场,见她不仅依然精神勃勃,没有任何沮丧之色,还精心地化了淡妆,特意穿了一件平里不怎么穿的白色西服装,刚刚过膝的白色短裙,映衬着细细的腰,一双黑色半高跟皮鞋,更衬托出两条白皙秀腿的柔美,于是人不仅更显得年青,也更显得高雅华贵,气度非凡。以至于我见到书记从家门走出来的那一刻,竟顿觉眼前一亮,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白小丽却歪着头,笑眯眯地瞅着我说;还可以吗?



    我被她的话一下惊醒,却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本能地唔了一声。才想起去打开车门,请她坐进车里。我才又坐到司机旁边的座位上,似乎依然没有缓过神来,因为六年前, 我约丁丽丽第一次在松花江边见面的时候,她也正是穿了这么一白色的西服装,一见之下,顿觉眼前一亮。以至于那个影长时间在我的脑海里盘桓,挥之不去。



    然而,今天我见到白小丽书记也穿了这么一白色西服装,却发现和丁丽丽又完全不同,却一时又不知道到底哪儿不一样。直到我送她走进登机口,她回过头来,朝我招了下手,微笑着凝眸一瞥,我才一下子发现,她那一瞥之间,从黑幽幽眸子深处发过来的一道闪光,竟如一道闪电,倏然刺中了我的双目,我直觉得浑一颤,心口窝砰砰砰跳个不停,似有一股炽流在中翻卷。而从此,那似不经意间的凝眸一瞥,却刻进我的脑海里,再难抹去。只是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事的严重,只是一种纯粹本能的反应罢了。



    白小丽书记临行前吩咐我给她整理一份材料,即把全三江市的公车,做一次认真准确的统计,总的数量,分门别类,各种公车的型号,每辆车的造价,和每辆车每年所需费用,包括汽油费人工费修理费,等等等等。列一个详细表格。我知道白书记要我做这件事的意图。但我却很是担心公车改革之路,恐怕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艰难。从中央到地方,已经喊了十几年,也是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可是至今依然是雷声大雨点稀,收效甚微。如同官员财产公开,年年都在喊,年年都在做,却年年都毫无结果。凡是触到既得利益者要害的改革,都是一道越不过的坎。我心里很是为白书记捏着一把汗。



    因为虽然进入市委机关只有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却足以叫我领教了官场的复杂和险恶和风云多变。就以关于白小丽书记家庭出和个人世的种种传言,从她到任的第一天起,就不胫而走。其中传得最多的一种说法,说白小丽一个女流之辈,之所以能当上市委书记这么大的官,是因为她的父母亲都不是一般人物,其母金兰,不到三十岁就当了一个县的县长,是建国以来双山县的第一个女县长呢。她的父亲也一定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这年头,没有相当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想当官,没那么容易?



    而对于这种传说,我也一直是半信半疑。因为说白小丽书记出于那样一个家庭,也的确符合她的修养和气质。她的妈妈,当年就是一位名震一时的美女县长,父亲也是地位显赫的人物。这样的父母,这样的家庭,生出这样的一个女儿,也的确顺理成章,名符其实。而更何况原来的双江地区,确实有个双山县,双山县确实有过一位建国以来的第一任女县长。而白小丽又的确是双山县人。所以我也越来越觉得,白书记很可能真的出于那样的家庭,那位曾经红极一时的女县长金兰,很有可能真就是她的母亲。她上有着明显的家庭的和父母亲的遗传基因。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