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七章 美妇眼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丁丽丽一连哭了三个晚上,才忽然又想到了我,可是她却不知道,在她和刘晨举行完婚礼,双双进入洞房花烛夜的那天晚上,我是怎么渡过的。那以后的一连三个晚上,我一直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不时会有几滴苦咸咸的眼泪疙瘩流落到枕巾上。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我怎么就会败在刘晨的手下?我有哪一点比刘晨差?丁丽丽究竟看上了刘晨什么?是什么让刘晨比我更具吸引力?更能吸引一个女孩子?而我就那么缺乏魅力,一点也引不起女孩子的兴趣?



    我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这种自责自怨。只就我到三大任教以来,几乎每个月甚至于每个星期,都会有同学朋友亲属甚至于街坊邻居,打电话或亲自找上门来,说有某个女孩子,如何如何美丽漂亮,如何如何温柔可人,如何如何出人头地,一定要我见上一面,谈一谈,唠一唠,接触接触,认识认识,交流交流,一定会擦出火花,处出感。找到我理想的另一半。



    然而,我却一概没有感觉,一个也引不起兴趣,对那些一个比一个更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美女的美人,浓妆艳抹,首弄姿,似笑非笑,媚眼*,或故作高深,居高临下,或声浪气,柔缠绵。更是唯恐避之不及。却不知为什么,每一回此此景,都会勾引起我对丁丽丽的浮想联翩,心猿意马。更觉得没有哪个女人能与之媲美,能叫我心所系之,所往之,即使是梦中的短暂幽会,也会叫我激动不已,心血沸腾,好一阵子沉浸在幸福之中。



    可是,如今,美人已投入他人怀抱,成为他人娘。而且这个他人,又不是别人,而是初中三年级,从外县来借读的一个乡巴佬。瘦小的材,不及我肩膀头高,总是那么营养不良似的苍白的脸,细眯着的小眼睛,好像总也没睡醒。我差不多没有正眼看过他几回。后来他又转到外省读高中,直到他硕士毕业又分回到市教育学院,我们也没有见过几回面。更从来没有任何来往。却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个其貌不扬的瘦小个子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抢走了我暗恋已久朝思暮想的心仪女人。给予我沉重打击,使我对完全失去了信心,觉得此生再也不会碰上我如此钟的女人了。自此以后,再路过教材科所在的那个小黄楼时,连向那里瞥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低垂着头急步走过,唯恐再看见那双每回都能让我心跳的眼睛。



    一厢愿之炽,就此无声的熄灭。魔鬼之手无地关上了我的之门。我也从此不想再见她一面。



    可是,现在,这位我曾经朝思暮想而不可得的女人,却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敲开我的房门,一进门,就噗嗵一声,跪倒在我面前。痛哭失声地向我哀求,求我救救她,救救她已怀孕四个月的孩子,救救她全家。成串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落,打湿了我的脚面,也撞击着我的心房。



    我愣怔怔地站着,一时不知所措。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应该把丁丽丽拽起来。我费了好大劲才总算把她按到沙发上坐下。她却还是呜呜痛哭不止。



    天赐,求求你,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以前--------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去看我,你对我好,可是我,我-------我对不起你-------



    你别,别这么说。我只觉得心口窝里一阵剌痛,酸咸苦辣各种滋味,一齐涌上心头。不,不是这样,你别这样。你别往那上想。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我越想解释清楚却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越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清楚。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无论如何不能叫她认为,我是因为她没有答应我,我就趁机落井下石,或是心生忌恨,乘人之危,见死不救。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表白心里想着的这些意思,该怎么向她说明我的光明磊落,和我绝非那种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小人。



    天赐,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丁丽丽依旧悲悲戚戚地哀求着,我们家刘晨,因为送钱,已经受了处分,那些人还要瞎告,都是些没边没沿的事呀!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心眼好,心地善良,不会眼看着我们一家人落难。我才又怀孕刚刚四个月,第一个孩子没保住,流了。医生说不能再流了。要再保不住,我这一辈子-------我可怎么活啊?!



    丁丽丽又呜呜大哭起来。



    我的心也被她哭碎了。本来我就见不得女人的眼泪,更何况是我钟过的女人,我一直难以忘怀的女人,即使她最终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我也无法绝决地割断丝,在她遭遇危难之时,袖手旁观,置之不理。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