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烟雨红尘情谁诉 第二章 命运之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娥ndw 书名:女高官秘史
    硕士毕业后,本来我可以争取留在省城,我的一个最要好的大师兄罗寒冰,主动打电话给我,说他可以找关系,在省城的一家大公司给我谋个位置,如果我不愿意从商,他也可以托人在媒体给我找份差事,而且报酬都相当可以。我也动过心,毕竟大城市,像省会这样的大城市,比我们三江市,不仅行政级别高出一格,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条件,都无法相比。大多数在省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都想留在省城。都觉得比回家乡更有发展。然而,最后我还是选择回到了我的家乡三江市,应聘到三江大学人文学院任教。



    这里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喜欢到大学去教书。在大学教书,不坐班,时间充裕,可以搞点自己的事。写写文章,搞点文学创作什么的,比较自由。另一方面,自打上高二我就暗中喜欢上了我前坐的一个女孩儿。后来那女孩没有考上大学,通过她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到三江大学教材科当了一名职员。 每回放寒署假回三江,我都要跑到三大去看她。所以就想,如果我到了三江大学工作,岂不是有更多时间接触,有更多机会联系,最终实现我的梦。



    可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到三大报到的第二天,就收到了她的一封请柬,说她已定于这个星期,在本市最豪华的大酒店,举行婚礼,请我务必参加。落款处还亲自用碳素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丁丽丽。



    丁丽丽那三个字,写得很潇洒很大气,不像是一个柔似水的女孩子写的字,一笔一划都似乎透着刚强和坚毅。我久久地盯住那三个字,看见的却是一张妩媚中总似带有一丝傲气的脸庞,眼角眉梢,眨动之间,总好像有一道看不见却又分明能感受得到的电光一闪而过。



    然而,那电光却转瞬即逝,再不会重返。



    自此,我自十八岁成人以来的第一次正儿八经全力以赴的恋,宣告结束和失败。



    自此,我再没有恋过第二个女孩子。因为我再没有碰见过如她那样,能叫我一见之下就心动的女孩儿。觉得我见识过的所有女孩子,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比。尽管到三大任教以来,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二个自视甚高的漂亮女人,表示可以对我垂。可是我却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丝丝感的波动。没有一点点感觉。



    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的一个常来常往的朋友老妖,就断言说,我这般挑剔,非在一棵树上吊死,就只好一辈子打光棍了。或者是等到那位梦中人,什么时候离了婚,我再去捡个漏吧。



    我当时就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你老婆是不是先跟别人离了婚,你才又捡回来的?



    我心里知道,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太过于注重女人的外表和形象,觉得所有的女人,都无法超过丁丽丽的美丽。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我对女人外貌的理解,不仅仅指的只是美丽的容颜,更是指一种女人的独特气质。这种独特气质,不是表现在脸蛋上,也不是挂在嘴头上,而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从娘肚子里带来的内在特质。一种独一无二的任何别的人都不可能复制的特殊内涵。



    然而我却无法具体描述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独特气质,具体表现在哪些地方,怎么样判断有没有这种我所谓的独特气质。其实,我只是凭感觉,凭一种下意识的感觉罢了。



    自此以后,我似乎对失去了信心,觉得此生再也不会碰上我心仪的女人了,再也不会有女人让我一见之下就砰然心动了。于是我就把精力全部放在了上网和写作上。



    我先是根据在三江流传甚广的前任卖官书记的一个小故事,创作了一个小短篇,说的是有一位副县长,长期得不到升迁,就给卖官书记送了十万块钱,希望能由副转正。谁知书记卖官卖得太多,正职早已没有位置了。那副县长就去找书记想办法。书记说,位置没有了,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把钱拿回去吧。说着就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纸包,塞到那副县长手里。垂头丧气的副县长只好挟着那个纸包回了家。可是当他回到家里,打开纸包一看,里面包着的竟然是二十万元人民币。官没升上去,却无端多得了十万块钱。也算忧中有喜,有失有得了。



    小说发在一个文学论坛上。引起了一些反响,有一二百人跟贴,很是受到一些鼓舞。尔后又在论坛上发了几个贴子,抨击市政府一方面任由房价与俱涨,一方面又默许一些强势机关大盖低价公务员小区,造成新的社会不公。有一个贴子的标题就叫〈缺乏最起码的公平正义,才是社会最大的*——再论三江的*根源〉。



    谁知就是因为这篇短小说,和这几个贴子,招来了麻烦。我不仅被学校有关部门列入了黑名单,还被整理了黑材料上报给了市委。



    人文学院院长找我谈了话,暗示叫我悬崖勒马。可是这马已经勒不住了。我的那些黑材料和罪行,已经摆在市委书记的办公桌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高官秘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