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是非成败转头空(二十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扑通!

    小马和血手狗吃屎般趴伏在一片狼藉的餐厅中央,为陈浩生坐镇南方三年的悍将奄奄一息,越看越像被猛男集体蹂躏几几夜的娘们,有特殊癖好的爷们不寻思两人是否菊花残了,竟如此凄惨。--凤-舞-文-学-网--

    陈浩生、柳易生惊诧,小马血手都算经百战的狠人,小马腿上功夫了得,血手走野路子,比普通人大一圈的手掌在铁锅加的铁沙里戳了十几年,“铁砂掌”的威力可想而知,黑道上打打杀杀,不论单挑还是群殴,从不吃亏,起码坐镇南方场子这三年,横行江浙沪一带鲜有对手,穿军装的青年是何方神圣?

    肖冰回头凝视来人,愣神许久摇头苦笑,怕木狼来,木狼偏偏来了,想抛开一切不拖累任何人拼一场,然后了却这辈子,为什么命运总是捉弄人,木狼冲着未来姐夫微微一笑,朴实真挚,没军装的衬托,从大山里走出的宁家好男儿依然是笑傲山林时的淳朴,貌似有点内向,且透着几分憨厚。

    有人整天幻想自的锋芒或者传说中那种纯粹的王霸之气刺伤周围所有人,狠狠蹂躏凡夫俗子的自尊心,感觉很爽很过瘾,现实社会这类人比比皆是,端着五块钱的盒饭鄙视吃泡面的,穿着美特十六斯邦威白眼逛地摊的,生怕边人察觉不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宁木狼却反其道行之,没在公立学校摸过书本的他自中学课程,一些有实用价值的大学课程了然于,若非皇甫老爷子那箱子线装古书太深奥难啃,他多半会挤出时间参加高考或自学完大学所有必修课程。

    不说皇甫老爷子精通的奇门杂学被他学了个七七八八,毛笔字、丹青妙笔深得老爷子精髓,前些年李家沟家家户户的联几乎全出自他手,天赋极佳再加上后天的勤奋努力,想不鹤立鸡群都难,可这么一个有资本彰显自我的山里人格外低调,年轻人能锋芒内敛已难能可贵,而他完全没什么锋芒,用皇甫老爷子的话说这是返璞归真。--凤-舞-文-学-网--

    以至于肖冰潜意识里把木狼视为需要照顾的兄弟,而忽略了木狼本的强悍,木狼现,他没生出一丁点绝处逢生的快慰、庆幸,秀儿走了,宁家只剩木狼,木狼再被连累,就像几年前他一夜之间失去用鲜血汗水换来的荣耀,锒铛入狱,不值啊!

    “姐夫放心,我不杀人,你也别内疚自责姐姐不会有事儿,我更不会有事儿。”木狼揉着鼻头笑了笑,跟他姐姐一样淳朴。

    “秀儿没事?木狼你快说清楚”肖冰急了不管不顾地抓住木狼胳膊,秀儿思青的噩耗使他万念俱灰,突然听木狼说秀儿没事,欣喜若狂,连连咳嗽,嘴角又溢出鲜血,木狼笑而不语,转面对众人,眸子里多了丝不为人知的冷厉,不温不火问:“谁伤的我姐夫?”

    孙家兄弟下意识脯,藐视问话的宁木狼,两个四十多岁的老爷们论资历确实够资格小觑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木狼嘴角微勾,粗犷面庞的淳朴真挚然无存,一步踏出,部队配发的三接头皮鞋鞋底与地面剧烈摩擦,声音异常刺耳。

    孙家兄弟脸色立变,如临大敌,外行看闹,行家看门道,刺耳摩擦声是磅礴暗劲的宣泄,而被木狼踩踏过的几块木地板寸寸龟裂,裂纹触目惊心,很多人目瞪口呆,几个懂功夫的练家子则倒吸凉气,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感受到汹涌压迫力的孙伏虎大吼一声,凌空劈腿,想先发制人,秉承老孙家练武诀窍踢梅花桩近二十年,一腿之力重逾千钧,凌空劈腿能将腿部力量发挥至极限,居高临下的惯直接访问体重量,三者合一,练家子挥洒出的这份力道寻常人真无法承受,前冲的木狼忽然停步,就如飞驰的汽车被钉死于地面,好似违背了物理学中的惯原理,纵横大兴安岭的王者微微侧,踢腿踹向孙伏虎的脚。

    两只脚掌接触,单腿支撑体的木狼纹丝不动,居高临下劈腿的孙伏虎歇斯底里痛呼,像个撞上铜墙铁壁的乒乓球,干脆利落的倒飞而出,受了伤的孙降龙想接住弟弟,双手触及孙伏虎后背,竟被撞的连退几步,口鼻溢血,颓然坐倒。

    孙伏虎扑倒,仰脸凝视纹丝不动的木狼,神色骇然,他摸着疼痛钻心的右腿,练功这么多年跌打损伤无数次,哪受伤伤多重心里清楚,一个照面,脚腕、膝关节重伤错位,韧带也被震伤。

    “兄弟,你歇着,哥跟这小子过两招。”孙降龙不甘心地撇撇嘴,眯眼看向若无其事的木狼,兄弟俩走南闯北没遭遇太大的磕磕碰碰,今天栽在北京城,丢孙家的面子,孙伏虎拽住孙降龙袖子,缓慢摇头,实力太悬殊,再纠缠是自取其辱。

    孙伏虎暗示,孙降龙最终压住火气,没拼死去搏,坐地上抽烟的俊子见木狼这么强悍,高声叫好,又唤过肖冰,硬拽着肖冰坐他边,没好气道:“你小子真不够意思,有个好兄弟怎么不给我引荐?哪个部队的?我抽时间求高人指点一二。”

    肖冰微微一笑,道:“我小舅子,老a的人。”

    “老a的人,怪不得怪不得”俊子点头,抽两口烟,道:“前年吧我想去老a,总参的侯国庆说什么不能进老a,娘的那丫的明摆着歧视大院子弟,我当时差点抽他,不过看在南疆那场战役他打小越南杀人无数的份上,我忍住没动手。”

    “人家一片好意,保护你们这些功勋之后,被你当驴肝肺了,进了老a等于半条腿迈入鬼门关,运气差点命就没了。”肖冰苦笑道,枪林弹雨的往事历历在目,亲手埋葬战友的痛苦他体会的最深,老a象征荣耀,也意味着死亡。

    “死算个,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继续在北京城横着走,可惜今天咱俩死不成了。”俊子吊儿郎当叼着烟,流露公子哥玩世不恭的纨绔气息,肖冰从好兄弟眼中读出了真挚的兄弟义。

    肖冰和俊子胡侃,木狼和江旭尧闷声不响动手相搏,主动出击的江大少,一腿落空,木狼趁机贴近,肘击对手口,速度奇快,看似弱不风的江旭尧双手交叠稳稳压住木狼势猛力沉的胳膊肘,同时提膝,猛撞俊子小腹。

    木狼撤肘侧,右手压住直撞小腹的膝盖,左手抓向江旭尧喉头,反应丝毫不差的江旭尧双手锁死强悍对手的手腕,紧接着滑步旋,想卸掉木狼左臂,再顺势来个完美的过肩摔,打小与虎熊搏斗的木狼早料到这手,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笑意,脚尖点地,子横空旋转三百六十度,卸掉江旭尧旋的扭转力。

    此刻江旭尧背对木狼,空门大开,急之下,松开木狼左手,尽全力向后摆腿,如蝎子摆尾刁钻凌厉,木狼退让,木狼不退,大幅度弯腰避紧贴后脑勺扫过的一腿,雄健躯顺势前倾直撞,八极拳贴山靠。

    势不可挡!

    江旭尧正好转过,近在咫尺的陌生青年,速度快的有点让他无法适应,总觉得束手束脚,难以展开拳脚,退已来不及,索双手再次交叠护住口,硬挡这记凶悍霸道的贴山靠。

    木狼厚实的膀子实实在在靠上来,发力七分能撞折成年马尾松,何况是人,即使轻松干趴下俊子的江旭尧也不行,子骨略显柔弱的江大少被撞得倒退进围观人群,带到四五人,一做倒,张嘴吐血,令人眼花缭乱又凶险异常的近搏斗结束。

    “哥们,精彩!”俊子摇摇晃晃站起,使劲拍手,从小到大死死压着他的变态终于被人干倒,心里大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