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山外山,人外人(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下跪求,浪漫感人。--凤-舞-文-学-网--

    相濡以沫的感远、发自肺腑的真挚言语远比空洞苍白的山盟海誓来的实在,经历风霜雪雨磨砺的感才如此刻骨铭心,梅花香自苦寒来,何尝不是,渴望美好的过程和结局,却不愿尝试最初的艰辛,这种不牢靠,如同纯粹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婚姻一般,金钱孕育的过后,将索然无味。

    起哄的老爷们都沉默无语,摄像的马飞,一大老爷们竟眼泪巴巴,像个容易触景生的娘们,鼎盛掌舵人白玲混迹人群中,感受着属于别人的浪漫,回味大学四年无微不至照顾她的那个男人。

    为了事业,她拒绝他,至今记得伤了心远赴重洋求学的男人上飞机时的落寞背影,她深深吸气,抿着杯中红酒,问自己,如果上天给一次重来的机会,该如何选择,?事业?到底哪个重要。

    “你什么回来呢?”白玲呢喃,美眸涌现浓浓伤感。

    安静片刻的大老粗们,最终因肖冰和秀儿的相拥而呼喊叫好,秀儿哭的一塌糊涂,肖冰轻拍秀儿肩背,小声道:“媳妇,等咱俩结婚典礼时我还让你哭。”

    “哥你真坏”秀儿仰脸抽泣道,挂着泪珠的笑容格外灿烂。

    深拥抱结束,一帮恨不得把肖冰灌趴下的血汉子围拢两人,纷纷敬酒干杯,肖冰今天高兴,来者不拒,烈酒入喉,激起万丈豪,再没那酒入愁肠愁更愁的落寞伤感,一轮喝下来,微显醉意的肖冰举杯高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凤-舞-文-学-网--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牛宰羊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兄弟们将进酒杯莫停喝!”

    “为冰哥干杯”马飞眼泪巴巴举酒杯亢奋吼叫,这厮激动的快要哭了,冰哥为他杀人,他能不激动、能不敢动?铁骨铮铮的汉子们血沸腾,不要命的灌酒。二号厅门口,戴着黑框眼镜的深沉女人凝视大厅内最显眼最豪迈的男人,失神自语:“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雄者留其名,肖冰你呢?”

    这一夜,肖冰醉了,醉的不省人事,秀儿哭了,哭的幸福知足。

    陈浩生折了一员大将,肯定窝火憋气,别人扇他一耳光,他必须捅别人十刀,睚眦必报且加倍收“利息”的毒男人恨的是在京津两位黑道大佬面前丢脸,坠了“北陈”的威名,也恨自己太大意,被傅俊的手足无措,便宜了河西一哥肖冰。

    至于孙阿虎的死,他不心疼,更不会兔死狐悲,凄凄惨惨空悲切,有钱就不缺替他卖命的人,北京一些特殊部队里每年退役很多高手,譬如中央警卫局几支安保部队、三十八集团军的特种作战大队,退伍老兵多是举手投足致人死地的练家子,舍得砸人民币,自然有人来投奔,而且部队训练出的猛人不含水分,不像走江湖卖艺的“高人”,动嘴皮子厉害,动手差劲儿。

    “浪莎”俱乐部的台球室,装修极为高档,铺着大红地毯,摆放三张价值不菲的球桌,中间那张球桌边,陈浩生自娱自乐,独自打斯诺克,有那么点职业选出漂亮的“扎杆”,十几名魁梧剽悍的保镖环立周围,保镖们的气质沉稳,透着嗜血的冷酷,吃一堑长一智,陈浩生精心挑选了二十名保镖,防止再次沟里翻船,再盲目托大,下次丢的未必是面子。

    桌面上的球逐渐减少吗,最终剩下一颗白球,陈浩生满意地点点头,这时一个西装笔的中年人走入台球室,背头梳的溜光,没一根毛刺,像极了《赌神》里的周润发,不如发哥酷,却也神采奕奕,气场不弱,大概发油喷多的缘故,中年男人的头发比脚上的法国大品牌皮鞋亮的多,留背头的中年男人现,保镖们都微微欠点头,莫不流露几分敬意,可见这人在陈浩生一手构建的圈子里地位不一般。

    柳易生,追随陈浩生二十年,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说白了陈柳两人就是北京人所谓的“发小”,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并非空谈,险毒辣的陈浩生儿时充当几条胡同的孩子王,特有号召力,而柳易生属于出歪点子馊主意的狗头军师,家境一般的两个孩子狼狈为,共和国权利中枢中南海对面是北海公园,八十年代北海公园附近几条胡同大院扎堆儿,陈柳二人带领几十号平民子弟隔三差五收拾大院子弟,小孩子打打闹闹,大人们多半一笑置之,无形中成就了陈浩生的威名。

    陈浩生年少时崇拜的人物是“小混蛋儿”周长利,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草根阶层出的“小混蛋儿”威名赫赫,是北京顽主的代表人物,手下“菜刀队”鼎盛时期人数近千,专砍军队大院和部委大院的,使得“顽主”之名震动大江南北。

    年少轻狂的陈浩生每次听胡同里的人讲述小混蛋的故事总是血沸腾,也搞菜刀队,也砍大院子弟,如今四十来岁的老一辈儿北京大院子弟多数记得陈浩生儿时的浑,柳易生儿时的,空心大佬人脉广,与少年时代的横行霸道多少有点关系,陈浩生、柳易生“狼狈为”二十年,当年的孩子王蜕变为名动京城的大枭,京城藏龙卧虎,论权力金钱陈浩生排不上号,但绝对是通吃黑白道的第一人。

    老北京传奇式人物“小混蛋儿”被大院子弟整死,而陈浩生一路扶摇直上,柳易生居功至伟,尤其九十年代中期企业改革施行“国退民进”战略,柳易生处心积虑谋划,以一个亿撬动二十八亿国有资本,为陈浩生奠定平步青云的深厚根基。

    “易生陪我来一局。”陈浩生扔给中年男人一根球杆,也只有面对这位发小,空心大佬才显露平易近人的一面。

    中年男人接住,摇头一笑,又将球杆立在墙边,道:“小马和血手明天就到,南方的场子,姓刘的不动应该平平安安,孙家老头子至今没回话,估计在权衡利弊,孙阿虎到底是孙家私生子,爷爷不亲,老子不,可怜呀。对了浩生更重要的事儿年前江少回国,你得备份厚礼。”

    “江少?”

    陈浩生瞪大眼,难以置信的呆滞片刻,旋即放声大笑,“铁后台”阔别京城圈子整整三年,终于回来了,曾经的江少,那是京城公子哥们背地里称呼“太子”的强悍存在,谁与争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