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角逐,成败(二十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哧!

    轮胎与路面摩擦,车铮亮铮亮闪光的陆虎急刹车,停在都市华庭小区门前,半个车已经拐上大路,骤然刹车,引起马路边一阵混乱,机动车道两辆出租车险而又险的紧贴着路虎车头驶过,同时,后面一辆红色奇瑞qq差点亲吻了陆虎的“”,年轻的女车主打开车窗,探头怒目而视,显露泼辣女人的本色。--凤-舞-文-学-网--

    等她看清开车的人后,忙收敛泼辣神色,绽放迷人笑容,美人能使英雄气短,鹤立鸡群的男人当然也能使泼辣的女人矜持的像大家闺秀,肖冰推门跳下车,哪顾得上别人暖昧或是异样的眼光,踮起脚尖,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似曾相识的柔美背影凭空消失,没了踪影,肖冰杵在原地发呆,透着沧桑感的坚毅面庞流露淡淡忧伤,深邃眸子淌动一抹痛色,秀儿秀儿是不是你呢?肖冰暗自里呼唤,真想冲着大街喊几嗓子,发泄心中悲戚。温婉如水的秀儿,那柔亦如水,两人相濡以沫的半年里,柔一点一点浸入肖冰心底,这份柔不算浪漫,更谈不上轰轰烈烈,会使人死去活来,却使肖冰无法割舍,无法忘怀。

    “秀儿啊秀儿,如果你真在我边默默看我,能不能也让我看你一眼这样哥心里也踏实一些,好受一些。”肖冰低头呢喃,每到神伤时,习惯地摸出烟盒,拔出一支烟,点燃,深吸,然后抬头吐出烟雾,望向远方的黑眸涌动彻骨伤感。

    qq车里的女人红艳艳的小嘴微张,一瞬不瞬凝视她这辈子看过的最有味道的男人面颊,快要痴了,醉了,甚至难以按耐冲动的心思,跑过去,对那男人我想认识你,让她失望怅然的是,那男人并未多瞧她一眼說閱讀,盡在虎车拐入机动车道,飞驰远去。--凤-舞-文-学-网--

    路边电话亭后闪出一个柔美影,秀儿怅望汇入车里那辆陆虎,湿湿的眼眸柔绵绵,轻声自语:“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哥你会执着谁的与她白头偕老?”

    明知道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却总想找一个答案慰藉自己受伤的心,好累,好苦,好心痛。有一种,叫放弃,秀儿凄楚笑着,放弃自己能吗?久久凝望,无语凝噎,世间擦肩而过的缘分并非都那么美好,那么甜蜜,生恬淡的秀儿变得多愁善感,罪魁祸首便是这擦肩而过的苦涩缘分。

    秀儿抹掉眼角泪珠,转向工作的地方走去,过了两个十字路口,拐进大路边的一条小街道,再向前走二十多米,能看到一家两层楼的火锅店,店门口,跟着大厨学手艺的两个学徒穿着满是油污的白大褂,清理竹篓里的蔬菜。

    “秀儿姐,你眼睛红巴巴的,怎么回事儿?”靠近门边年龄十七八岁的学徒诧异地瞪大双眼,秀儿姐在他心目中是最坚强的女孩,任劳任怨,相处一个多月,从未见她像今天这么“柔弱”。

    “没事儿,昨晚没睡好。”秀儿敷衍一句,低头匆匆走入火锅店,在这里打工一个多月,每个月只拿六百块钱工资,要被吝啬的老板娘呼来喝去,要被另外几个小肚鸡肠的女服务员欺负,脏活累活多半是她干。

    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能天天看到心里惦记的那个男人。

    “秀儿,我们三个都快累死了,你才来,一楼剩下地面你自己拖吧我们上二楼去收拾。”一个穿红色工作服的女孩趾高气扬的把拖布扔到秀儿脚下,拽着另外两个冷眼旁观的女孩头也不回的上楼。

    三个懒惰的家伙只拖干净三分之一的地面,剩下三分之二全留给秀儿自己,秀儿早已习惯,进更衣间换了外,挽起衣袖,拿起拖把,开始一天的忙碌,她从小持家务,干农活,吃点苦没什么,也懒得去和几个鼠肚鸡肠的小女人斤斤计较的玩小心思,她们不过是这社会最庸俗的女人罢了。

    “秀儿真是傻孩子,至从她来了,咱们的子好过多了,老板娘心不顺,把火气全撒在她上。”

    “她傻点,咱们才轻松,拿的钱一样多,少受点累,少干点活,舒心的。”

    “没福气的傻子,穷苦人的命,一辈子苦哈哈的过穷子吧。”

    二楼,三个女孩嬉笑着,风言风语,别提多得意了,根本不领秀儿的,她们眼中的秀儿是任人欺凌的柔弱女孩,是忍气吞声的窝囊废,是天生劳碌命的苦哈哈,终于碰上这么一个没啥脾气又傻了巴几的山里女孩,不踩几脚,能行?

    宁和市的街头,陆虎飞驰,车里,肖冰心不在焉听着音乐,暗想大概是太惦记秀儿,以至于产生了错觉,一切随缘一切随缘吧!他抽完一支烟,转念再想一切随缘简直是纯粹的自我安慰,可又有什么办法,欧阳思青离开只说想走出河西去南方发展,秀儿离开只留下一页信纸,总觉得两个女人离他很近,又遥不可及。

    越想心里越憋闷,肖冰点开车窗,长出一口气,忍不住回忆心酸往事,生命中第一个喜欢的女人带给自己一场失败的初恋,接着是秀儿和欧阳思青相继离去,难道自己真是个不解风的榆木疙瘩?

    肖冰苦笑,自责,去河西工大的路上,思绪万千,心复杂,感的事儿恰似纠结缠绕的乱麻,剪不断理还乱,搞得打打杀杀所向无敌的肖冰手足无措,被动而又狼狈,也暗骂自己不是个东西,有一个了,还想占有另一个。

    男人确实没一个好东西!

    八零后的雄牲口们,占有可不比六七十年代那帮腰缠万贯的大叔差劲,吃着碗里的食,仍想着如何必占着锅里的,不然是男人吗?有资本去当种马的钻石男,一门心思的玩感专一,是作践自己的傻x行为,兴许只有肖冰这种重重义的异类会自责。

    肖冰没把车开进工大,陆虎停在工大东校门对面的停车场,找了家建设银行,取出六万块钱,只用黑色塑料袋包好,拎着“巨款”转离开,柜台里的女出纳平里老绷着脸,不苟言笑,今天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心叮嘱肖冰注意安全,肖冰一笑置之,不领的欠扁模样气坏了她,狠狠剜了眼气人的家伙,嘟囔道:“牛什么牛,一出门,被人抢了活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