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树欲静,风不止(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肖冰和十几个花里胡哨的少男少女从酒吧里出来,将近凌晨三点,其实在里边也就耽误五六分钟,他干倒两人,吓懵两人,震住一群人,没多做停留耀武扬威的显摆,或者挥洒着王霸之气报出自家名号,干扬名立万的勾当,趁所有人愣神的功夫,全而退,在藏龙卧虎的北京城,冰哥同样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凤-舞-文-学-网--

    大杀四方,嚣张跋扈,固然惬意,但肖冰清楚自己的斤两,即使在河西,他掌控的资本和底牌亦不足以支撑他大杀四方,何况是在北京城,三年前的事儿使他学会谨小慎微面对这座千年古都,并且对能在皇城根下耀武扬威的人留有一分忍让之心。

    秦城监狱一辈子进一次,够了!

    “你会功夫?”曹思然凝视肖冰,视功夫巨星李连杰为毕生偶像的曹大千金,近距离感受了肖冰一腿之威,差点痴了,她很羡慕赵翀有这么一位牛哄哄的“护花使者”,既不像保镖,又不像男朋友,听小翀说是她爸爸的人,小翀爸爸是干什么的?同学三年,小翀从未提到过父亲这个词儿,似乎是她的忌讳。

    曹思然胡思乱想,读北影三年,追她的男人起码凑够一个加强排,帅哥肌猛男人模狗样的大款,见多了,可谓阅尽形形色色的雄牲口,眼力自然犀利独到,面前这男人的气质,言谈举止,还有冷漠的沧桑味道,以及高深莫测的功夫,绝非寻常人所具备,她不由得好奇,而一群富家子女看向赵翀的眼神也变了,变得切,变的暖昧,有几个想象力丰富的家伙甚至把“扮猪吃老虎”这一说法跟赵翀联系起来。

    “以后最好不要带赵小姐来这种地方”

    肖冰答非所问,看了曹思然一眼,平淡,漠然,使曹大千金生出无法逾越的距离感,蛮狠泼辣的丫头片子哑然无语,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心里咒骂,表面却不敢流露丝毫的不满,肖冰展现的冷酷气质,是她无法抗拒的压力。--凤-舞-文-学-网--

    赵翀的几分醉意被酒吧里的打斗冲淡,已然清醒,想想今晚的荒唐事儿,心里自责不已,她揉了揉憔悴面颊,朝唯一的死党报以歉意的微笑后,对肖冰道:“你别怪思然,今天是我要来这里的。”

    “借酒浇愁没用,过去的事儿已经过去,人要向前看,该珍惜的时候没有珍惜,是错,而到了该忘记的时候仍耿耿于怀,便是错上加错,我想你的两位亲人不愿意看到你现在的模样。”肖冰淡然道,对赵翀曾经因为恨钻了牛角尖的执拗任,有点难以释怀,坤爷在他眼里绝对是好男人,好父亲,也是一个好丈夫。

    那个男人没有为赵翀找一个年轻的后妈,没给别的女人怀上他骨血的机会,全是为女儿着想,他是要把二十多年打拼的事业全交给女儿,不容许任何人有非分之想,处心积虑让女儿幸福,怎么不是个好父亲呢。

    赵翀点头,抹去眼角泪水,肖冰拦了辆出租车,让两个女孩上车回北影,其余人各自离开,一场风波貌似就此平息,等众人离开,肖冰躲进酒吧街一处暗角,抽了根烟,他怕几个男人不依不饶,会暗中派人跟着一群没什么江湖经验的富家子女,几分钟后警车和急救车赶到,肖冰才无声无息离开。

    近两年,北京出租车几乎全换成了清一色的北京现代,是市政府对本地产业的一种保护手段,典型的地方保护主义,譬如政府大肆采购奥迪轿车,无疑是对一汽的有力扶持,出租车里,极度鄙夷韩国货的曹思然暂时忘了酒吧里的事儿,对出租车配置、音箱设备、舒适程度百般挑剔,大小姐完全忽略这车的价格,硬跟她去年买那辆宝马z4比较,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司机几近崩溃之时她才想到一个重要问题,侧头问沉默不语的赵翀,“小翀那个爷们的家伙倒地是什么人?”

    “是我父亲的人”赵翀模棱两可的回答,黑社会永远是她心头的一道伤疤,是她不愿提及的字眼。

    没心没肺的曹思然继续问:“小翀,你父亲是干什么的?”

    “生意人”赵翀低头揉捏手指,神色黯然。后知后觉的曹思然终于察觉到死党的异样,赶紧闭嘴,琢磨小翀的老爸十有是街边的摊贩或者刚能养家糊口的底层小人物,自己刨根问底,肯定伤了小翀的自尊心,不由得暗自叹息,为赵翀鸣不平,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生于贫苦之家。

    曹大千金若是知道边衣着朴素,从不用高档玩意的死党是河西首富的女,是几十亿资产的继承人,是河西最大民营集团的董事长,又会做何感想?毕竟共和国这片天下家几十亿的女孩子堪比凤毛麟角。

    凌晨三点多,北京海淀医院一间病房里,黑压压挤着二十多人,高矮胖瘦都有,衣着各异,有的人西装笔,有的人着装并不怎么讲究,敞露怀,比较随意,但所有人的行头都是价值不菲的名牌东西。

    他们流露的彪悍气焰如出一辙,不像善类,也绝非善类,大半个京城有头有脸的混子汇聚一堂,当真是件稀罕事儿,而能使这些在皇城根下风生水起捞偏门的牛人凑在一起的人,更是了不起的人物。

    这人正是酒吧里那个被肖冰扇了二十多记耳光,只剩下几颗槽牙的倒霉男人,厚厚的纱布包裹他整张脸,只露出嘴和眼,对边人含糊不清道:“二叔我他妈的把北京城翻个底朝天要找到那王八蛋,大卸八块。”

    边,材臃肿的秃顶男人手握两颗铁胆,皱眉不语,他瞪眼瞅着侄儿脸上厚厚的白纱布,隐现怒意,后七八有头有脸的混子规规矩矩站在这人后,不敢有丝毫逾越,可见他的江湖地位不一般。

    秃顶男人姓朱,家里排行老二,北京城吆五喝六的混子见了他大多得点头哈腰喊一声“二爷”,全因他有个好弟弟,朱三,北京城赫赫有名的三爷!

    “真是一个人伤了你和小马?”朱二第二次问这个问题,显然吃惊于有人赤手空拳能伤了他侄儿和朱家豢养的头号战将,他侄儿三十个回合内能把全国武术冠军放倒,小马更不含糊,发起狠放倒七八个练家子绰绰有余。

    受伤的男人费力点头,朱二爷枯瘦的右手摆弄铁胆,缓缓道:“先派人查清那女孩的底细,要没什么大背景,怎么做随你,二叔给你撑腰,如果人家不是善男信女,别急着下手,咱们家又托关系又花钱,费了很大力气才打通门路,让你三叔提前从秦城监狱出来,别在这节骨眼惹是生非。”

    受伤男人恩了一声,想到三叔要从秦城监狱出来,激动无比,北京城捞偏门的大小混子,包括现在的市公安局局长,谁不看他三叔脸色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