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起,谁雄,谁灭(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红颜祸水,这说法早过时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现在的男人谁不是眼巴巴瞅着漂亮女人,而女人漂亮未必是件好事,秀儿走进海天宾馆那一刻,已有好几双凶光毕露的眼眸盯上她,打她的主意。--凤-舞-文-学-网--

    一楼柜台里,秃顶男人自鸣得意哼着《智取威虎山》,大半个月没有新鲜货色送上门,他正发愁怎么向南边那位手段毒辣的老板交代,恰巧来了个水灵的不像话的妞儿,多半还是个处,解了燃眉之急,又能赚一笔。

    大半夜,通向二楼的楼梯响起脚步声,秃顶男人揉搓着光腻腻的脸,驱赶睡意,呢喃:“这么快就办好了,那帮混小子真够卖力,以前可没见他们这么快过,漂亮女人的魅力就是大,红颜祸水有点道理。”

    秃顶男人嘟囔着扭头,看清顺楼梯走下的柔弱影,霎时呆住,那貌似柔弱的影不正是自己的猎物吗?秃顶男人一愣之后拿起步话机,喂了好几声,没人应答,心念急转,事出无常必为妖!

    这妖莫非是这水灵的妞儿?

    秃顶男人惊得站起,手足无措,秀儿迈着轻盈步伐已到他边,未沾染一丝铅华的恬淡面庞不愠不火,与世无争的淳朴气质竟使秃顶男人产生一种错觉,有些偏执的认为即使这画卷中才有的妙人儿识破自己的险毒辣,也不会痛下杀手,直到秀儿那柔弱无骨的玉手毫无征兆搭在他后脖颈,才幡然醒悟,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我在山里长大,对待可能伤到我的大畜生向来不留手软。”秀儿没正眼看秃顶男人,一双美眸隐含淡淡忧伤,凝望玻璃门外的清冷街道,依旧不温不火,与世无争,宛若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莲花。

    抬手,推门,秀儿拎着过时很多年的旅行包,离开这家黑店,柜台里,秃顶男人呆呆望着秀儿背影,傻笑,一个劲儿傻笑,像个傻子,他后脖颈插着枚细细银针,不偏不倚刺中他的中枢神经。--凤-舞-文-学-网--

    一枚小小银针会使活蹦乱跳的老爷们后半辈子痴痴傻傻,如同行尸走,再无法害人,这大抵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绝妙手段。寒风中,貌似柔弱的秀儿拎着包,一步一步朝火车站走去,进入高大门楼前,她回头深深望一眼曾给过自己希望和幻想的繁华省城,曾单纯的想过,若有一天与哥分别会不会是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最终竟是一个人孤零零离去,只剩自己的眼泪,别了,宁和,别了,哥!冷风吹过,有晶莹泪珠飘落尘埃,那流露淡淡忧伤的柔弱背影汇入稀稀拉拉的人流,渐渐消失,秀儿走了。

    第二天,车站东街出了件骇人听闻的大事,海天旅馆五个人一夜间全成了傻子,四个老爷们都是活蹦乱跳不安生的主儿,而那个中年妇女隔三差五骂街损人,精神抖擞,怎么说傻就傻了呢?要是被灭门,都死翘翘了,人们会震惊,但不会这么惊诧,要知道把人弄傻,可比把人弄死了难很多。

    车站东街这一片,人们众说纷纭,清楚点海天旅馆底子的车站混混都说几个家伙作恶太多,遭了报应,这事也惊动了宁和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当天介入调查,肖冰是从第二天的宁和晚报上看了关于此事的报道,以他对中国武学的了解,心想十有是怀绝技的高人动了手脚。

    却未曾想到,他猜测的高人会是秀儿。

    “冰哥,车站那一片有个绰号铁蛋儿的混子说,他的兄弟们前天下午五点多曾遇见个很漂亮的女孩,穿衣打扮像乡下人,几个混子大概是有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直跟着女孩到海天宾馆门口,因为是二秃子的地盘,他们没敢进去,事后铁蛋儿听了几人描述很像冰哥要找的秀儿姑娘,所以通知了咱们的人。”

    鼎盛集团,保安部经理办公室,韩建向肖冰回报了最新的况,有些话他想憋在肚子里不去说,怕冰哥过分担心,神色便显得不自然,肖冰犀利眼光看过来时,他心头一颤,苦笑道:“冰哥,据道上兄弟透露,那海天宾馆是黑店,专干拐骗要挟良家女孩做皮生意的勾当,落在二秃子手里的女孩大多被注毒品,弄到南方,这些年那些王八蛋靠这勾当没少赚钱。”

    “好去见那个铁蛋儿。”肖冰起道,深邃眸子没有一丝感波动,语气平静的吓人,韩建的心一凛一颤,晓得冰哥动了杀机。

    车站广场巨大灯柱下,铁蛋儿带着六个混子翘首以待冰哥大驾,冰哥”这名号他很熟悉,因为前段时间在第三拘留所里他就见识过一位冰哥,那位冰哥的派头别提多拉风,他记忆犹新,冰哥给他的烟至今没拆包,逢人便摸出小熊猫炫耀,说是冰哥送的。

    至于拘留所那位冰哥是不是近半年坤爷圈子里风头最健的冰哥,铁蛋儿无法确定,今天冰哥要见他的消息,早被他一张不值钱的嘴搞得沸沸扬扬,火车站这一片的混子三三两两散布在广场,都想瞻仰冰哥的风采,实际上不少人知道铁蛋衷吹牛的毛病,要看他的笑话,比昔宁和六虎要牛许多的冰哥会见名不见经传的混子,谁信?

    五辆车由远及近,直接开进火车站广场,气焰嚣张,一辆悍马h2和四辆奥迪在刺耳刹车声响起的刹那,稳稳停在铁蛋儿几人面前,车门开启关合的动静震撼人心,二十多个彪形大汉下车,气势迫人,铁蛋儿和五个哥们战战兢兢,车站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很识趣的远远避开。

    “冰哥真的是冰哥”铁蛋儿看清来人,激动无比,比离家十年的游子见了父母还兴奋,第三拘留所遇见的冰哥正是宁和地下世界最猛的大哥。

    “让你的兄弟说说前天见到的女孩什么样子?”肖冰扔给铁蛋儿一根烟,同时,一名彪形大汉摸出打火机为诚惶诚恐的铁蛋点烟,缩在人群里看风色的车站大小混子们心惊跳,他们眼中形象猥琐的铁蛋儿瞬间变的高大。

    铁蛋儿几个兄弟结结巴巴述说,肖冰只听了几句,从衣着打扮就断定是秀儿,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揉捏着他的心肝,痛的窒息,万一秀儿出了闪失,会落到啥境地,自己无疑是推秀儿入火坑的罪魁祸首。

    肖冰仰天长叹!

    “冰哥”韩建轻唤,担心冰哥。

    “那个成了傻子的二秃子家还有啥亲人?”肖冰问韩建,霾气息浓重。

    韩建答道:“老婆两个孩子一个亲弟弟,听说都在广东,替他打理那边的生意。”

    “从拳场里挑几个刀手,去南方给我赶尽杀绝。”肖冰撂下狠话,扭上车,铁蛋儿和几个兄弟大冷的天里吓出一白毛汗,骇然之余感慨,这才叫黑道大哥,动动嘴皮子,二秃子一家老小就完玩了。

    节一天天临近,欧阳思青很孝顺,每年要和父母节,不能留在宁和,想让肖冰跟她回去见见父母,最终因为秀儿离开后肖冰心一直低落,她没有开口,要给自己男人留足够空间,让他精心去想,想通了,才会彻底看淡,忘却。

    欧阳思青高明之处在于此,名利场中揣摩人心十余年,她懂男人的心,死皮赖脸粘糊着、纠缠着,往往适得其反。肖冰在腊月二十九这天把她送上去海南的飞机,年三十肖冰自己吃着泡面看晚,别有一番孤单滋味在心头。

    正月里,肖冰应酬极多,饭局连连,最出乎他意料的是北京浦诚地产集团的董事长专程赶来宁和请他参加酒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