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祸患(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相逢一笑泯恩仇,金大师古大侠笔下豪杰们常干的事,似乎江湖上的好汉爷们个个都是宰相的肚量,颇能容人,肖冰可不信深仇大恨笑一笑就烟消云散,真要如此简单,这社会哪还有那么多你死我活的勾心斗角,机关科室里的暗流涌动,小公司办公间里的排挤打压,仅是这社会的冰山一角。--凤-舞-文-学-网--

    应了那句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更其乐无穷!

    冰封的黄河边,一对为江湖人的仇人也在相识而笑,却压根没有大侠豪杰的风范,一个是冷笑,一个是绝望之后的狞笑,肖冰那染了血的军用迷彩服已经换掉,寒风凛冽,黑色风衣随风飘摆,若说橄榄绿的军装衬托了他的英,欧阳思青细心挑选这衣服无疑衬托了他的冷酷,其实欧阳思青就喜欢他这酷酷的样子。

    点燃一支烟,捏在手里,肖冰昂头眺望冰封的黄河,这处河段距离东林四十五公里,河岸两侧是旷野和山丘,杂草乱石遍布,少有人家,天苍苍,野茫茫,北方高原的苍凉景象另一番味道,黄河也就在这里折了个很大的弯,这弯的弯曲度很大,兴许是所谓九十九道弯中的一道弯。

    河道中央,猛子和四个汉子正卖力凿着冰面,大冷的天,五人头上冒着气,看来没少费力气,他们手中高高扬起的铁锤一下又一下击打冰面,冰沫子飞溅,这冰层恐怕得有一米厚,咚咚的响声,传出去很远很远,仿佛敲打着铁哥的心房,他清楚肖冰要干什么。--凤-舞-文-学-网--

    肖冰慢腾腾抽了口烟,瞥了眼面如死灰的铁哥,冷冷一笑,奔雷虎死在黄河河底,既然报仇,铁哥自然要死在黄河河底,以彼之道,还施彼,这也是半前肖冰为什么拒绝铁哥哭爹喊娘的乞求。

    求一个痛快的死法,有时候真的很难。

    “老子在东林做了七年土皇帝,这辈子够了,漂亮女人玩过无数,山珍海味全吃过了,死老子不怕,头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铁哥歇斯底里道,电视剧里的狗血台词从这位东林大哥嘴里蹦出来,怪怪的,哪有半分男子汉气概,倒像是临死前绝望的哀嚎。

    “真够了?”肖冰笑着摇头,人心没尽,哪有知足的时候,譬如他自己,一穷二白时,只希望吃饱穿暖,不为钱发愁,不被离他而去的女人看扁,而当融入坤爷的圈子后,便想着握住更多的权势,更多的金钱,人就是如此,野心,一天天膨胀。

    轰隆!

    冰面被凿开,铁哥打了个激灵,空洞无神的双眼呆呆望着冰面上的窟窿,昔威风八面的黑社会大哥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任由几人捆绑他手脚,猛子带人搬来块百十多斤重的石头,用拇指粗细的绳子将石头和铁哥绑在一块,当铁哥被抬到冰窟窿前,嚎啕大哭,再次将骨子里的懦弱尽显无遗,猛子鄙夷的看他一眼,这孬种也敢称老大,还风光了好几年,老天真瞎眼了。

    “铁哥去吧十八年后你还是条好汉呵呵呵”肖冰弹出烟头,放声笑了,猛子和十几个汉子瞧着冰哥男人味十足的笑脸,心中一凛,冰哥这神色没啥人味,真叫人害怕,坤爷未必有这种霾气势。

    “一二三扔”猛子喊着口号,最终将铁哥扔进冰窟窿。

    元旦过后,东林市大街小巷,置办年货的人多了起来,混混少了,三教九流捞偏门的角色近乎绝迹,田生新官上任就坐实了好局长的名头,搞得妇孺皆知,本来田局长这局长的称谓前还有个代字,有这么显著的成绩,那代字自然而然被提前抹掉,说明他这外来户已有资本在东林站稳脚跟。

    曾风光无比的铁哥早被多数人抛之脑后。想被人铭记,要么就让人恨你到骨子里,要么对你感激涕零,铁哥在这方面显然很失败,树倒猢狲散,没有几人恨他,也没有几人记着他的好,在肖冰看来,很悲哀。

    肖冰摆平东林黑白两道,并未急着赶回省城宁和,要等东林局势完全稳定再走,尝过男女间美妙滋味的他偶尔难眠,会想起欧阳大美人白嫩嫩光溜溜的子,也会意那一幕幕的场景。

    欧阳思青每天准时给肖冰打两次电话,早上八点打电话叮嘱肖冰吃早餐,好似她男人没她叮嘱就得饿肚子,晚上十点打电话陪肖冰胡侃,令肖冰吃不消的是这妖精几乎每晚都要逗弄人,说些麻的话,比如买了什么牌子的内衣,穿上如何感撩人,再比如美体之后,材又如何如何了。

    欧阳思青叙述的详细,肖冰听的火烧火燎,对这的挑逗偏偏又无可奈何,换了别人,被这么个大尤物媚声媚气地撩拨,十有得去夜店寻花问柳,降降火气,不然憋的难受,肖冰这厮有二十二年的处男史,克制力异乎寻常的强大,勉强顶的住。

    过元旦后,秀儿也来过两次电话,同样女人,秀儿与欧阳思青却是两个极端,一个如火,一个纯朴矜持,但肖冰听得出,秀儿那寥寥数语中所蕴含的关切之,平淡的问候总让他莫名悸动。

    肖冰或许在感方面有后知后觉的迹象,但他并非木讷的榆木疙瘩,秀儿那份,他懂,他明白,只是骨子里传统观念一直作祟,占有了欧阳思青,再滚倒颗水灵白菜,貌似很不地道,对秀儿也不公平。

    肖冰很纠结,风流男人脱脱裤子便能摆平的小事,搁在他面前倒成了大难事,别墅客厅里,他独自一人面对背投电视发呆,脑海是欧阳思青和秀儿的影子,他从前只想有个能相濡以沫的女人,互相搀扶度过一,可现在,已经有两个女人令他无法割舍。

    “一切随缘吧”

    肖冰拍拍自己脑门,苦笑,却忘了,一切随缘这说法何尝不是很多男人左拥右抱的借口。

    茶几上的手机响起。

    肖冰刚接起电话,里边就传出带着哭腔的声音:“冰子冰子守义他要做傻事,他要做傻事啊,我拦不住他,我对不起他我怎么办”

    肖冰愕然,心想老战友这是怎么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