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去东林(下)——第一百零一章 木狼之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肖冰肖冰”

    马书记心里叨念,这名字很熟,偏偏一时想不起来,秘书侯晓华缓过气,又来了精神头,咋咋呼呼掏出手机,道:“这群人太不像话了,狂妄至极,对着书记您这么嚣张,眼里还有没有国法,书记我给市局刑警队打电话”

    不知对方底细,贸然下手是为官者的大忌,而且马书总记总觉得肖冰这个名字很有分量,索摇头,貌似颇有容人之量地摆摆手,道:“不用了,没必要跟一群发酒疯的酒鬼计较,小范怎么认识这么一群人,我得抽时间多跟她谈谈心,防止后误入歧途,给咱们公安的形象抹黑。--凤-舞-文-学-网--”

    肖冰一行人走出河西大饭店,范文娟惴惴不安,马书记是厅里出了名的小心眼,气量窄,自己跟丈夫以后可有的受了,但又不能怪冰子,毕竟人家是为自己着想,要怪就怪自己吧,女人长的好看点,未必是好事。

    肖冰经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察言观色的能力比之同龄人犀利很多,嫂子脸色晴不定,就知她担心什么,笑道:“嫂子,我感觉那个马书记看你的眼神有鬼,在单位里尽量避免跟他接触,要是这位马书记记恨今晚的事,给守义和嫂子穿小鞋,嫂子就跟我说,我有点门路,敲打敲打他因该不成问题。”

    “冰子放心,我和守义是最普通科员,能有什么事。”

    范文娟故作轻松笑了笑,没让肖冰派车送,自己拦了辆出租车,等她上车,十几个五大三粗的爷们没啥顾忌了,叫嚷要找些水灵灵的黄花大闺女和冰哥乐呵乐呵,醉汹汹的马飞干脆给河大艺术学院的小人打电话,要她找几个模特专业的漂亮女生陪冰哥,肖冰彻底无语,板起脸,轰走这些口无遮拦的牲口。

    马飞他们刚离开,马书记一行人走出饭店,假装没看见戳在门口抽烟的肖冰,侯晓华点头哈腰将几位领导送进轿车,卑躬屈膝的样子像极了古装剧里斥候主子的太监,没半点男子汉的骨气和傲气。

    肖冰撇嘴,眼神轻蔑,曾经面对军委首长他昂头,面对军区司令员的质问,他据理力争,毫不畏惧,根深蒂固的军人观念中,直不起腰杆的男人哪算男人,大丈夫这三个字不是任何男人都能顶在头上的。

    “在这社会里,人,各自有生存攀爬的手段,有时候卑躬屈膝很实用。”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青年与肖冰并肩站一起,一眼看出肖冰内心的想法,他嘴角牵扯起玩世不恭的淡笑,风度翩翩,又令人莫测高深。

    “怎么抽起软中华了?”青年又问肖冰。

    肖冰看看手里的烟,无奈笑道:“你给的烟早抽完了,只好找零时替代品了。”

    “靠,你小子也学会拐弯抹角了,想抽御用极品就直说,大不了再跟我家老头子拿几条。”青年笑骂一句,捶了肖冰一拳。

    “少拿几条,太多了,怪不好意思的。”肖冰讪讪笑了,一副欠扁样,对待朋友,他会卸下冷漠的面具。

    侯晓华将领导们送走,松了口气的同时沾沾自喜,据说明年厅里会有变动,马书记八成要往上挪动挪动,自己多半能捞个副科的头衔,这厮美滋滋转,想叫辆出租车,忽然看到肖冰旁那青年,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嘟囔道:“妈的,那家伙长的太像省政府秘书长方啸吟了。”

    不是像,那青年本就是方啸吟。

    只不过,侯晓华不觉得肖冰这类痞子能认识河西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前者是个痞子,后者据传是根正苗红的京城公子哥,背景深似海,手眼通天,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凑到一块。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在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它”潘美辰这首《我想有个家》已渐渐被八零后遗忘,其中几句歌词仍旧触动许多人心灵深处最柔弱的那一根心弦。

    同一首歌》节目里潘美辰的歌声深深打动肖冰和秀儿,肖冰也好,秀儿也好,都有坎坷的过去,家,是什么概念,两人感触良多,秀儿环视在她眼中绝对富丽堂皇的家,再瞅瞅盘腿坐在沙发上,低头喝着银耳莲子粥的肖冰,欣慰的笑了,这里永远是自己的家该多好。

    非是秀儿喜新厌旧,住进好房子就嫌弃山沟里那个勉强遮风避雨的窝,她留恋的不是富丽堂皇,不是衣食无忧,是这个家带给她的温馨感觉,比如肖冰狼吞虎咽吃下她亲手准备的夜宵,她会生出莫名的成就感,再比如给肖冰洗衣服做饭,心里总是甜滋滋的,令她回味无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凤-舞-文-学-网--

    “秀儿,今年过年别回去了,把你小弟接来,咱们一家人就在宁和过个节,我也想瞧瞧你那个小弟到底多么生猛,如果是人才,我一定托关系把他送进最好的部队,算是再为国家做点贡献。”肖冰早不把秀儿当外人,咽下嘴里的东西,瞧着液晶电视画面里风采依旧的潘美辰,若有所思,当年他一听这首歌心里总酸酸的,很难受。

    “一家人一家人”

    秀儿粉嫩嫩的脸,腾的红了,脑子里满是这三个字,愣神许久才羞赧无比地点点头,小声道:“那那我就听哥的过几天把小弟接来,让哥瞅瞅。”

    “恩”肖冰点头,放下碗筷道:“秀儿,过两天我要去东林,为坤爷处理点事儿,估计得走一段时间,你照顾好自己,别心我。”

    秀儿不愿的哦了一声,肖冰要离开,她心里顿时空落落的,憋着很多话,却无法出口,羞于出口,山里姑娘特有的矜持复一折磨着她,从前,心里只有弟弟,现在,又多了一人,分量一般的重,一样的割舍不下,甚至比起弟弟犹有过之。

    大雪封山,披上一层厚实银装的大兴安岭分外妖娆,宛如画卷中的仙山幻境,美不胜收,群山密林绵延起伏千余公里,巍巍兴安岭,积翠大森林,它是共和国面积最大的原生态林区,是珍稀动物的天堂,同样也是狩猎者的天堂。

    清晨,山间凝聚淡淡雾气,厚厚的雪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清晰有力,惊起几只飞鸟,山里的动物对人类脚步声有着本能的警觉,树木间,一条魁梧影不紧不慢向前移动,大雪封山,气温零下二三十度,林区人迹罕至,经验丰富的猎人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选这时候进山,静悄悄的密林中,突然有人出现,显得极为诡异。

    这人,一米八五的个头,子壮实,浑上下包裹在毛皮中,狍子皮大衣,黄羊皮裤子,脚蹬鹿皮靴子,皮衣皮裤做工粗糙,显然是纯手工缝制,鹿皮靴子和狐狸皮子帽子却是精致,他背背一张牛角大弓,一壶雕翎铁箭,这打扮若搁在城市里够惊世骇俗,够标新立异。

    走了几十米,他仰起脸,眺望远处,看容貌,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浓眉大眼,英气勃勃,双目神韵内敛,大概因常年在深山里打猎,肤色是最健康的古铜色,一口气走了二十多里山路,青年浑,竟不畏严寒,挽起皮衣袖子,露粗壮小臂,肌线条很柔和,但稍微一动,蕴含其中的力道给人一种即将喷薄出的错觉。

    “熬呜”

    震彻山林的嚎叫,一个白色影子从林间蹿出,腾空而起,扑向背弓青年,划出一道亮银色弧线,它锋利如钢钩利刃的爪子抓向青年肩膀,势猛力沉,青年轻松一笑,踏雪跃起,在虚软雪地借力横向飞出,魁梧躯凌空华丽旋转三周。

    “小白,别再胡闹了,要被你惊动了猎物就饿你一天,你也知道银黑狐子灵,有个风吹草动它就没影了。”青年绷紧脸看着偷袭他的家伙,是头狼,毛色银白的狼,体型较之成年狼大了一圈,这畜生似乎通晓人,乖乖低吟几声,凑到主人腿边,用锦缎似的毛皮轻轻磨蹭,似乎在刻意讨好,端的是可无比。

    方圆百里,只一人养有银狼,正是宁秀儿的弟弟,宁木狼,这木狼的名大有来头,五行属木,为狼,暗合二十八星宿西方第一宿,穷山僻壤,人名多的是二狗、二蛋、二愣子,这颇有讲究的“木狼”自然出自非常之人。

    这次进山,宁木狼是为猎银黑狐,想赶在年前给相依为命十多年的姐姐做条狐狸皮围脖,所谓的银黑狐也就是毛色纯白的银狐,这稀罕东西大兴安岭确实有,不过只在大雪封山人迹罕至的严冬才偶尔现子极灵,难猎杀,可遇不可求。

    一人一狼又走了三里地,已经踏入林区腹地,若非大雪封山,严寒难耐,城里人只能从《动物世界》中看到的动物会把大兴安岭当成玩乐的天地,同时上演丛林残酷血腥的规则——弱强食,宁木狼拍拍银狼脑门,这畜生懂主人的意思,飞也似的蹿向前方,一头扎进密林深处。

    宁木狼则取下牛角大弓,踏着银狼的足迹缓缓前行,深山老林是畜生的地盘,打猎更离不开畜生的帮助,懂门道的猎人进山时都要带猎狗或是凶猛的守山犬,即使三岁就跟着皇甫老先生进山打猎的宁木狼,有银狼配合,方能最大限度发挥自实力。

    “呜呜”

    是银狼的叫声,宁木狼神韵内敛的双眸溢出精光,微微弯腰,子前倾,撒腿飞奔,快若狡兔,一阵冷风随之而起,雪沫子飘飞,而雪地上只留下一串脚印,向密林深处延伸,仿佛没有尽头,如此卖力狂奔,脚印却比先前浅了几公分,这一手功夫惊世骇俗。

    陆地提纵术!

    几近失传的轻腾挪功夫,与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陆地飞行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练这门功夫八年方有小成,宁木狼三岁开始腿绑沙袋,脚穿特制的生铁鞋,于沟壑乱石纵横的山林间练功,整整十六年的火候,怎能不惊世骇俗!

    林子里,银狼傲然而立,像个王者藐视距它十几米远的大野猪,野猪趴伏在雪地,根根铁鬃直竖,做出攻击姿态,皮糙厚的家伙足有五百多斤,这么大块头的野猪是“野猪王”级别的强悍存在,超过二十米,山里人打猎用的自制火枪无法穿它的毛皮,小打小闹的猎人根本不敢正面迎其锋,甚至会望风而避。

    一狼一猪对峙!

    野猪低哼一声,算是吹响进攻的号角,它四蹄抛地,疾出去,厚厚雪地被冲出一道触目惊心的沟壑,进攻对象却非银狼,是匆匆赶来的宁木狼,这畜生似乎觉得对付个人比对付那头高傲的狼容易,想捡个软柿子捏,不得不承认,长年累月在大山里求生存的畜生们是有点“心机”和“眼力”。

    野猪前冲,宁木狼同样前冲,两者速度叠加,几十米距离眨眼即过,正所谓艺高者胆大,三岁进山打猎,十来岁便与黑瞎子硬碰硬,徒手搏斗,宁木狼才是纵横山林的王者,何惧一头野猪。

    银狼懒洋洋蹲在原地,干脆不动,它对主人的信心倒是强的很,人猪即将亲密接触的刹那,宁木狼腾跳起,撞向一颗松树,然后脚尖轻巧地一点树干,再拔高一米有余,人在空中借力转,面朝从下钻过去的野猪,同时右手紧握牛角强弓,左手已从箭壶中抽出一支雕翎铁箭。

    搭箭,扣弦,拉弓,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可以说是瞬间完成,且完美的无可挑剔,三国蜀汉五虎上将黄忠开三石强弓就令对手闻风丧胆,宁木狼在半空,五石强弓被拉成满月状,按古代算法,一石,一百二十斤,五石整六百斤,这等臂力太吓人。

    嗡!

    气流震颤,弓弦响,铁箭出,势可洞穿金石,宁木狼根本不管第一箭是否中,双脚沾地瞬间又出第二箭,出两箭时间间隔只是短短两三秒,无疑又是惊世骇俗的一手——连珠箭法。

    古代,三石弓已算强弓,能开四石弓者,凤毛麟角,玩五石弓,尽是些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牛人,即使靠用武凶悍名留史册的牛人们耍这么强的弓每开一次要运气凝神老半天,一箭出,势必惊天地泣鬼神,宁木狼居然用这弓玩连珠箭法,变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雪地里,发疯跑出十余米的野猪王轰然栽倒,连着翻滚几周后重重撞在树干上,松树剧烈摇晃,覆盖枝头的白雪簌簌飘落,声势惊人,树干要是细点,十有会折断,五百斤的大家伙,狂奔起来能把砖墙撞倒。

    野猪卧于白雪中,点点猩红为一望无际的银色世界添了几分瑰丽色彩,它张大嘴,露出两颗獠牙,发出绝望吼声,脖子动脉处和右侧后腿肌腱处插着两支雕翎铁箭,多半截箭杆没入皮,无一丝偏差。

    力道之足,拿捏分寸之准,宁木狼这箭的技艺出神入化,从三岁开始,十五年复一的磨练方有如此能耐,有谁知道十五年里他每天开弓多少次?又有谁知道十五年里他手上的皮磨掉多少层?

    太阳偏西,宁木狼扛着五百斤的野猪走进生他养他的山村,手里还拎着野鸡雪兔,银狼乖乖跟随,进宝山绝不空手而归,这些年,村里人都羡慕这小子,羡慕他一好本事,羡慕他有个好老师。

    其实,更羡慕宁家姐弟在青黄不接的时候还能天天吃山珍,尝味,虽说靠山吃山,但最近十几年,年轻人宁愿走出大山去打工,充当廉价劳动力,也不愿冒风险进山打猎,老一辈猎人凋零,打猎的手艺逐渐失传,没本事进山,自家养的猪和鸡年底才舍得杀了吃,一年中有个月肚子里没油水,而宁家每天炖飘散的香味太刺激人,太撩拨人的食,谁受得了?

    村里也有人涎着脸带儿孙去山脚那座简陋木屋拜师,结果全吃了闭门羹,因此越发眼红宁家姐弟。

    “皇甫老师我回来了银黑狐没打着,给您下酒的东西打了不少”宁木狼将猎物扔在门外,然后笑呵呵开门,撩起棉门帘,跨进木屋,没遇上银狐是失望,但不至于影响他心,这一点像他姐姐,天乐观恬淡,败而不馁,胜而不骄。

    圆木结成的屋子分里外两间,内壁抹着一层厚泥,再刷白,倒也整洁,外屋陈设简单,摆放几样简单家具和取暖的火炉,自制的简易木桌旁,一位童颜白发的老者正饶有兴致奋笔疾书,白纸上,墨迹淋漓,是毛笔字中最奔放的狂草,李太白的《侠客行》被老者这手功力十足的狂草挥洒出来,耐人寻味,字里行间展露洒脱豪放的意境,诗意与字意,近乎完美结合,有大家风范。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与名。老了,老了,早没了这份洒脱不羁,在这大兴安岭边了却残生何尝不是享受,木狼,赶紧把那些下酒的东西炖了,我今天兴致好,容许你小子陪我喝几盅。”老人放下毛笔,笑意绵绵。

    “皇甫老师不老,离开这山沟沟肯定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宁木狼憨厚一笑,对老师的敬仰发自内心,拿起火炉上的铝壶给自己倒了碗开水,端着冒出气的瓷碗,来到木桌边,边喝水边欣赏老师的墨宝,跟老爷子学过几年毛笔字,自然能体会到字里行间的气势,尤其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句,为之血沸腾,不产生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

    老人抚着颌下白须,呢喃道:“傻小子我要只求翻云覆雨做人上人,二十年前又怎会来这里,孤家寡人一个,要名要利要权势有个用,青山绿水冬雪残阳山沟沟又有什么不好,少些勾心斗角,少费些心机,少泄露点天机,或许会延年益寿,多享几年清福。”

    “老师一直呆在这儿更好,您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和姐姐都会孝敬您”宁木狼认真道,显然动了真,他和姐姐的本事都是老人传授,若非老人眷顾,十一岁的女孩子带着九岁的弟弟如何撑起一个家,宁家或许早这山沟沟里除名了。

    木狼说完深深看了一眼老人,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把剔骨刀去拾掇打来的猎物,给老师做下酒菜,他和姐姐一样,有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木狼你是我皇甫玄明的衣钵传人,巍巍兴安岭怎能困住你这头猛虎,有一天你会离开这山沟沟,外边那花花世界才是你大展手的天下。”老人略微佝偻的子绷的笔直,浑散发磅礴气息。

    皇甫玄明,失民心失天下的蒋家人对他敬若神明,曾是六位开国元勋的座上宾,也曾为指点江山的伟人留下一个充满玄机的数字,八三四一,最后这数字成为中央警卫团的番号,延用至今,直到伟人逝世,世人方才领悟一二。

    省城宁和距离东林市一百五十公里,由于地形复杂只有一条国道连接两地,没有高速公路,没有铁路,九十年代中期才由华能集团出资修了一条东林到秦皇岛的运煤铁路线,交通如此闭塞,却未影响东林经济发展,共和国百强县市中,东林排名前二十五,而东林矿区带动了整个河西的发展。

    公路蜿蜒曲折,向远方延伸,路两边景色荒凉,北方冬季特有的萧条旷野,两辆越野车朝向飞驰,前边是辆崭新的悍马h2,后边跟着辆丰田越野车,偏僻国道上,这两辆车不怎么显眼,每隔十几分钟就有百万以上的豪车飞驰而过。

    ,那个人口刚过三十万的县级市大街小巷里的奔驰宝马数量甚至超过省城宁和,宾利悍马也不算稀罕东西,今年夏天北京车展,两辆银灰色劳斯莱斯幻影便是被东林煤老板抢购,其中一位煤老板还闹出了笑话,扬言要打包车模。

    猛子驾驶悍马,副驾驶位上是沉稳老练的韩建,肖冰和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坐在后边,马飞子太过耿直,也容易冲动,肖冰没让他跟着来。

    肖冰不动声色听戴眼镜青年说话:“这些年,东林人越来越富,矿区越来越乱,几大私营煤矿年年出事,矿难没几起,火拼月月有,快变成家常便饭了,华能,神华,西能,国华,这些国资背景的庞然大物又成天想着吞并私营煤企,暗地里使绊子,赵总的西山矿业能打拼出今天的局面不容易。”

    “打天下难,坐天下更难。”肖冰笑道,意味深长。

    青年点头,深以为然。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