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争锋(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巅峰的神 书名:血染一生
    <---凤舞文学网--->

    肖冰独自在空的房子里呆了两个小时,就静静坐在沙发上,想以前的点点滴滴,从记事起到二十二岁的悲欢离合,一幕幕闪过脑海,老人孤单时,喜欢回味过去,忆当年之勇,年轻人寂寞时喜欢憧憬未来,意何时王霸之气泛滥。--凤-舞-文-学-网--

    肖冰此时恰恰相反,童年的生活,部队里的生活,乃至那两年牢狱生活,都是他这辈子值得时时回味的东西,八零后这一代人没几个有与他类似的经历,历经沧桑蹉跎,历经生死锤炼,回河西能迅速崛起,兴许沾了点一命二运三风水的说法,最重要的是十几年成长赋予他出人头地的资本。

    无意间触碰到系在脖子上,刻有蟠龙的古玉,又想到自己扑朔迷离的世,上次跟坤爷在哈拉密沟钓鱼,对古玩鉴赏有几分造诣的坤爷也说这东西不是凡品,五爪蟠龙在古时候是真龙化,代表至高无上的皇权,这玉十有是皇室宝物,拿进黑市拍卖,绝对是七位数的开价。

    肖冰对皇室不以为然,又不像欧洲几国君主立宪制国家或者本,沾点皇室的边,说不准啥时候飞黄腾达,去北京城几大公园里瞧瞧,有多少拎鸟笼子靠微薄退休金撑面子的老头说自己是旗人,血统尊贵。

    当年的大清朝守旧落后的统治观念硬是把一个占据世界百分之六十财富的民族推进火坑,承受百年屈辱,肖冰去清华大学面对万园之园留下的残垣断壁,满腔愤懑,跟新觉罗这姓氏扯上关系就尊贵?

    历史同人生一样,无法重来,肖冰懒得多心,轻轻抚弄古玉,脸上泛起戚戚然的笑意,他记得小学二年级学校组织去电影院看电影,是那部九十年代感动全中国两亿人抹眼泪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无良小崽子们板着脸嘀咕这片如何没《新少林五祖》好看之时,从不知道母为何物的他正哭的一塌糊涂。--凤-舞-文-学-网--

    正如没读过大学的肖冰站在北大清华的门楼前总是面现虔诚去仰望,心存三分敬意,又怀揣七分渴望,而没有父母的孩子最渴望的无非是爹娘的,孤儿,曾为共和国出生入死的纯爷们承受不起这两个字的沉重。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肖冰的思绪才走出了无尽的回忆,接起电话跟老战友胡扯几句,心头的沉重逐渐淡了下去,周末罗守义休息,打电话要请肖冰吃顿饭,聚一聚,他们两年多没在一张饭桌边拼酒扯淡了,彼此都很怀念在三十八军大口喝酒大声吹牛的坦诚相对,肖冰欣然答应。

    都市华庭售楼部前,猛子真够实在,肖冰在新房子里呆了两个小时,剁人手脚不眨巴眼的猛子蹲在路虎车边守护着还有七八叠钞票的麻袋,抽了两个小时烟,一股傻到执拗的憨劲儿令肖冰忍俊不

    猛子今年二十五,比肖冰大三岁,道上混了十几年,是典型至幼读书不开窍,从小打架常玩命的浑人,他的“浑”并非傻,更多体现在单挑或群殴中不怕死的狠劲儿,对方哪怕砍刀棍棒林立,他也能凭皮糙厚敢玩命杀出条血路,过百次斗殴,哪次不是浑是血,有自己的,有别人的,这小子没跟隐迹于市井的高人名师学什么高深的格斗技巧,一搏命的本事源至血淋淋的实战中。

    猛子花花肠子少,对一味玩深沉、玩险的人不感冒,即使这人权柄熏天,照样不怵,他喜欢敢打敢拼的狠人,马飞让他跟肖冰,正合他心意,大个子见冰哥边走边冲他笑,也咧嘴露出两排白牙笑了。

    “别蹲着傻笑了,上车,咱们吃饭去。”肖冰笑着钻进路虎越野车,猛子二话不问踩灭烟头拎着麻袋上车,车子离开都市华庭,驶向位于市中心的华大饭店,华大饭店与宁和最高档几家饭店有一定差距,但也是平民百姓望菜单而生畏的奢侈地方。

    饭店玻璃门前,罗守义腰板笔直,依稀有军人风采,穿着淡灰色休闲便装,下班后若有饭局,他向来把警服换掉,怕自己喝高了,出点洋相影响不好,小心翼翼的做事手法多年未变,旁边,他老婆范文娟风衣束腰,体形婀娜,打扮入时,又不过份扎眼,典型的城里女孩气质。

    范文娟双手挽着罗守义胳膊,偶尔掠过丈夫脸庞的眼神柔和妩媚,显得很恩,她是中国政法大学98级法律系的一枝花,也不知怎么就跟农村出来,既缺少王霸之气又不风流倜傥的罗守义对了眼,从认识到谈恋,甚至是结婚前夕,挖墙角的哥们无数,花样百出,玩浪漫装深沉的、写诗歌送书的、冒充摇滚天才在宿舍楼下吼歌的层出不穷。

    大学毕业前夕一个家世不错的多小男生用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在政法大学女生宿舍楼下摆出娟娟,大胆示,结果玩浪漫的家伙被一盆洗脚水浇成落汤鸡,灰溜溜败退,成了政法大学流传至今的笑话。

    两人感路颇为崎岖,范文娟父母是市直机关小干部,可再小的干部那也是平头百姓无比羡慕的公务员,难免眼高于顶,老两口看来,女儿完美无缺,怎么也得找个有为青年做女婿,所以对不中意的罗守义百般刁难,若非范文娟的强势和以死相,以及对感的执着,也就没有罗守义的今天,感方面,罗守义要比肖冰幸运很多。

    夫妇俩等在饭店门前,向马路张望,百多万的路虎车驶来,两人仅是漫不经心扫了一眼,继续在路过饭店的出租车群里搜寻,当肖冰把车开到两人面前,打开车窗朝罗守义毫不客气地竖起中指,夫妻俩一愣一愣,然后是恍惚。

    两个月前据说还一穷二白的肖冰开百多万的好车,夫妇俩大吃一惊,短时间无法消化面前出乎意料的景。

    ps:今天瞎忙了大半天,这章更的迟了,向筒子们表示歉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染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