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8)

    <---凤舞文学网--->

    中午的阳光灿烂地照着城市的街道。--凤-舞-文-学-网--车子如流水般在街上穿梭,发出唰唰的声音,和路边店里的流行音乐一起演奏着城市的繁嚣。刘志平木然地沿人行道走,目光散漫地望着前方,擦肩而过的行人,他把他们当边刮过的风一样全然不理。他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游子,城市的一切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没有打公交车,就那么一路走回学校。

    下午是社会调查课,等他从宿舍拿了课本来到教室,牟老师已开讲了。像中学迟到一样,他有些紧张地在门口找个空位就座下了。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和温小雅挨座,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温小雅嗅觉太敏感,好多男同学穿运动鞋,脚捂了,就把鞋脱了,那臭气从鞋洞里直冒,她受不了,只好占靠门口的座。

    牟老师是人民大学毕业的博士,苏州人,清秀可人,二十八岁。同事们开玩笑说,牟博牟博芳龄二八。她讲起课来素面含笑,声音宛转动听,同学们都愿听她的课。院里曾经搞过突击检查,看教师们的听课率,她是最高的。一次教务会上,齐院长让她介绍经验,她红了脸说,哪有什么经验?可能是与学生们年龄差不多,好交流吧。冯敬松说,逃课的多是男生,人家牟蓉老师的课,男生没有缺席的。大家都笑了。齐院长开冯敬松的玩笑说,可你的课怎么连女生也也缺啊。大家笑得更欢了。

    中午饭没吃,又走了那么远的路,还和理疗专家较了一会儿手劲,早上那碗豆浆和六根油条的能量早已消耗殆尽。刘志平肚里开始咕噜噜响起来。不间断的腹鸣,搞得他没法静心听课。连温小雅也听见了,她抿着嘴笑了。然后低头从书包里翻出几粒糖果,从桌底下递给他。刘志平像地下党一样接了。在桌洞里拨了,一颗颗吃了。是一种花生软糖,满口香甜馥郁。肚子虽舒服了,可这弄得他更无法听课了,他在心里充分享受着温小雅那比糖还甜百倍的关。小雅要是自己的亲妹妹多好啊!自己要有像她那样的家庭会多幸福。--凤-舞-文-学-网--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心学习,大学毕业,考研,出国。该有多好的前景。可现在自己像校园里的野猫一样,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保障,吃了上顿没下顿,能混到本科毕业就不错了。人的命真像一粒随风漂落的种子,落到肥沃的土地上,你就活得滋滋润润、枝繁叶茂;落到贫瘠的地方就只好佝佝秕秕、了无生机。但一想到自己的可的妹妹和可怜的父母,他又感受到了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既然命运做出了这样的安排,他就要勇敢地承受,即使让他再选择一百次,他还要和这三个血脉相连的人在一起。

    肚子好糊弄,有了几块糖的量,不再叫了,却有些烧包地运起了一股股的气体,直往下沉。刘志平紧关气门让它在腹内游走,在温小雅边,他不敢造次。要是换了马波之流,他一定弄出些响声,搏大家一乐。

    下课了,美丽的牟老师向大家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她说原来的辅导员出国深造了,她被院里确定为2000级辅导员。有几个男生兴奋地伸出两个指头“ye!”地喊一声,弄得牟蓉脸上飞起红云。

    转眼又到了周末。刘志平来到北郊批发城的顺达配货站。老板娘“大波浪”坐在电脑前作配货记录,她的几个白萝卜一样的胖指头在键盘上灵活地运动着。见刘志平来了,停下活。喘口气说:“志平你什么时候也学学电脑,帮我做做这活儿,堂堂大学生光蹬三轮不是大材小用了吗?”

    刘志平道:“我们电脑课刚开,学bsc语言,打字我还不会,以后我会学好的,到时多帮你干些事。”

    “志平你知道,我为了你有份工作,把人家老张生生地得罪了,老张在外面传话说我喜欢小白脸大学生。他哪里知道我是有份助学的心呢!再说我就是喜欢大学生他管得着吗?本来我还想把其它时间的活继续让他干,这回门都没有!”老板娘甩甩一头黄黄的波浪长发,冲刘志平做一副无比慷慨的表。好象她这样做全是为了刘志平,弄得他不好意思。

    刘志平小白脸上一阵红。心存感激地说:“袁姐,今天活多不多?我赶紧干吧。”

    袁璐璐道:“今天就十来包货,你送去回来再帮我干点别的事。”

    刘志平到装好车熟练地蹬着三轮给各摊点送过去。

    一开始找这份活的时候,他本来是到北郊批发市场买衣服的,听说那里的服装特便宜。夏天的衣服他穿到了九月底,天气凉了还没有一像样的秋装。去年大一时穿的那,裤角已经散了边,还短了一截,实在穿不出去。他带了百来块钱,在批发城转了大半天,觉得价钱还是太贵。考虑牛仔裤撑穿,就咬牙花80元买一条。回到学校,家在岳北市的同学告诉他,你可以拦腰砍价,他跟你要80,你最多50就能拿下。当时一听,刘志平心里恼得不行,城里人怎这样坑人?30元钱,得顶爸爸卖多少车青菜!这是城里人给他上的第一课。买完裤子,转到顺达配货站,他看到门口贴一招聘广告,找送货员。刘志平正想找份活干,过去问。一青年坐在办公桌前玩电脑,刘志平以为他是老板,冲他点了点头说:

    “老板您好,我想给您当送货员行不?”

    青年抬头看看他,边玩他的游戏边说:“我是来玩的,要找活跟大波浪说,她是老板娘。”正说着,二楼上下来一位年轻女子,双脚极快地踏着木板楼梯,长发抖动,丰颤颤。声音清朗地叫道:

    “大宝你个小孩,不乖乖叫姐姐,满嘴胡吣,你妈才是大波浪!”

    “大姐,俺是夸你段好,头发好。别人想当大波浪还当不上呢!”叫大宝的人说。

    等他们两个打完了嘴仗,刘志平说了自己要当送货员的事。起初大波浪听他是学生,只能周末干,不同意。刘志平想,这是自己第一次谋事,不能轻易放弃,实在不成,也算是个锻炼。于是做出非常恳切的样子,说自己是农村的,家里非常困难,大学要上不起了,请她扶助一下,算是弄点生活费,工钱低点也不要紧。老板娘被她说得眼圈发红的时候,他心里窃喜,这事八成“欧”了。果然,老板娘答应了。

    她说:“想不到这孩子命这么苦,蹬三轮可是个技术活,很苦的,你行吗?个子倒是大的。”

    刘志平兴奋地道:“没问题!”

    “那你骑骑三轮看看。”老板娘说。

    刘志平骑上放在门口的三轮车。蹬三轮,想着简单,其实不易。会骑自行车的人就更难。因为自行车转弯时可以有个倾斜度,三轮就不能。刘志平骑上,想往左拐却向了右,人差点摔下来。车左右转圈,就是把握不好方向。大波浪和大宝笑起来,刘志平好生尴尬。好在是大学生,头脑好使,很快掌握好了要领,十来分钟就骑得不错了。他按要求复印了份证,签了个简单的合同,打工生活就这样开张了。大波浪也是个爽快人,干一次,按量支一次工钱,第一次,刘志平拿到了五十元钱。这是他有生以来靠打工挣的第一份钱,以前采卖槐米,虽也来钱,但严格说那不是卖力气挣钱。当初大波浪递给他钱时,他激动得手有些颤抖。坐在回校的公交车上,他心好得憋不住要笑。他想,如此一来,生活费基本就搞定了,爸妈只给解决学费就行了,他甚至想着省点钱,过节回家时给妹妹买件漂亮衣服,想像着妹妹接受到这礼物时可能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幸福就洋溢在他的脸上。他对大学生活充满了信心。可他没想到的是父亲患病,建筑工的活干不动了,学费也交不起了。

    这次刘志平把货送完,回到货站。大宝已经走了。大波浪刚洗了头,用手往下捋着水,头顶上飘逸着氤氲的雾气。见刘志平回来,她一仰,亮出满月般的脸盘冲他璨然一笑。水把她脸浸润的红扑扑的,眼里闪动着清澈欢快的光。刘志平蓦然发现,老板娘袁璐璐是个大美人,浑透着一股成熟的魅力,像暮秋树梢上熟透了的山柿子,甘美如饴,没有一分青涩。

    这一闪念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一个穷学生,瞎琢磨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寒门书生 华美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