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变异的灵魂巫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星界之主 书名:萨满大巫医
    <---凤舞文学网--->

    “我是在做梦吗?”

    “我希望这梦永远不要再醒来。--凤-舞-文-学-网--”旷大海咕隆一声大大的吞了口口水,贝露轻轻的张开了她那人的小嘴,在旷大海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当下让他又是一阵气血汹涌,下的小和尚砰砰的敲着木鱼,忙扯开话题,“对了,你不是说灵魂锁链能够开启通向战神的智慧之路吗,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够让智慧觉醒?”

    贝露的表有点失意,“亲的,其实刚才我刚才是有点自欺欺人了,其实在比蒙历史上,只有图腾传承才有可能继承天赋,而通过灵魂锁链达到智慧觉醒是几率非常少的事。”

    旷大海大剌剌的笑了笑,其实他内心根本上没把这劳什子天赋放在心上,嬉笑着望着贝露,“要不你先教我,说不定战神突然开眼了呢。”

    “来,你先静下心来感受一下来自星空中灵魂的力量。”贝露点了点头从旷大海的怀中脱离开来,婷婷而立,神变得异常的庄重。

    旷大海看着贝露认真的样子也忍心拒绝她,试着摆了个平常练功的姿势,感应起那虚无缥缈的魂力...

    耳边响起一阵清脆而又神秘的的唱诗声,一阵洁净的光华在小猫女的上闪现,旷大海顿时心灵一阵安宁,沉寂在那浩瀚的星空当中,小猫女施放的是萨满术法――宁静之雨,这种密语有着平抚比蒙战士狂躁心灵的作用。

    细心的听着从贝露口中那美妙如音乐一般的的萨满密语,旷大海还在努力的同自己搏斗着,在天空中游啊,啊,蘑菇了半分钟,旷大海偷偷的睁眼瞟向小猫女,看到了小猫女那张似嗔如花般的脸,旷大海一阵心虚,那该死的萨满魂力到底是什么。

    “没有感悟到吗?”

    贝露的目光带着一丝失望,她也知道这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战神的智慧。

    旷大海突然想起他那精神锻炼法来,试试也许会出现不一样的景。

    旷大海仿佛捕捉到了点什么,脑中灵光一闪,从他的‘百宝囊’中取出了他的那件次品神器――流光手戴上。

    按照平时精神锻炼法的步骤,闭上眼睛,头部自然正直,舌舐上腭,鼻正对肚脐,调整呼吸,细长深远,用意引入脐下,出入绵缓,心中默念着他唯一会的咒语,脑中只有一个“空”字,使心息相依,渐渐的,

    膛中涌起一股冲动,偶尔从穆恩先知口中听来的一段萨满密语脱口而出,“岁月承载着战神的慷慨,你的美德,那是我灼的鲜血和勇气的燃烧……”

    此时他旷大海佛进入了进入心息两忘境界,一股暗灰色的光华以他的左手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小猫女脸色突然凝重起来,子在微微发颤,猛子在一旁仿佛也显得暴躁不安起来。

    “快停下!”

    “怎么了!”旷大海从沉静中恢复清醒。

    “坦帕斯在上。”贝露从颤抖中回复过了,一幅十分惊讶的表,盯着旷大海,“亲的,你真是太让我感到惊奇了。”

    “嘿嘿,怎么样,我还是很有天赋吧。”旷大副厚着脸皮吹牛,其实他压根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贝露显得有写激动起来,“亲的,你知道你刚才施放出来的是什么吗,是精神系术法――战栗,我刚才感到一阵强烈的恐惧感,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绝对是战栗!”

    “啥战栗?”

    “这是一种能够让人产生强烈恐惧的精神系萨满术法,很多年没有人能够领悟这种术法了,如果在战场上使用,这对敌人的是一种强大的威慑力。--凤-舞-文-学-网--”小猫女望着旷大海的眼神有点崇拜,“亲的,你真是个天才。”

    “这战栗很强吗,我都能够施放的应该不是什么很强的术法才是啊!”

    “亲的,你知道吗,在比蒙历史的长河中,只出现过几位精神系的萨满巫师,有记载的也就不过那么几位,这几位无一不是在历史上留下灿烂的一笔的英雄人物。”贝露扑倒了旷大海的怀中,“你一定会成为我们比蒙中的伟大萨满的。”

    “咳咳……”旷大海有点噎到,他可从来没想过当什么英雄人物,在他的印象中那些英雄人物都是让一些佞小人给用的,他从来信奉的只有自己的脑袋,有部电影中有句台词他记得很清楚,“做个清官要比贪官更。”

    “亲的,你也不能骄傲哦,虽然你是罕见的精神系萨满,但你现在还是学徒而已,要晋级到密语萨满才能够获得称号和封地。”

    “我不信。”旷大海不屑的撇了撇嘴,就这样能够成为神庙萨满他有点接受不了,最主要的是旷大海还是有点心虚,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那流光手搞的鬼。。

    “哼!不由得你不信。”贝露嘟起了小嘴,漂亮的小脸上现出了两个小酒窝。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野蛮冰原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是卑鄙的人类猎金者注1,他们袭击了我们凯特族的领地,俘虏了我们,还要将我们卖到人类世界中去做奴隶!”贝露的眼神透出了一丝悲哀,仿佛看到了那惨烈的景。

    “那为什么要走到野蛮冰原上去?”

    “因为他们想从野蛮冰原上绕过乌拉尔山,再从东边的大海上船到人类世界中去,这样一来可以躲开我们比蒙勇士构成的边防线。”

    “原来现在的走私技术这么发达了啊!”旷大海摸着下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这让他想起他在那个世界时干的勾当。

    “什么是走私?”

    “哦,我说这些人的胆子还真大啊,野蛮冰原连我们彼尔族最强壮的勇士都不敢轻易冒险。”

    “他们当中有强大的魔法师,偷袭让我们措不及手,整个部落的人都陷入了火海之中。”贝露小脸涨的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旷大海皱了皱眉头,小猫女伤心的样子让他心里也非常的不好受,轻轻的拍了拍贝露的背,“不怕,不怕,不是有我在么,人类魔法师再强大也不可能无敌吧,我们比蒙不是有很多的神手么?”

    贝露摇了摇头,一般强大的人类魔法师都有着许多强大的剑士追随者,他们可以为魔法师提供最有力的保护,而且他们人类中有的强大剑士甚至比我们最强壮的比蒙勇士还要强大。”

    “那我们的萨满和祭司呢,完全不能和魔法师对抗吗?”

    “这完全没有比较的,人类魔法师可以通过自的魔力引动自然元素的共鸣,从而调动天地的力量,而我们比蒙萨满、祭司是更多的只是辅助作用!”

    “那我们碰到魔法师难道只能逃跑吗?”

    贝露一见旷大海呆呆的样子吃吃的笑了起来,“魔法师也不是毫无弱点拉,他们魔法吟唱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准备,还需要通过一些介质来与他们的神进行沟通,而且他们的魔法如果被打断的话,就很容易引起反噬,严重的可能爆体而亡。”

    旷大海颇有深意的答了一声,眼珠在遛遛直转,“如果组织一支队伍来暗杀、刺杀,抽冷子、下绊子、设陷阱、下药,专门对付魔法师,那不就行了。”旷大海越说越是得意,这简直就是他以前工作的翻版。

    “罗宾。”贝露又嘟起了她那美丽的小嘴,“高贵的比蒙从来都是在战场上正面打败敌人。”

    旷大海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道:“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高贵。”

    “你说什么,罗宾!”贝露那美丽的小脸上布上了一层寒霜,她仿佛听到了旷大海的嘀咕声,赌气的转过头去不看他。

    “呃……”旷大海有点发懵,上前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说起来他哄女人的经验还真是不多,只能故意的装作愤慨的大声说道:“我将来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

    “我就知道我的罗宾是一个英雄。”小猫女脸上又绽放了像花一样的笑容。

    “对了!”旷大海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心虚的望了望小猫女,“你有没有被那些人给...那个啊?”

    “没有。”贝露的脸上升起一朵红云,“掳掠我们是一个有组织的小型高级人类猎金团,由于我是个萨满,他们好像对我还比较尊敬,也可能是他们要把我卖个好价钱吧,贞洁是决定能不能卖个好价钱的决定因素!”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人类猎金团在经过冰原的时候遇到了一场大雪暴,猎金团的人自顾不暇,我趁机召唤了我的魔兽,冲出了他们控制的范围,却没想到从瀑布上掉了下来,还好遇到了你,亲的!”贝露的眼神中充满了柔

    “难道这真的是天意?”旷大海想起几天前的那场雪暴,始作俑者正是他,嘿嘿的傻笑了一番,恬着脸把嘴送了过去,“亲的,为了报答我,奖励奖励我吧!”

    把嘴撅得高高的,等待着小猫女送吻上来,想逗小猫女玩玩而已。

    一阵清香飘来,小猫女扑了上来,嘴唇上一阵酥腻柔软,甜蜜充溢于整个舌尖,旷大海先是一呆,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双手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撩起小猫女那仅足以掩盖光的超短裙就要往里探去。

    “罗宾!”贝露冰凉的小手抓住了旷大海,喘着:“亲的,等经过战神礼赞之后吗?”

    旷大海看着下‘死不悔改’的小弟弟,懊恼的点了点头,突然又眼前一亮,道:“要不我去求我们暴风部落的穆恩大萨满,反正我现在好歹也是个萨满巫师了,不是吗,战神应该不会反对了吧。”

    “不行的,一定要经过神庙的认同,我们的结合才能够被承认。”贝露眼睛迎向旷大海,恳切的说道:“罗宾,答应我,在你得到神庙承认的萨满封号之前一定要听从我的意见,好吗?”

    望着小猫女一本正经的样子,旷大海知道事并不是他想的这么简单,一把将小猫女拥入怀中,坚定的点了点头,“我会你一生一世,直到天上的星辰全部陨落。”

    “罗宾,你真好!”贝露用那美丽的脸磨蹭着旷大海口,蹭的他痒痒的。

    “亲的,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旷大海深的望着贝露,“反正现在你的领地也已经毁了,要不跟我到暴风部落去吧,他们会非常的为迎接一名萨满而敞开膛的。”

    “不行。”贝露表又坚定了起来,“我必须先去找我的妹妹,她是泰戈虎族的公主,我要通过她把这件事上报给神庙,让神庙出面来制裁这件事,绝不能让这种事在我们比蒙的土地上再次发生。”

    “泰戈虎族公主?你妹妹?”旷大海的嘴张的大大的,仿佛被塞了个大馒头。

    贝露浅浅一笑,“怎么,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我会有个泰戈王族的妹妹吧?”

    旷大海傻傻的点了点头。

    “比蒙历史上有记载,凯特族和泰戈族本来是一家,而且凯特还是泰戈的导师哦。”贝露眨了眨她那长长的睫毛,“开始的时候泰戈很诚恳的跟着他的导师学习各种本领,后来泰戈认为他已经全部学会了凯特的本领,就逐渐露出了他的真面貌,想要设计将他的导师杀死,以便独享那神奇的本领,却不想到凯特导师早就察觉到那只泰戈谋,留了最后一招保命的木系萨满术法没有教给泰戈,因此泰戈的谋才没有得逞。”

    “那你还和泰戈族的人结交……”旷大海忍不住插嘴了。

    “咯咯...亲的,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一切都变的正常起来了,我想那个传说也不过是泰戈族中极个别的人才是这样吧,我妹妹人很好,而且和我长得非常像哦!”贝露仰望着天空,沉寂在甜美的回忆当中。

    旷大海也满脑子充斥着一种很怪异的画面,想象两个张的十分相似的女孩站在一起,然而却是不同的两个种族,要是脱光了到上会是怎么样一个景,旷大海的嘴角渐渐的流下了一滴通明的液体...

    “亲的,你怎么了,又发病了吗。”贝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旷大海顿时回过神来,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慌忙的转过头掩饰了自己的失态,恬着脸道:“宝贝,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神庙吧。”

    贝露摇了摇头,“离这里最近的神庙分部也是在乌拉尔山脉另一边的堪萨城,绕道过去的话可能需要半年的时间,但如果从野蛮冰原上直接穿过去的话可能只雪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要做好完全的准备之后才能过去,可我的体...”贝露语气中带着些许的遗憾。

    “你的伤还没好吗?”旷大海顿时紧张了起来。

    “除了有点虚弱,其他都没有问题了。”贝露望着旷大海的眼神中充满了柔,补充一句道:“只是我的魔宠死了,对萨满本也有很大的影响,再加上之前冒险使用了灵魂锁链,所以……”

    旷大海握住贝露的手,关切的说道:“那我们先在这里修养一阵时间,等你的体恢复了咱们就直接去堪萨城。”

    “好的,亲的。”贝露乖巧的点了点头。

    交代好猛子好好守在小猫女的边,旷大海疾风一般的冲下了丹暮罗峰,他要回暴风部落和穆恩先知告别,最主要的是在他那间‘实验室’里,有他的全部家当,这应当也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倚靠的资本。

    注1:专门在比蒙中用高级的武器、布匹换取皮毛、晶核等,偶尔也从事一些贩卖人口的勾当,比如说比蒙中的狐女在人类贵族阶层中很受欢迎,相反的人类少女在比蒙上层也十分受欢迎,这类人在人类中很普遍,但在比蒙中却非常少,本来旷大海的意向也是要从事这项行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萨满大巫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