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野蛮冰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星界之主 书名:萨满大巫医
    <---凤舞文学网--->

    湛蓝的天空透着水一般的光泽,阳光如水一般倾泻在这片冰雪苍茫的大地之上,周围冰雪环绕,到处白茫茫一片。--凤-舞-文-学-网--

    平滑的冰面上清晰的照耀出一张‘动人心魄’的脸,两道剑拔弩张的飞云眉,闪着点点寒星的黑色眼眸,加上刀削般的鼻梁线条,只是那肿起的一个个大包让整张脸看起来跟猪头一样惨不忍睹。

    旷大海动了动手指,他醒了,地上流下来的口水形成了一条小沟...

    在梦中他睡在一张柔软的席梦思上,周围被波涛浪所包围,享受那人间至福。而事实上此刻的他正全的躺在冰滩厚厚雪层中,就像个偷不成反被教训后丢到大街上的夫。

    翻了个,全又麻又刺的肿包在冰凉的冰雪‘抚摸’下咝咝发凉,他不由的舒服的呻吟了出来,这冰敷真是比马杀鸡还要爽得多了。

    力量在缓慢的积蓄着,旷大海睁开了眼睛,一只雪蜗牛在他的眼前耀武扬威的爬过,那微微张开的嘴巴向外吐了两口白沫,滴溜溜在他面前转了两圈,似乎撇了一眼地上的旷大海,包含着不屑,在雪地上留下一条淡淡的拖痕,钻入雪地中。

    旷大海怒了!

    连一只蜗牛都蔑视自己,他觉得自己在那只蜗牛的眼中还不如块泥巴,这彻底的激起了他的怒火,伸出手一把将那只雪蜗牛从雪地里揪了出来,捏碎它那片脆弱的壳,把里面的鲜丢进嘴里一阵猛嚼。

    猛然间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神经质的摸了摸下的莎逻兽皮袋,在摸到一个硬邦邦的小盒时,他心中长舒了口气,放下心来,还好东西还在,这趟总算是没有白来。

    口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感,回想起来这应该是昨晚在雪暴中撞到礁石的结果,野蛮冰原还真不愧为死亡区,杀人不留痕,要不是自己的体够壮,说不定早就成了那瑰丽冰川上的一个冰雕了。

    忍住疼痛旷大海念了一段拗口的音节,顿时一阵柔和的光芒从他的额头发出,口的疼痛顿时减轻许多,然而回复术虽然能够通过激发生命潜能从而加快伤口的愈合速度,但却解不了上的蜂毒,他的头依旧是肿的跟猪头一样。

    旷大海是一名比蒙巫医,准确来说他是一名冒牌的比蒙巫医,因为他知道自己使用回复术的方法与别的巫医完全不同。这还是得益于他在那个世界做水手时,从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印第安部落酋长那里学来的精神锻炼法和一句神秘的咒语,据酋长说这是是传说时期驱散一切邪恶的咒语,以前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实际效果,反而到这个世界却意外的发现能够起到和巫毒回复术同样的作用。--凤-舞-文-学-网--

    “呸,真他娘的晦气!”

    旷大海用手撑地艰难的爬了起来,朝地上狠狠的吐了把口水,带着殷红血丝的吐沫在雪地上砸了一个小小的窟窿。这只雪蜗牛的味道还不错,很鲜美,不过就是略微带着些许的清冷泥土味道。

    从外表上看旷大海是一个标准的彼尔族熊人,坚实、雄壮,那坟起的肌充满爆发力,左臂上那黑色暴熊头纹狰狞醒目,口怪异的v型黑毛衬托了他那野的魅力,但他可以对那该死的战神坦帕斯发誓,这绝对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天上挂着的那一轮硕大的太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周边散发的火焰在腾腾燃烧,然而却感觉不到太大的量,以万有引力的定律来看,如果地球离太阳这么近的话绝对会被吞噬,然而在这个世界却安然无事。

    说来这次也怪他自己贪心,本来说是只是想在收集一点药物原料顺便弄点蜂蜜回去孝敬老阿萨(比蒙长者),但他摸了冰晶毒蜂的老巢不算,还要去拐带蜂后,得那些毒蜂也不管他上的腥臭的驱散药剂拼了命的用上的毒针招呼他,以至于被蛰了满头大包,还酿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暴,差点连小命都丢哪儿了。

    一边随手从莎逻兽皮袋中拿出了一个葛里草的根丢到了口中没滋没味的嚼着,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放眼望去远方是一望无际的荒原,许许多多的冰雪丛点缀其中,从中冒出不少的灌木丛,那粗矿的背景下又显得异常的绚丽多姿。

    以他这一年的经验,估摸着这鬼地方应该靠近野蛮冰原的边缘了,大概是乌拉尔山到贝尔冰湖的这一带,相信再往前走个十几里应该就可以看到相对安全的昊海荒原了。

    活动活动了下体,发现已经没有了大碍,抬头望了望太阳升起的方向,迈开他那沉重的双脚踏着厚厚的积雪朝走去。

    旷大海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长,可以说还是非常的陌生,但他十分清楚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虽然外表上看来他是以个彼尔熊人,但他却感应不到原力(原力是兽人特有的一种天赋能力,类似于人类的斗气),也感应不到祭司的歌力,甚至连他所属萨满系统的魂力也感应不到,按通俗的说法来说他是个废材。

    是彼尔族中好心的熊人老阿萨就收他做了学徒,他结合脑中的一些知识,成功配置出了许多种实用的恢复药剂、迷药、毒药等等,‘天赋异禀’的他还自行领悟出了回复术技能,他这才开始得到了人们的接受,逐渐的融入这个奇妙的比蒙世界……

    没有雪橇和冰刀在这地方行走无异于用自己的体力做赌博,旷大海在第五次滑倒之后就再也忍不住指着天狂骂起来,起码问候了上帝他老母一百遍。

    艰难的行进中旷大海仿佛看到了希望,在爬过一个小坡之后视线中出现了冰雪覆盖着的湖泊,整个湖泊类似长白山天池大小,有近一半是被冰雪覆盖着,云雾缭绕,如梦似幻,显得十分的神秘而有美丽。

    来的时候他在巴罗甘河源头附近的一个隐蔽山洞里隐藏了一架‘滑翔机’,依靠滑翔机可以直接从冰原上滑翔到野蛮冰原下的昊海荒原上,那里是他生活了两年的暴风部落。

    深深的吸了一口略带着湿冷的空气,心中一阵激动,终于找到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欣赏贝尔湖,以前只是听老阿萨说过,却没想到是这么的美丽。在大概一公里远沿岸有一片雪林,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了树上有几只长着白色皮毛的类似松鼠的小动物在树上蹦来蹦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看似近在眼前,其实距离还非常之远,在‘爬行’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旷大海终于趴在了雪林边缘的雪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累的像条京吧一样。

    蓦然间从雪林中跑出来各种小动物,这些小东西仿佛不怕生人,一个个隔得远远的睁着大眼睛望着旷大海仿佛在欣赏什么珍惜物种。

    “嘶――”

    一阵沁人心寒的的嘶叫声从远远的一个冰谷中深处传了过来,旷大海的心顿时抽紧,一个激灵爬了起来,这时候要遇到什么高级魔兽,他可真就像那被扒光了的小姑娘,哭无泪了。

    小心跨过一个小山丘,潜伏在一个灌木丛中,仔细的打探这声音的来源。

    “乖乖...”

    旷大海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条通体晶莹的银色巨蟒从一颗大树后突然闪现,隔着雪林,那幽蓝眼睛的闪着凶光。

    旷大海视线凝固了,神经也瞬间抽紧,这一刻就仿佛突然从掉进冰窟里,顿时混冰冷,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微微发颤,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害怕,如果没看错的话前面出现的可能是一只冰风银蟒。

    银蟒通体晶莹的躯体略显透明,大概有他的大腿粗、十多米长,头上有两只水晶一样的漂亮犄角,上的金属色的银色鳞片像圣战盔甲一样覆盖全,绚丽得让人不敢直视。

    好东西啊,望着银蟒一华丽的‘铠甲’,旷大海忍不住的嘴唇。

    冰风银蟒浑是宝,蟒皮可以拿来做魔化铠甲,血、骨都是非常好的附魔材料,不论是给比蒙祭司还是给人类的魔法师都是抢手货,更何况是一只起码超过五阶的双系冰风银蟒还可能已经凝结出了晶核。

    然间一个撕人心脾的怪异声音响起,周围的气温骤然变冷,旷大海感觉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蓦然间巨蟒头顶上空的一小片空间之内突然变了天,顷刻间乌云密布,一时间风也变得狂暴起来,地上的雪就像煮沸的油锅,翻滚着向四周翻涌而去。

    旷大海差点连眼珠子都瞪了出来,银蟒在蜕皮!

    匍匐在灌木丛中,旷大海霎时间一百个念头在旷大海的脑袋里飞快闪过,心中在做着激烈的挣扎……

    最终旷大海选择了保持沉默,虽然袋中还有一些保命的迷药和毒药,但精心准备的飞爪、雪橇、布置陷阱的毒刺等杀伤工具全部丢失,他没有完全的把握猎杀这条银蟒,还是小命重要,上帝那老小子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说话。

    在银蟒的不断扭动下,周围的空间出现了一阵异样的波动,边的石头、草木等开始呈现一种晶化的状态。

    旷大海抽了口冷气,竟然是死亡凋零,这只银蟒已经进化到了七阶!

    银蟒蜕皮的过程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旷大海小心的趴在灌木丛中,他不敢有丝毫乱动,甚至连呼吸都尽力停滞了下来,他知道这绝不对他可以对付的。

    眼见着那华丽的蛇皮一寸寸从上蜕了下来,周围的晶化现象越来越明显,渐渐的呈现一种透明的晶莹状态。

    直到银蟒走远,确定了周围再没有凶猛的魔兽之后,旷大海才从潜伏的灌木丛中爬了出来。

    拿起银蟒蜕下的皮,旷大海一阵叹息,蛇蜕下的皮和上的皮完全是两回事,完全失去了他原有的硬度和韧,根本就不能拿来做铠甲,唯一的效用可能就是拿来入药,看来这应该就是这趟的收获了。

    咦!

    旷大海的实现偶然间扫到蛇皮内部的回纹时,整个纹路非常的清晰,仔细的打量那晶化的回纹,他发现晶化回纹中呈现一种活跃的状态,长久存在于脑中的一个构思渐渐的清晰起来。

    旷大海这时眼珠在遛遛直转,心中抑制不住的喜悦,忍不住的在心中哈哈大笑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萨满大巫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