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烫手的山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老胡,话也不能这么说,人家高价拍下土地、兴建柴窑,乃至兴办这个陶瓷之家,哪一样不是大手笔呀!不过制瓷这行技术含量颇高,它绝不仅仅是靠实力雄厚就能取得成功的。--凤-舞-文-学-网--我们景德镇大小瓷器作坊和瓷厂也有几千家之多,可是最后能够脱颖而出取得成功的却是寥寥无几。”齐玉民轻轻晃动着杯中黄色的液体说道。

    “齐总所言极是,令我琢磨不透的是既然他手里有上好的宝石蓝色调的青料,那可是仿制元青花的最佳原料,为何他不去研制元青花,而偏偏要花大气力搞这个高温色釉瓷呢?”胡正伦问道。

    “这个原因我倒是能猜出几分。”齐玉民神秘兮兮地说道。

    “在下愚钝。还请齐总给予指点迷津。”胡正伦一脸谄笑着说道。

    商场如战场,此话是一点也不假,从这两人对自己烧窑失败这件事幸灾乐祸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两人对自己明显带有敌意,看来以后对于齐玉民倒是要多加小心。尤其是听到两人谈起青料时,季凡暗自心惊,自己从叙利亚购入的苏泥勃青料一事可谓是十分隐蔽,这些青料一直存放在仓库里。这是自己手中的一张秘密王牌,一直没有拿出来使用过,公司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才知晓,他们又是从何处得到的这个消息呢?

    “那是因为仿制元青花不但需要上好的苏泥勃青料,还离不开优质的麻仑土。前些天我在龙兴公司开业典礼上碰到了山东硅化院的陈院长,据他讲这个姓季的早在几个月前就委托硅化院研制麻仑土的配方。可麻仑土早在明万历年间就已采挖贻尽,这配方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搞出来的。没有麻仑土,仿元青花当然也无从谈起了。”齐玉民得意地说道,“我们景德镇瓷器种类繁多,玲珑瓷、青花瓷、粉彩瓷、高温色釉瓷、薄胎瓷、雕塑瓷各具特色,对他这种刚刚涉足制瓷行业的人来说,选择一种烧制相对容易的瓷种方不失明智之举。而他却不知死活地研制去高温色釉瓷。

    高温色釉瓷是称得上我们景德镇公认烧制难度最高地瓷种,它是通过在釉料里加上某些氧化金属,经过高温焙烧后,产生窑变而显现出的色泽,影响色釉形成的不仅包括起着色剂作用的金属氧化物,还与釉料的组成、料度大小、烧制温度以及烧制气氛大有关系,其中任何一个因素发生细微的变化,都将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真接导致烧制失败。正因为它烧制极为不易。十窑难成一窑,因此它价格始终居高不下,也引得景德镇多少陶艺家醉心此道,可是你看看这些年下来,景德镇不知有多少陶艺家在这上面载跟头。--凤-舞-文-学-网--

    这也是我们齐家一直坚持搞雕塑瓷,却从介入高温色釉瓷领域的直接原因。”

    “荣福祥的雕塑瓷在景德镇大名鼎鼎,而齐总的远方卓识更是令在下佩服之至。我敬齐总一杯。”胡正伦不住地恭维道。

    坐在远处冷眼看着齐玉民吹嘘着半天离去,季凡邹着眉头问道,“老唐,我们龙兴公司与这个齐玉民好象是无冤无仇,他对我们公司成见怎么竟如此之深啊?”

    “树大招风,齐玉民外表看着斯斯文文,其实他气量狭窄。我估计是因为你抢了他的风头。本来荣福祥位居景德镇四大瓷业之首,他这个老总也是风光得很。可你来了以后,在拍卖现场力克丰利株式会社,压过他一头,接着建柴窑,兴办陶瓷之家,开业那天又是市长,又是故宫博物院地院长亲自剪彩,虽然龙兴公司在制瓷方面至今为止还没取得令人满意的业绩。但却已经被他视为头号劲敌。”唐俊神色凝重地说道,“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于这种喜欢在背后搞鬼的真小人,季总。你以后可要多多提防啊!”

    季凡白天一直泡里画坊里学习青花分水及各种纹饰的画法。都说熟能生巧,季凡已经练了一个多月了。可在瓷坯上进行绘画远远达不到那种收放自如随意流畅的感觉。这些天,柴窑又烧制了几窑瓷器,但还是由于窑温的原因,无一例外地全都烧成了废品。尽管知道这是研制高温色釉瓷器之路所要付出的代价,但看着花费大量心血和原料,尤其是价值不菲地松柴倾刻间化为乌有,却一无所获,还是让季凡颇为心痛。

    “坯房挑得白釉去,匣厂装得黄土来,上下纷争中渡口,柴船才拢槎船开。”开车前往管委会的路上,望着窗外随处可见公路两旁的瓷厂一片络绎繁忙的景象,季凡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昨天郑长林亲自打来电话,通知他到管委会来一趟,说有要事商谈。

    来到管委会楼下,季凡抬起手腕看了下,百达翡丽表时针准确地指向了八点三十分,此时正是管委会上班的时间,季凡伴随着上班的人群向楼上走去,细心的他发现楼下停车场似乎比平时多了几辆轿车。

    此时,齐玉民正端坐在郑长林地办公室内,与他言谈甚欢,季凡轻轻敲了敲门,“哎呀,季总,快请进。”

    齐玉民看见季凡地影,他马上站起来,象见到多年未碰见的老朋友似的主动走上前握着季凡的手,非常关心地问候道,“原来是季总,我听说你瓷厂最近点窑了,不知瓷器烧得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倒是烧得几窑,只是效果不太理想。”季凡淡淡地回答道。

    “噢,这烧瓷这种事是慢功夫活,也没有人一下子就能取得成功的,季总不必挂在心上。”齐玉民笑着说道,“郑主任,既然你们有事,那我先走一步,咱们改天再聊。”

    “来,季总快请坐。”郑长林地打着招呼,安排刘秘书给季凡沏茶。

    “季总。请喝茶!”刘秘书端着茶杯放到季凡面前,很识趣地离开主任室并随手带好房门。

    “季总,你来景德镇也有段子了吧?”郑长林象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错,时间过得真快,从三月份拍下这块地皮,到现在建厂投产也将近五个月了。”季凡品尝了一口茶回答道。

    “季总,对于你们龙兴瓷皇的发展管委会一直非常关心,我知道瓷厂进展不太顺利,我想困难只是暂时,以贵公司雄厚的实力一定会很快渡过难关的。”一大清早把我找来。不是光为了给我鼓劲的吧?尽管对此满腹疑惑,但季凡一直静静坐在那里没有开口。

    “季总,随着贵公司地不断发展壮大,在景德镇陶瓷产业园区的影响力剧增,本来,按照规定,早就应该将瓷业协会的会员。但由于你前期一直忙于公司地建设。再加上我前一阵子到外地考察,倒把这件事给耽搁了。今天正好瓷业协会举行换届选举,正好把你加入协会这件事正式纳入议程,你看如何呀?”郑长林说道。

    季凡看着郑长林脸上神秘莫测的笑容,猜不出他葫芦里究竟是卖地什么药,不过听他口气,表面上是征求自己地意见。可实际上恐怕早已达成了一致。加入瓷业协会倒是可以多结识几位同行。好象对自己没什么坏处吧?想到这儿,季凡谦逊地说道,“那我先谢谢郑主任了,只是实在不好意思,这点小事还让郑主任费心。”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季总现在是我们管委会的重要客户,你地事怎么能是小事呢?”郑长林听季凡已经答应下来,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时间不早了,马上就要召开瓷业协会理事会,咱们先过去吧!”

    季凡跟着郑长林来到旁边的大会议,只见里面已经坐了几十人,看见郑长林旁的季凡。这些人眼里充满了不知是同还是怜悯的复杂表。季凡在下面随便找了个靠边地位置刚要坐下。却被主席台上的郑长林叫住了,“季总。来,请到前面就坐。”季凡无奈之下只好来到第一排就坐。

    看到人员基本到齐了,坐在郑长林边的齐玉民低声请示道,“郑主任,人差不多齐了,你看可以开始吗?”郑长林点了点头。

    “今天在这里召开景德镇瓷业协会大会,就新一届瓷业协会进行换届选举。下面有请管委会郑主任给大家做指示。”齐玉民说道。

    “指示谈不上,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成员,可能在座的各位对他多少也有些了解,他就是龙兴瓷皇公司的季凡先生。”季凡站起面向大家点了下头。

    “今天到会的各位理事都是我们景德镇制瓷行业的佼佼者,景德镇瓷业地发展振兴离不开大家的努力。我衷心希望这次选举产生的新一届瓷业协会的领导班子能够发挥凝聚力和创造力,把我们景德镇的瓷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郑长林简明扼要地说道。

    “下面进行投票选举出新一届协会的领导班子,请大家认真履行权力,仔细填写好手中地选票。”齐玉民象是无意地向季凡坐着地方向瞄了一眼说道。

    很快选票发到了大家手中,季凡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候选取者名单里,罗列着到会的各位理事的名字,季凡的大名也霍然在列,而他所要做的是推荐会长、秘书长以及副会长的人选。尽管对这些人非常陌生,季凡还是按照要求填写了选票。

    为了显示公证,接下来就是当场唱票,郑长林宣读选举结果,人气很高的齐玉民高票当选为会长,秘书长则是红旗陶瓷的总经理魏宏声,接下来是一连串的副会长名单。

    郑长林抬起头略带惊讶地瞧了季凡一眼说道,“季凡!”,季凡听到他**到自己地名字时,不由一愣,心里一片芒然,我今天破例被吸收为理事,而且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个理事会,和在座的同行不要说相交已久,即使人名我都叫不上来,这些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地选我做副会长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