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紫口铁足的哥窑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人若有志,万事可为。--凤-舞-文-学-网--志之所趋,无远勿届,穷山复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无坚不摧。好男儿当志在四方,我很欣赏你这种勇气。”程汉章赞叹道,“景德镇那块地皮什么时候开始拍卖?”

    “具体拍卖时间暂时还没定下来。”

    “这次你是一个人走,还是和晚亭一起去。”

    “我准备自己先过去,等到景德镇那边稳定下来,一切走入正轨以后,再带晚亭过去。”

    “你辞职这件事还是先跟吴经理打声招呼,营业大厅有两个实习生在这里盯着,少你一个人倒是无所谓,还能应付过来。可你那个会计这个职位必须早做打算,好安排人手。”程汉章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我们师徒一场,聚在一起没多久,转眼又要分手了。”

    “师父,以后有时间我会常回来看望你老人家的。”程汉章对自己如同已出,回想起这阵子他对自己的教侮,一股暧流不涌上心头,季凡眼里升起了一团雾气。

    “我早就想到你小子得离开公司,却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吴文远望着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季凡颇有感慨地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安排大家给你饯行。”

    “年底之前有不少帐目、年终报表需要填报处理,我想等手头上的帐全部整理完,忙完这阵子就走。”

    出了经理室,望着公司里无比熟悉的环境,想到自己即将离开这里,季凡不免有些伤感。随着年关的临近,公司上下都紧张地忙碌着。做为财务人员,季凡更是忙得不亦乐乎,清月结,除了每月例行的正常核算,还要盘点公司一年的收入、支出况。制作资金平衡表、收益表等各种报表。

    经过这些天的仔细核算。总算是全部彻底搞定了,季凡望着堆积如小山般高的各种帐目,不由长出了口气,现在就等着新来的会计来进行交接了。

    此时,景德镇方面关于那块地皮的拍卖事宜也有了最近进展。唐俊打来电话告之他,拍卖时间定在来年的三月三,底价为八百八十万。

    看来拍卖之前,自己还得去一趟景德镇,办理相关地拍卖手续,预交拍卖押金,季凡结束了和唐俊地通话后不联想起下一步的打算。

    这个唐俊出于瓷业世家,家学渊源。此人虽然有滥赌好色的毛病,但在制瓷方面倒不失以一把好手,而且又是景德镇本地人氏,对景德镇当地的况比较熟悉,值得接纳并委以重任。

    闲下来时季凡忽然想起对参与竞拍的对手——本丰利株式会社地具体况自己尚不太了解,到哪能查到对手的相关信息呢?季凡思索了半天,想到故宫博物院的孙院长是国内瓷器方面的权威专家。他不但学识渊博,而且交友满天下。人脉极广,不如托他帮忙查找一下。

    想到这儿,季凡随手给孙明学打了个电话,“你小子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呀?不会又是找我鉴定瓷器吧?”孙明学在电话里打趣地说道。

    “孙院长有件小事,想请你老人家给帮帮忙。我想查找一下本丰利株式会社的有关资料。不知道是否方便?”

    “本丰利株式会社?”孙明学闻听此言在电话里声音不由为之一滞,“这是一家专门生产艺术瓷、工艺瓷的瓷业集团。--凤-舞-文-学-网--它与美国的瑞森瓷业集团、英国的道格陶瓷工艺总公司号称当今世界瓷业三大巨头。”

    季凡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隐约猜测到这个丰利株式会社多少很有来头,却没料到它实力竟然达到这种程度。

    “欧美国家地瓷业多为历史悠久的王室贵族或是根基雄厚的古老家族所创立,这个丰利株式会社亦不能免俗,它是由名列本十大财阀之一的伊贺家族旗下的产业。”孙明学接着说道,“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啊?”

    “景德镇陶瓷产业园区准备在明年天面向社会公开拍卖地皮的这条消息,想必孙院长对此一定有所耳闻吧?”

    “这条消息一经传开,众说纷纭,如今闹得是沸沸扬扬。我向景德镇的熟人打听过了,这几年不是提倡招商引资嘛,景德镇也顺应时代地发展,积极引进资金,这种做法本无可厚菲,可哪成想引来的却是小本。

    景德镇当地上到制瓷大户,下到瓷业作坊对此反响强烈,联名抵制小本在景德镇建窑制瓷。园区管委会为平息众怒,经过再三权衡,于是就弄出了这个公开拍卖地做法。景德镇近年些发展迟缓,管委会为了促进当地瓷业经济提速,招商引资本无可非议,但是什么事都应该有个限度。

    站在民族瓷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对于引进资这种做法,我实在不敢苟同。国内的瓷业已是辉煌不再,在国际市场上明显缺乏竞争力,不要说欧美,就是在亚洲市场,也已落后于韩国、本。我担心一旦本丰利株式会社这个瓷业巨头进入国内,必将使已经令人堪忧的国内瓷业雪上加霜,给国内市场造成巨大冲击。”

    “孙院长,我想与这个丰利株式会社竞拍那块地皮,你认为胜算几何呀?”

    “怪不得你向我询问本人的有关信息,原来你也准备参与此次竞拍。说句实话,你与本人之间地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如果那么真正有实力地企业家能象你这么做就好了。”孙明学叹了口气说道,“虽然希望不大,但我还是坚持你和本人真刀真枪地拼一下。只是非常可惜的是我不能给你提供财力上地帮助,不过在其他方面,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出面帮你协调。”

    “那我先谢谢你老人家了。”

    “你要的丰利株式会社的资料,我会马上安排专人帮你查找,有了结果我会传给你。”

    很快孙明学就将丰利株式会社的详尽资料传到了圣达典当行,季凡从人力资源部取回资料,发现里面居然还包括那个小林太郎的资料。于是他仔细地研究起来。

    此时位于东京效外的一所高级私人会馆内温暧如。这家会馆隶属于丰利株式会社名下,这里不但风景秀丽,环境幽雅,而且室内古朴典雅,别具韵味。它是专供公司内部高管疗养场所。

    小林太郎席地而坐与着和服的北原社长对弈,室内的陈设非常简单,榧木棋盘上地蛤蜊旧子在柔和而不失明亮地灯光映衬下闪烁着异样的神韵,耳中只听见下棋如飞的棋子落地声和几不可闻的呼吸声,在这样的环境里心无杂**地奕棋,对于酷围棋之道地小林太郎来说这绝对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可是今天的小林太郎状态却有些精神恍惚,他着笔的西装,正襟危坐。脸色凝重,心事重重,而坐在他对面的北原康琦则一付淡定从容的样子。

    这盘棋小林执黑先行,开局后他着眼于外势,而酷实地的北原在拿到两个角的实地后,在中腹治孤,大块白棋经过轻松处理后。黑棋顿时立显实地不足之虞。北原颌首微微一笑,“小林君。你要努力啊!”

    行棋感觉向来独到地小林闻言脸上不由一红,立刻振奋精神,思索片刻很快在左下角找到了攻击目标,黑棋凭借攻击将角地据为已有。

    “嗯,这样才有点味道。”北原点头称赞道。手上却毫不手软。白棋也成功地连成一片,此时棋局泾渭分明。双方进入了官子决胜的细棋格局。小林利用厚势点点积累,竭力化厚势为目,而北原的白棋官子小刀则满盘飞舞。

    双方的棋力本来十分接近,不分伯仲,奈何小林今不在状态,而官子又是北原最为擅长的格局。此消彼长,尽管小林极力补救,想挽回败局,但是由于前面亏空太多,小林见败局已定,无力回天,只好推枰认输。

    “小林君,你向来以棋风顽强著称,我与你下棋多年,从未见你主动投子认输过,象今天这个形倒是十分少见啊!”北原康琦目光如炬注视着小林太郎沉声说道,“中国有句古语,叫做一心不可二用。你是不是还在为在中国景德镇失手那件事而耿耿于怀啊?”

    “哈依,小林这次实在有负社长所托,请社长给予责罚。”小林太郎动作迅速地从站起来躬说道。

    “小林君,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还是坐下说话吧!”北原康崎眼里流露出怜之色说道,“小林君,想当年你从京都大学经济系毕业来社里时,还是个学生意气的小伙子,转眼间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你现在也成了社里地骨干了。”

    “这要多谢社长您的多年教侮。”

    “我是看着你从普通地科员,成长为科长,乃至于今天的部长。可以说我一直对你寄予很大的期望,对于你的能力我是十分清楚的,因此这次力排众议,全力支持你在中国景德镇发展瓷业。

    对于你此次在景德镇发展瓷业,董事会地成员颇有异议,他们认为在中国这个有些过气地市场环境里搞瓷业从商业投资角度上讲明显是失策之举,因此他们对你提出的在景德镇兴办瓷业地计划兴趣不大。我与他们的想法则截然相反,古老的中国是世界瓷器的发源地,而景德镇更是拥有几千年历史的瓷都,明清两代的御窑厂更是建立在那里。如今那里虽然大不如前,甚至有些败落,但是千年的瓷器文化沉淀和艺术底蕴尚流存于民间,甚至很多民间艺人手里有着几近失传的瓷器工艺流程和制作秘方,这些看似简单的制造工艺里面却蕴含着无限的奥秘,即使借助我们社里最先进的仪器设备和科技手段,也无法破解它。

    这次你在景德镇那里碰了钉子,这并不要紧,我要说的是中国人也不都是铁板一块,总是会有一些见钱眼开贪财好色之徒的,我相信只要你用用脑子,这些东西一定会被你挖掘出来的,这些古老的工艺一旦将我们丰利掌握,我们潜心加以研究。它一定能使我们本国的高精瓷的制作水平更上一层楼。它必将给我们社里带来丰厚地回报和无尚地荣誉。”北原轻呷一口清茶接着说道,“这次为了配合你在景德镇的拍卖活动,我特意调拨了一笔巨额资金,来全力支持你完成这个计划。”

    “谢谢社长对我的支持,这次我一定不辜负社长重托。早达到您的这个心愿。”小林太郎眼里流露出炙甚至有些狂的眼神,仿佛景德镇那块地皮也尽在他掌控之中,唾手可得。

    小林太郎拍卖所需地资金已有了着落,而此时的季凡却还在为拍卖的事而忧心如焚,这块地皮光底价就将近九百万,这件事反响颇大,到时候竞拍争夺一定会十分激烈,拍个几千万十分正常。可现在自己手上却只有一千多万,差得太多。到哪去筹集这么大一笔钱呢?季凡暗下决心即使这块地皮自己拍不到手,也要在园区里另外买块地皮,在那里建窑烧瓷。

    这天上班以后,他正坐在办公室里为筹集资金的事而凝思苦想时,却被程汉章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来,季凡我看你最近总是愁眉苦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为什么事不开心啊?”程汉章脸上带着淡定的笑容问道,“说出来听听。兴许我能帮你找到解决的办法呢!”

    季凡闻言不苦笑着说道,“唉,还不是为了竞拍景德镇那块地皮地事,拍卖时间已经定下来了,明年三月三。底价就是八百八十万。师父你想这件事闹出这么大动静。参与竞拍的人肯定少不了,激烈竞拍之下。这块将近十亩的地皮拍个几千万根本不在话下,可你也知道我现在手头上也就能有一千五百万,差得太多,到时候根本没法跟人家争啊!”季凡带着一脸苦笑说道。

    “你估计大约得需要多少钱啊?”

    “这事我也说不准,我估计往少说也得五、六千万才能跟人家争一争。”季凡想了想说道。

    “咦,师父你问这个干什么,莫非你能拿出这些钱。”说完以后他随即摇了摇头,从心里否定了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头,自己这是想到哪去了,这可是几千万,要是几百万兴许师父还能拿出来。

    “你来看看这件东西,看它是否对你能有所帮派。”程汉章从柜里取出一只制作精致的木匣轻轻放在桌子上。木匣为异常名贵材质上乘的紫檀木,不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季凡有些疑惑不解地望着程汉章。

    “你打开看看就明白了。”程汉章笑呵呵地说道。

    这外面地包装都这么名贵,里面的东西肯定也不会太差,季凡小心翼翼地拉开匣里,只见上面覆盖着一层红色地天鹅绒,掀开天鹅绒一看,里面静静地盛放着的一只瓷瓶,季凡仔细审视之下,不由一惊,“天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哥窑瓷器吗?”

    这只瓶呈折角八棱形,直口,粗颈内束,两侧附对称管状耳,腹的下部丰满,高圈足。通体施米黄釉,胎为沉香色。器面上形成黑色、米黄色浅线相互交织的开片纹,季凡知道这种开片纹是由于胎、釉地膨胀系数不同,而在烧制过程中自然开裂地,这种大、小不一的片纹结合就是古籍文献中所记载地所谓“金丝铁线”。在瓶的口沿釉薄处及足底露胎处,呈现出紫色与紫黑色的色调,这就是俗称的“紫口铁足”。

    季凡看见此瓶,不由想起了历史上关于哥窑瓷器的记载,哥窑是宋朝创烧的新品种,它是“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窑之一。相传此瓷是由南宋章氏兄弟首创,其兄章生一所主之窑,皆成白断纹,号百极碎,冠绝一时,这种瓷器由于造型古雅,制作工艺精湛,以釉层作碎裂纹而形成自然的美而著称,被世人视为稀世之宝,这种哥窑瓷器属于官窑瓷,大多收藏于宫中内府,民间也少见到,即使有一两件,也都是从宫中流传出去的,因此在宋朝时它就价倍增。

    这件瓷瓶的胎质精细、胎体厚重,修胎规整,曲线柔和自然,釉汁纯净,釉层均匀,瓶晶莹光净,烧制工艺技术精良,造型典雅,形制别致,倒称得上是件品相上乘的哥窑瓷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