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联合抵制日本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先祖在景德镇御窑厂督陶时间长达30余载,不但亲自精美绝伦的瓷器精品,而且他结合自己多年潜心钻研陶务之心得,先后编写出《陶务叙略》、《陶冶图说》、《陶成纪事》等著作,至今仍被景德镇德镇瓷业人士奉为圣典。--凤-舞-文-学-网--”唐俊眉飞色舞地炫耀道。

    “传闻您先祖当年曾经专门编撰了本集瓷器窑务之大成的《榷陶窑务手札》,可否取来让我们一饱眼福啊?”问道。

    《榷陶窑务手札》可是先祖当年呕心沥血之作,里面记载着唐英终其毕生精力,归纳总结出烧制各种瓷器的工艺工序要旨,一直是唐家不传之密,他们又是出何而知的呢?

    这部《榷陶窑务手札》确实在自己手上,因为知道它太过珍贵,即使自己现在已经沦落到这副样子也没舍得拿出来卖掉它。

    看样子这两人是有备而来,对此是志在必得,绝不能让他们得手。想到这里,唐俊装做一副很沮丧的样子,“唉,别提了,你说的那本书由于是先祖传下来的遗物,一直被我们家里人奉为至宝,只是非常可惜的是十年动乱‘破四旧、立四新时’被红卫兵从家中搜出焚毁了。”

    “这倒确实可惜,既然如此,多有打扰,我们告辞了。”周颖和小林太郎起离开了唐俊家。

    “老唐,这周小姐开出的价格这么人,你怎么一点不为所动啊?”季凡从卧室里走出来问道。

    “老弟。在别人的眼里我可能是个整天吃喝赌,只知道安逸享受。我这个人虽然一无是处,但做为一个中国人,我不说什么国,最起码地民族气节还是有的。说句实话,我最痛恨小本了。当年他们侵略中国,烧杀掠,坏事干尽,时至今都拒不向中国人道歉。你说我怎么会为这种卑鄙无耻之徒服务呢!”唐俊慷慨激昂地说道。

    “行啊,真没看出来呀,你还有骨气呀!”季凡使劲拍了下他的肩膀兴奋地说道。

    这几天在季凡亲临现场的监督下,唐俊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件瓶子的修复工作中,饿了干脆叫份外卖。困了倒上眯一觉。经过连续三天的激击奋战,终于将这件瓶子彻底搞定了。

    这件斗彩瓶修复得非常完美,和原来地瓷器几乎一模一样,拿在手里,如果不借助放大镜,光凭眼很难发现,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境地。--凤-舞-文-学-网--季凡对唐俊精湛的修复功力甚为满意,“老唐,这两天辛苦你了,走,收拾一下。

    我请你吃饭,顺便把钱划给你。”

    “这几天可把我憋坏了,咱们先到乐平吃狗,然后我再到龙缸弄大战三百回合。

    “寒冬至,狗肥。”时下正是吃狗的黄金季节,香喷喷的狗鲜味四溢,会让您垂涎三尺!这家乐平狗馆位于景德镇市广场北路梨树园小区右斜对面,据唐俊讲它是景市第一家以经营乐平狗为特色的酒店。

    一座古朴别致的新铺面红杏出墙。分外惹人注目:只见那绿色的瓦檐下悬挂着一块鎏金大匾。那青莲底色地牌匾上楷书着‘乐平狗馆‘五个大字。这家狗馆环境古典优雅,独具特色。一排十几间清雅幽静的暖阁被陈设得藏而不露,雅而不俗,小圆桌洁白的台布上摆放着景德镇餐具;墙壁上恰到好处地悬挂着一些唐诗宋词,间或点缀着几幅淡墨山水,缕缕阳光透过浅绿色的塑料纤维顶棚,给室内涂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阵阵悦耳的立体声电子音乐轻轻扣动着人的心扉;偶尔,不知从什么地方竟然还飘来了淡淡地幽香,细心察看,原来是台几上的塑料盆景被洒上了香水,店家真称得上是别具匠心了

    季凡两人打车来到这里时,已是中午时分,饭店的生意特火,各型包间已全部满员,两人只好在外面的大厅里打了个空位坐下。

    “狗可是好东西啊,尤其是在冬季,它更是温补的佳品,你没听说“肥羊抵不上瘦狗”一说吗?”唐俊拿着菜谱一边点菜,一边向季凡卖弄学问道,“这东西有补肾、益精、温补、壮阳等功用,对我们男人来说可以说是绝佳地补品,老弟,一会儿你多吃点,晚上回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唐俊毫无顾忌的向季凡传授着自己的心得体会,他这一番话不但令季凡颇不自然,而且把站在旁边记菜单的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也弄了个大红脸。

    采用传统古法精心烹制的阳狗风味独特地道、色泽鲜亮、汁浓味鲜、醇香扑鼻、质韧而不、烂而不腻、倒是让季凡一饱狗之口福。浓香味醇、香脆可口的香毛尖基围虾亦让季凡为之食指大动,配着当地名酒樟树四特曲,倒也是令人无比痛。

    两人正吃得开心之际,邻桌来了几位客人,显然和唐俊甚为稔熟,不约而同地和他打着招呼。其中一个材有些高大魁梧的红脸大汉更是直接来到了唐俊边。

    经唐俊介绍季凡方知原来此人名叫薜金良,是景德镇上一家小有实力地瓷器作坊老板,“薜哥,咱哥俩可有子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难得碰到一起,陪兄弟我喝点。”唐俊给他倒上一杯酒兴奋地说道。

    “没问题,今天哥哥我高兴,陪你好好喝个痛快。”薜金良非常豪爽地说道。

    “看薜哥你们几个满脸喜气地样子,莫非是碰到了大主顾,做成了一笔大生意。”

    “这件事比做生意赚钱还要令人感到痛快。”邻座与薜金良同来地一位小伙子插话道。

    “小四说的没错,这地确是件令大家为之一振值得开怀畅饮的喜事。”薜金良说道。

    “薜哥你就别在这里卖关子了,快说到底是什么喜事让你们这么开心?”唐俊急切地问道。

    “小本要在我们景德镇开公司建瓷厂这件事你总该听说过吧?”

    “唉,我多少听着点风声。”唐俊心想小本都找到我家里来了,我能不知道吗?

    “小本这些年在瓷器制造业上发展很快,生产的高精瓷非常抢手,在当今的国际市场上已经占据了一块不小的市场份额。可现在本人不满足于眼前的既得利益,而是虎视眈眈盯上了中国这块广阔的市场空间,这次本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准备将景德镇做为占据中国瓷器市场的立足点,进一步蚕食中国的市场空间,其用心可谓险恶习。”薜金良不无担忧地说道,“这个消息传出后,我们瓷业协会连夜召开了全体会员大会,并在一起紧急商讨了对策,采取了联名到管委会上诉的方式,来抵制本人进驻我们景德镇。经过我们这几天坚持不懈地上访活动,管委会方面终于松口,决定对准备用来招商那块地采取的拍卖,进行公开竞拍,你想只要有人出资高于本人,小本的这个谋不是就彻底泡汤了吗?你说这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薜哥,你把这件事看得太简单了。”唐俊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已威风。本人这次是有备而来,肯定是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资金实力雄厚;反过来我们景德镇这些年发展速度缓慢,很多瓷器企业勉强维持生计,有实力与本人相抗衡不说没有,也是屈指可数。况且即便有人具备雄厚的资金实力,又有谁心甘愿花这么大一笔钱去与本人夺取这一块闲置的土地呀?”

    “你的话不无道理,实在不行,我们瓷业协会的同仁拧成一股绳,大家就是凑份子集钱也要和小本一争高下。”

    季凡听了这话心里不免有些激动不起,看来在对抗本人入侵中国市场这件事上,大家的绪都十分高涨,令人钦佩啊!我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呢?他不暗自思索道。

    “你们大家用心良苦,可是这几年景德镇都快成了地摊货,根本卖不上价,大家的子也不太好过吧!就拿你薜哥来说,就是让你砸锅卖锅又能拿出多少啊!”唐俊非常理解地说道。

    “难道真是让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小本占领我们的瓷器市场吗?”薜金良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小本之所以要在景德镇建厂,我看绝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这么简单,依我看是想从我们这里窃取代代相传的制瓷工艺。”唐俊联想起周颖曾带着本人来家中求购的形,不脸色凝重地说道。

    “是啊,我想吸引他们的不光是这些绝对严谨、流畅、与时间共舞的几近失传的神奇技艺,还有那些古老传统的制瓷设施。你比如说古老的柴窑。”薜金良说道。

    “薜哥此话在理,虽然今天科技技术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准高度,但是这些技术依然无法解释和还原瓷器在柴窑炉火窑变时的那种天然偶成之谜。

    柴窑烧制出的瓷器在窑变中呈现出的的温润如玉和色彩斑斓的意境,艺术效果几乎达到了天然赐予的境界,这不仅集中体现了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核心精神,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甚至抗拒一种全部人为艺术和创作,这可能是最令奉行瓷道的本人为之着迷痴狂的地方。”唐俊精辟地论述道。

    “我想你们两位可能还忽略了一个精神层面上的因素。”一直默不作声的季凡突然开口说道。“什么还有精神层面的?”唐俊疑惑不解地问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