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让人跑得快的瓷器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这可多了去了,有瓷碑长廊、祖师庙、风火仙师、致古瓷窑遗址、龙珠阁、三宝蓬水等景点,如果你想找这些地方都走完的话,最快也得三天。--凤-舞-文-学-网--”老王甚为稔熟地介绍道。

    三天时间可有点太长了,季凡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王师傅,我时间有限,你还是找个比较近的地方我走马观花看看好了。”

    “那好吧,咱们就先到风火仙庙去看看吧!这风火仙庙里,供奉着陶瓷业的保护神童宾。那还是在大明万历年间的事,当时太监潘相奉旨来到我们景德镇,督造一件特大瓷器。瓷器特大,工艺特难,工期特短,而且这个监工的太监潘相又特别穷凶极恶。如此‘四特‘,致使它烧制成功的希望极为渺茫,先后经过无数次试验,均宣告失败,窑工们挨打挨骂,还要挨饿。整个官窑上下,一片绝望。童宾是这里的一名普通的窑工,此时也是无法可施,每每夜宿窑外,难以成寐。他无意间从民间传说中得到启发,决心把这个传说变为现实,用自己的体来做一次试验,等到烧瓷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童宾对天三拜,然后大喊一声,纵向烧得正旺的窑火中跳了下去。童宾死了,而这件大瓷器却终于烧成了。工友们收其遗骨,埋葬在凤凰山上,大家为了寄托对他崇敬的哀思,为他在窑厂内修建了风火仙庙。从此。他就成了一位瓷业之神。”王师傅说话间,已把季凡拉到了市政府礼堂对面地风火仙庙前。

    季凡信步走进庙内,西院墙门楣的上方高高悬挂着“佑陶灵祠”青花瓷匾,它镶嵌在四周的缠枝番莲纹和中间的字为青花,印为里红。字、印都阳文凸出,规整精工、清秀健俊,分朱饰白有致,正是雍正九年仲冬督陶使唐英为“风火仙庙”所书。

    居然是唐英亲笔手书,望着瓷匾右上角腰园形引首印“古柏堂”和下款两枚方栏篆书“唐英之印”、“俊公”章落款,季凡对于这个制瓷史上最不同凡响的督陶官不由肃然起敬。

    唐英是清代关东沈阳人,隶属汉军正白旗,幼年时就供役于养心做包衣。所谓包衣说白了就是皇帝地家奴,他在宫中侍从康熙皇帝一干就是二十余年。雍正六年,他因为办事干练受到怡亲王的极力推荐,而被派驻景德镇御窑厂协助年希尧办理窑务。唐英本是个文人墨客,诗文书画无所不精。可对于瓷器烧造方面完全是一窍不通。来景德镇之后,他用了三年的时间,谢绝一切社会活动,和工匠们同吃同睡,从泥巴开始,一直到最后的绘画。--凤-舞-文-学-网--潜心钻研,到雍正九年时,他已经从一个外行变成技艺精湛的陶瓷业专家。乾隆元年,由于年希尧被革职问罪,唐英成为了正式的督陶官。陶窑史上称其督陶期间景德镇所制的瓷器为“唐窑”。“唐窑”产品被公认是瓷中珍品,无论在品种的仿古创新方面还是在器物地制作技艺方面,都达到了空前未有的水平。唐英前后督陶二十余载,对“清三代”雍正、乾隆两朝的瓷器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

    “走。先去找个地方住下来。”季凡在庙里转了一圈,望着车内大包小包说道。

    “我看象你这样的大老板,只有住那种高级地大宾馆才符合你的份啊!”老王笑嘻嘻地说道。

    季凡心想自己带着这么些东西还是住在上档次的宾馆才比较稳当,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

    来到位于昌南大道的五星级紫晶宾馆,开了一个单人间的标准客房,把零零散散的东西转移到客房里,季凡看了下时间,此时已近中午,于是对着老王喊道:“走。咱们先去吃点东西,下午你也别去拉活了。接着跟我跑,给我来当向导吧!”

    “那敢好啊!”老王一听当时高兴坏了,难得碰到这么一个出手阔绰地主顾,于是带着一脸媚笑极力向他推荐道:季老板,你难得来我们景德镇一回,我们去吃我们景德镇最著名的传统名菜——瓷泥煨鸡如何?”

    “这瓷泥可是制瓷的原料之一,居然还能用来做菜,这我倒是头回听说。”季凡带着一脸启盼之色地说道,“你这个主意不错,咱们中午就品尝这瓷泥煨鸡究竟是什么样的味道。”

    来到一个干净幽雅的小馆子,点了几样当地的特色菜,借着上菜的间隙,老王开始滔滔不绝地向他炫耀起这道瓷泥煨鸡的做法,“这道菜可以说是瓷工的发明创造,过去景德镇地瓷工在逢年过节时,喜欢将嫩鸡去毛、破腹后,在鸡腹内填满猪末及生姜、葱花、麻油、食盐之类的佐料,用荷叶包扎好,然后将绍兴老酒淋入瓷泥中,拌匀后,用含酒的瓷泥将嫩鸡及荷叶团团裹住,再将

    刚开窑的窑内的塾渣中,煨烤十个钟头左右,便可瓷泥与荷叶,即可食用,这种方法做出的鸡,浓香扑鼻,味道鲜美,骨酥烂,极受人们欢迎,后来一些菜馆在总结瓷工们这一烹调经验的基础上,又创出了更为先进的煨烤方法,一直流传至今。”

    随着香气四溢的瓷泥煨鸡端上桌,季凡夹了一块鸡品尝了一口,果然如老王所言,鸡鲜嫩,酥烂离骨,季凡是赞不绝口。碱水炒鸡蛋,由于加上一点雪里红,味道也别具特色,居然炸着吃地油炸馄饨也让季凡大开眼界。这顿饭吃得酣畅淋漓,季凡连呼过瘾。

    —

    “走,咱们到龙珠阁瞧瞧去。”想到此行的目地,季凡冲着老王说道。

    市中心珠山之颠的龙珠阁红墙黄瓦,重檐飞翘,秀丽端庄,气势恢宏。明、清王朝曾在此设立御窑厂,并派督陶官距此坐镇,监造皇宫用瓷,该阁遂成为御窑厂的代表建筑,后逐渐衍化成景德镇的标志建筑。自已乐

    自已从大老远特地赶来,本来是想在龙珠阁找个修复古瓷的高手,来修复那件带有环形冲的成化斗彩瓶,可哪成想这龙珠阁只是个建筑物,这让自己上哪里去找人修复瓷瓶啊?季凡不大失所望。

    老王见到季凡一脸郁闷地立在当场,有些不解地开口问道,当他听说了季凡此行目的后,不由笑了,“季老板,我还以为你为什么大事而发愁呢?据我所知,淅江路有个酒吧是我们景德镇瓷业人士经常出入的场所,你到那里打听一下,兴许会有所发现呢!”

    “你怎么不早点说啊!那咱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是去吧。”季凡急切地催促道。

    “季先生,你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老王好整无瑕地说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才几点,人家酒吧现在还没营业,我们上哪去找人啊!”

    季凡一看时间才一点多钟,这才想起酒吧一般都是傍晚才开始营业的,现在距酒吧营业还有好几个小时呢,也不能这么干耗着,于是他提出到卖瓷器的地方逛逛。

    “山色川光南国天,珠峰千仞绿江前;萧萧伫立秋云上,多是龙携出玉渊。”晋代有位诗人曾这样歌颂过景德镇的美丽景致,令季凡对景德镇充满无限向往,可是当他坐在车里途经中华北路时,被古老破旧的街景所震惊。这里显然要比黄山市差了一截,空气污染严重些,街道脏乱些,树木绿地少的几乎没有。

    来到国贸广场,这里有家瓷器专卖店,名字起得非常别致,名叫“跑得快”。店里出售的大多为一些诸如笔筒、花插之类的小件瓷器。随口问了个价格,倒也便宜得惊人,季凡仔细审视之下,却发现这些瓷器无论从花色、品种、款型上来看大多过于传统,而且做工十分粗糙,印花不是有断的就是模糊不清的,想在里面挑几件品相好点的瓷器都很困难。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景德镇生产的瓷器,季凡心里极度失望,于是十分不理解地问道:“老板,你们店里怎么不进点品相好点的瓷器啊!”

    长着一脸横满脸凶相的又矮又胖的老板板着脸上下打量了季凡一番,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家的货便宜惨了,只希望能走些量,薄利多销嘛!”

    “老板,恕我直言,你这货品种有点过于单调,而且这品相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啊!”季凡非常委婉地劝说道,言外之意是说你这进的货这么差,如果卖不出去,不都得烂在手里啊!

    季凡这话本是出于好意,可是这老板听在耳里却觉得非常刺耳,他使劲地瞪了季凡一眼,

    “我家店的货价格便宜公道,在这条街上是出了名的,每天都会有专捡便宜的人跑来大理的拿货。”

    正说话间,门外走进一个大汉冲着他喊道:“老三,给我拿二百件货。”

    老板听到喊道,脸上难得地露出了笑容,“是老张啊,看样子,你上次进的那批货卖得快呀!”说到这儿,他有意无意地向季凡这边扫视着,“哎,老张你说这也不知是哪里冒出一只大个苍蝇,在我面前嗡嗡地飞来飞去,真是讨厌死了。”

    “老三,你可真会开玩笑,这么冷的天哪来的苍蝇,我怎么没看见。”

    “你瞧,它不是还在那里吗?”

    季凡见他用手指着自己,心想这老板实在太可恶了,自己本来好心奉劝他,他却把我当成了苍蝇,想到儿他摇了摇头以飞快的速度跑离开了这家瓷器店。跑得快,原来是这么让人跑得快啊!他望着门口的招牌不住苦笑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