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想不到的典当年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走了上午最后一个来典当的顾客,季凡看了下时间已时了,刚准备坐下来歇一会儿,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耳边响起吴文远宏亮的嗓音,“季凡,请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凤-舞-文-学-网--”

    经理室内,吴文远和程汉章两人正低头交谈着什么,吴文远冲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季凡,刚刚接到省典当协会的通知,省里定于这个月的22至25,在安徽省黄山市召开备派程主任去参加这次年会,可程主任的境界很高啊!他说这种会议他已经参加过好几次,工作是大家一起干的,好事不能总让给他一个人独享,于是他向我推荐了你。你来公司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在常工作中,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实际业绩都比较突出,因此我也同意了程主任的观点,由你代表公司去参加这次年会。”

    季凡对此感到非常意外,“谢谢吴经理对我的关心和厚,只是我来公司时不多,对这份荣誉实在有点受之有愧。”

    “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闯一闯,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参加年会的都是业界颇具实力的典当行,这每年一次的年度实际上也是为各个典当行提供互相交流经验切磋学习的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呀!”程汉章语重心长地说道。

    由于明天就要启程出发,吃过晚饭。苏晚亭来到楼上非常细心地把毛巾、牙具、以及随所要携带地衣物整齐地码放在包里,“你明天准备怎么走啊?”她向端着一本交通手册正聚精会神地查看地图的季凡关切地问道。

    “我坐火车走,有一趟从北京开往福州的特快列车,中途刚好经过黄山,我已经托老马给我订了一张卧铺,也就几个小时就能到地方。”季凡用手指点着地图微笑着说道。

    “东西我都已经给你装在包里了,你自已一个人出门在外当心哪!”苏晚亭说道。

    “刚才我查看了一下地图,黄山离景德镇很近的,才不到200公里,也就三个小时的路程。--凤-舞-文-学-网--这次开完会我准备顺道到景德镇去逛逛。”季凡随口说道。

    “景德镇?你到那里去做什么?”苏晚亭不解地问道。

    “还不是为了这件带冲的瓷瓶。”季凡说着到书房的书柜里取来那只花二万块钱从平安镇淘来的斗彩卷叶纹瓶。

    “质白润如脂似玉,还有这米糊底,这可是非常典型的成化官窑青花,这种成化年间官窑产的斗彩瓶数量稀少,它极为珍贵,如果没有冲地话即使拍个几千万也很有可能啊!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从来没见你拿出来呀”苏晚亭问道。

    “唉,别提了,这件瓷瓶我当时也是看它是开门到代的成化瓷器,就买了下来准备找人修复,然后再高价卖出。哪成想由于它修复难度极高,在龙江市根本没人能修复它,反倒成了鸡肋。这弃之不舍,食之无味,着实让我好一阵子郁闷,就一直放在柜里没有轻易示人。”季凡苦笑着说道,“听说景德镇龙珠阁瓷器高手云集,于是准备带着它碰碰运气,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吧!”

    “制作如此精美的瓷器。却带着一个环形冲,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但愿此行你能偿所愿,让它重新绽放出光彩。”苏晚亭安慰道。

    “晚亭,我要出远门了,不知道我不在你边这几天,你想不想我呀?”季凡眼里带着炙的眼神注视着她。

    “当然想你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人家对你的一片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呀?”苏晚亭含脉脉地说道。

    “光说不行。你得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我好久没有寻找点灵感了。今天我可要好好补偿一下损失。”季凡说着把苏晚亭紧紧地搂在怀里。

    第二天。苏晚亭黄欣怡二人结伴而行,开车把季凡送到车站。“送君千里,终需一别。两位美女请回吧!”季凡向两人挥手道别,然后登上了西行的列车。望着干净整洁的卧铺车厢,季凡心里不由感慨万千,说起来自已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坐卧铺。想当初考入龙江大学的时候,为了给家里省钱,自已坐着两天硬板到站。

    人熟好办事,老马一个电话果然好使,硬是给自已挤出了一个上铺。卧铺车厢与季凡比较熟悉的硬板

    是不同,车厢里非常干净,空气通畅,绝无硬板车厢患令人窒息地感觉,被罩、枕巾、单都是刚换洗过的,季凡对此非常满意,先把包放好,然后坐在窗边兴致勃勃地向外面望去,到处是村庄,此时秋收已过,一家家房顶晾晒着玉米,田里是冬小麦的绿苗,还有枯黄地玉米秸,

    进入安徽地界,眼前却是另一派景象,田野里一片绿色,一村接一村的老式房子多是白墙黑瓦,也有不少新式小楼,两层或三层,方头方脑,包着各色瓷砖。许多人家院里都冒出一棵两棵柿子树,树叶已不多,剩下许多大柿子挂在树枝上。路过一片山区,算来应该是黄山的余脉,绿水青山,人家稀少了许多。山上多毛竹和细瘦的杉树,山脚是一片片茶园。傍晚的金黄直看到太阳落山,田野才慢慢地暗下去。

    夜色沉沉之下,火车终于来到黄山市,季凡拎着包下了火车,刚出站台他就被一群上来揽客的出租车司机给团团围住,“先生,要住店嘛,坐我的车走吧,”季凡对这些过份地出租车司机明显有些不适应,他迅速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用手指着一个四十多岁,外表长得比较忠厚的司机说道;“我就坐你车了。”

    其他司机见没了生意,于是纷纷散去,季凡坐上车向司机仔细打听才知道,这里是黄山市,距真正的黄山还有60多公里的路程开会的酒店,来到酒店先到大会会务组签到交会费,办理入住手续领了房卡。季凡分到的是二个人的标间,由于季凡来得早,同房的另一位典当行的同仁还未到。季凡上楼冲了个水澡,洗去一路地风尘,然后穿戴整齐地来到楼下,“请问你们这里都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啊?”他向站在吧台里地服务员问道。

    “先生,你是想找个女孩子玩玩吧?”服务员上下打量了季凡一眼问道,心想这个人长得人模人样,原来也是个好色之徒。

    季凡一听不哑然失笑,知道对方误解了自已地意思,于是连忙解释道:“我问的是你们这里卖土特产地地方。”

    “你问的是这个啊!”服务员红着脸说道,“你如果想买东西,我建议你还是到屯溪老街比较好,来黄山的游客几乎必先到此地。那里卖的多为我们当地特产,象什么祁红、候魁、毛峰、毛尖茶叶、笋干、蘑等等应有尽有。”

    “有没有卖古玩的店铺啊?”古玩他是最感兴趣的,这当然一定要问清楚。

    “那条主要街道‘黄山中路’街道两旁卖什么的都有,古玩店也应该有吧!”服务员不确定地说道。

    “谢谢你的指点。”季凡说着走出酒店,腹中有些饥饿的他找个家老店铺,老房子,老门脸,老式的桌子板凳。

    饭呢,当然也要尝尝老风味徽菜。服务员小姐使劲推荐徽州头号名菜‘臭鱼’,说是特殊制法,先要腌上几个月,闻着臭吃着特别香。季凡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点了道自已曾经品尝过的徽州名菜‘炒毛豆腐’,因为服务员一再保证绝不是‘长了毛的豆腐’,一点都不臭,味道还算可以。另外点了个‘黄山一绝’,等到服务员端上来一看季凡不有些大失所望,原来就是炒厥菜,硬硬的没啥好吃。还点了个‘老徽州炸酱’,我想当然的以为是炸的什么东西,加了酱味,就像‘无锡骨头’,说是骨头其实以为主。谁知此菜上来,还就是实实在在的一碗酱,加了点笋丁豆干丁,死咸,足能送下两斤面条。这怎么能当菜吃呢?捞了两筷子,再也没动。只有一道烧小塘鱼还行,虽然鱼小刺多,但味道很鲜。就这么几个菜码不大的小菜,居然花了一百多块钱,令季凡产生受骗上当的感觉。

    吃过饭季凡原本准备到屯溪老街去逛逛,可看到天色已晚,于是打消了这个**头,决定先回酒店,明天再去闲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