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颇具争议的碎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阳湖畔的紫云山庄,“韩总,好消息!那小子终于撑经将那块柴窑碎瓷交给了华信拍卖行,准备在这个月的秋季拍卖会上公开拍卖。--凤-舞-文-学-网--”马超群满脸堆笑地对韩笑石说道。

    “噢,这倒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原以为这小子能多坚持一阵子,却没料到他这么快就放弃了。”韩笑石不无惊讶地说道,“不过他将这东西委托给华信拍卖行这种实力一般的拍卖公司来进行拍卖倒是有点令人费解。”

    “不错,韩总我也觉得他的这个举动颇有些令人生疑。”柳泽铭微邹眉头说道。

    “老柳你居然与我有同感,快说来听听。”韩笑石饶有兴致地问道。

    “韩总,这些年来我一直跟随在您边,对于艺术品拍卖这行我耳熏目染,或多或少对此有所了解。作为艺术品交易平台的拍卖公司可谓是等级分明,从小拍到中拍再到大拍,价格自然也一路水涨船高。

    老马,如果换作是你的话,象柴窑碎瓷这种价值连城的珍品你会将它交给谁来拍卖呢?”柳泽铭说道。

    “那当然是交给规模较大的大型拍卖公司来拍卖了,人家的实力雄厚,而且市场号召力大,与之相对应拍卖的价格也高啊!”马德才毫不迟疑惑地说道。

    “老马,这就对了。华信拍卖行在龙江市拍卖界倒是能占据一席之地,但放眼国内,其公司的拍卖水准及规模勉强够中拍的水平,北京、上海等地比它规模大的拍卖公司不在少数,可这姓季的小子却为什么偏偏将这样一块碎瓷珍品交给华信拍卖行这种小公司来拍卖呢?这根本不符合常规呀!如果说仅仅是他对于拍卖这行的规则不太明白而造成的失误,那倒还能让人理解。但别忘了还有一个在这行浸几十年的程汉章在背后给他指点呢?他师父程汉章可以说是古玩收藏界的权威人士,经验异常丰富,你想程汉章他怎么会犯这种非常幼稚的错误呢?”柳泽铭入木三分地分析道。

    “柳经理难道说这里面有诈?”马德才问道。

    “你还不算糊涂。--凤-舞-文-学-网--”韩笑石冲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我猜这小子肯定是弄了块赝品,企图蒙混过关。他居然想玩金蝉脱壳,这算盘倒是打得满精明。可是事绝不象他想象地那样简单,对这块柴窑碎瓷感兴趣的买主不止一家,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怎么把这回戏唱完。”

    北京故宫博物院小型会议室,此时几个国内瓷器鉴定的专家手里拿着高倍的放大镜正围坐在沙发上,对着桌子上放着的一张青瓷图片进行着激烈的辩论。

    “从这块碎瓷的神韵看,我确定它时间绝不晚于元代。”

    “嗯,从颜色看。它的釉色呈天青色,符合柴窑瓷器色地基本特征,我看有些象是柴窑瓷器。”

    “色呈天青色的古瓷绝不仅仅只有柴窑瓷器一种,你这么过早下结论未免有些太武断了吧!”

    “只是可惜这块碎瓷不是底足。没有办法从中进行更是细致的推敲。”

    “是啊,就算不是底足,如果上面能有堂名款也好啊,最起码从款识的名称、采用何种字体以及字体大小这些细致特征上也可以寻找出相关信息啊。”

    “唉,这仅仅是一块残瓷,如果要是全器地话,倒是可以好好推敲推敲。毕竟史书上关于柴窑瓷器这方面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

    “资料记载廖廖无几,而且不但全器没有流传下来,就连一块可以用来比照借鉴的残瓷也没有。”

    “刚才大家各抒已发畅所言,讲得非常好。我觉得大家讲得不无道理。作为至今没有发现窑址和完器的柴窑,这块碎瓷虽小,但它本所蕴涵的价值自是不言而喻。”戴着高度近视镜,梳着一成不变三七式发型,体有些瘦弱的孙院长环顾了大家说道:“柴窑碎瓷已经一百多年没在市面上出现了,我倒希望它是件真品。我对这块碎瓷的主人非常感兴趣,因此特地向受理拍卖这块碎瓷的华信拍卖行打听过了。托拍这块瓷器的主人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他的眼力却相当惊人。我想大家或多或少应该听说十八居士这个人地名字吧?”

    “孙院长

    是元代那个一向以淡泊名利离经叛道而著称的书画兼师吧!”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

    “不错,正是此人,十八居士这个人制作的瓷器不但少之又少,而且非常冷门生僻。即使是玩瓷多年的老手见到它,也可能只是把它当成很普通地民窑瓷器,就连如此生僻的瓷器都被他鉴别出来,你们大家说这小子的眼力如何呀?”孙院长说道,“从他能鉴别出十八居士瓷器这种过人的眼力来看,我认为这次他送拍的柴窑碎瓷也极有可能是真地。因此我决定亲自去一趟龙江市。”

    龙江市圣达典当行,季凡正在大厅里忙碌着。马超群给他打来电话,季凡忙着接待前来典当的顾客随手挂断了他的电话,打发走最后一位顾客后,他这才倒出时间往回拨了过去,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马超群略带埋怨的嗓音,“你小子可真牛啊,连我的电话居然都敢不接。”

    “马哥你可是我的财神爷,我哪敢拒接您地电话呀!这不是刚才单位这头忙嘛!”季凡陪着不是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老弟,这次哥哥我的公司托你那块碎瓷的光,如今是风头正劲呀!”马超群笑嘻嘻地说道:“这几天我公司的电话都打爆了,每天都有很多私人收藏家和拍卖行打来电话询问那块碎瓷的有关事宜,这次的动静可不小,听说当今世界瓷器制造业的非常著名的几大巨头对你这块碎瓷兴趣极大,特地派专人从国外赶过来,准备竞拍这块碎瓷。”

    “都有哪几大瓷器制造业的厂家呀?”季凡心里暗自一惊,心想这下坏了,居然连老外都被惊动了。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就连北京方面都震惊了,故宫博物院特地打来电话。非常详细地咨询了此事,对了,他们还有意询问了托拍人的具体况。按照规定我们公司本来不应该将你的有关信息透露给别人,但是你知道故宫博物院的特殊背景,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实话实说将你的况如实告诉他们了,我想他们很有可能亲自上门去找你,老弟你不会因此生我的气吧!”马超群有些讪讪地说道。

    “怎么会呢?这一关肯定是要过的,正好由他们来担任鉴别瓷片真伪的主角好了,这样更有说服力。”季凡平静地回答道。

    他和马超群结束了通话后,想了想打探消息这种事包大兴最拿手了,于是他接着又给包大兴挂了电话,“包大记者,最近忙不忙啊?”

    “唉,别提了这几天我都快忙死了,我们龙江市出了一条特大新闻,我想你不会一点也不知道吧?”包大兴说道。

    “噢,是什么新闻啊!”

    “最近有人拿着一块柴窑瓷器碎片到拍卖公司拍卖,说起来真是神奇只有巴掌大的碎片据说价值连城,这可是条能上头版的新闻,因此台里安排我和同事这两天跟踪报道这件事。”

    “噢,原来是这样啊!”季凡强忍住笑意随口说道,心想如果我告诉你这东西是我托拍的,不知他作何感想。

    “对了,我都差点忘了,你小子可是这方面的行家呀,你说说这东西能值那么多吗?”

    “也许吧,古玩收藏这行讲究的是物以稀为贵,可能是它的存世量稀少吧!”季凡说道。

    “我明白了,怪不得这么人对它趋之若鹫。说了你也许不会相信,以生产高精瓷著称的几大瓷器制造商这次都不约而同地派专人前来,意图非常明确就是要拍下这块瓷器瓷片。这其中有来自本伊贺家族的丰利株式会社、美国瑞森瓷业集团以及来自英国的道格陶瓷工艺总公司,对于这几家的背景我曾经亲自上网查询过,都是当今世界上最具实力的瓷器制造商,这三大集团牢牢把持着当今世界高精瓷市场接近五分之四的份额,我猜这几家在拍卖现场上竞争起来肯定是十分激烈。”包大兴非常兴奋地说道。

    “但愿如此吧!你继续忙吧!哪天再联系我先挂了。”季凡心想这些人乘兴而来,恐怕却要失意而归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