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红木架子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韩总您可以怀疑我的人品和智商,但如果说这话是从沈君山嘴里冒出来的,它的可信程度是不是有所增加呢!”马德才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凤-舞-文-学-网--

    “听雨轩的修瓷高手沈君山,他在龙江市古玩收藏这行里也能算得上是个数得着的人物,他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你小子有什么话赶紧直说,别吞吞吐吐说半截留半截。”韩笑石有些不满地白了他一眼说道。

    “这件事是这样的,今天我到沈君山店里准备去裱幅画,走到门口时我就听到沈君山父子俩在谈论柴窑瓷器碎片的事,说是有个人淘了一块碎瓷,经鉴定是柴窑瓷片。我听到这儿于是就走进屋里,准备向他们问个仔细,谁知我进去一问,他们却遮遮掩掩矢口予以否认,根本不承认有这么回事。我原本对此事也是半信半疑,可是见了他们这种盖弥彰的作法却使我坚信确有其事。”马德才说道。

    “你分析的不无道理,再说沈君山向来严谨,他也不是那种乱放厥词之人。对了你听见他们说没说是谁得到的碎瓷。”韩笑石饶有兴致地问道。

    “让我想想好象是个叫季凡的人淘到的。”马德才想了想回答道。

    “季凡?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姓季的人可并不多。我终于想起来了,他是程汉章新收的徒弟,上次赏宝大会他和苏如东一起过来的。”韩笑石说道:“此人算起来和我还有同门之谊呢!居然能让他淘到柴窑瓷器碎片这种难得一见的东西,依我看绝不仅仅是运气好这么简单,此人在古玩鉴定方面亦有眼力过人之处,上次在赏宝大会时他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照此看来他也是个难得的人才,倒可以接纳之为我所用。”

    马德才闻听韩笑石此言,一张脸顿时变得象苦冬瓜似的。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吗?此人能力出众。加之又是韩总地同门师兄弟。一旦他来公司发展最合适地位置肯定就是自己现在负责的博古斋。俗话讲一山不容二虎,他必将取代自己自己的位置,想到这里马德才心里郁闷至极。

    “哪天得找这小子好好谈谈,把他挖到公司里你说怎么样?”韩笑石冲着马德才问道。

    “韩总看人的眼光向来神准,这个人肯定错不了。”马德才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但他可不敢当面反驳韩笑石的建议。--凤-舞-文-学-网--

    季凡对这一切一无所知,此时他正开车前往大黑山镇周云龙家中。过两天就是周云龙的生,他在外地的儿子给他汇了二千块钱,他把汇单交给了季凡,让季凡帮着把钱取出来。季凡为此特地跑了趟邮局,提了两千块钱来到周云龙的家中。

    “老爷子,这是二千块钱,请你数一数。”季凡把钱交到了周云龙手里说道。

    “你小子是财务出,这点小钱还能出差错嘛!”周云龙接过钱数都没数就放到了柜子里,“季凡最近行里忙吗?”

    “还是老样子闲不着。”季凡随口回答道,“大爷,过两天是你的生。你老想吃点什么尽管开口,我自己有车买个什么东西的比较方便,这一加油门就到地方了。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季凡有你这句话。你大爷就满足了。家里什么都不缺,我们谢谢你了。”周老太太说道:“说起来这阵子我们老两口真地没少麻烦你。

    “大娘你这见外了不是,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就是你的亲人。这里就是我家。我帮自己家里做事,还分什么彼此啊!”季凡笑着说道。

    “你没事能经常过来陪你大爷坐会唠唠家常。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孩子们不在边,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一来你大爷可高兴了。”周老太太说道,旁边的周云龙也直点头,眼里升起了一团雾气。

    “你们二老放心,我以后没事还经常过来陪陪你们。”季凡起告别道,“那我先走了,后天大爷过生的时候我再过来。”

    季凡回到公司,照常到大厅里转了一会儿,这时,许传尧打来电话,“老弟,你下班以后有什么安排没?”

    “怎么许少准备今晚安排我呀?”季凡和许传尧开起了玩笑。

    “安排你倒没问题,可今晚不行另天吧!”许传尧说道:“兄弟不瞒你说,上次我买了件赝品,对我触动大的。事后我自己也分析了原因,主要是我

    不懂行,发财心切有点太盲目了。可是我不太死心,在哪里跌倒就得在哪里爬起来。”

    听了许传尧颇富感慨的一番话,季凡内心深处是感触良多,说起来自己从他上也赚了不少。可他求了自已几次,自己却一直没帮上什么忙,季凡总感觉欠他点什么。

    此时许传尧接着说道:“我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出门在外,使我有机会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自从上次打眼以后,我对这些稀奇古怪地事也特别留意。我今天听朋友说在卧虎岭有户人家有件年头久远的旧,最近我虽然看了不少这方面的书,可是被人骗过一次,再也不敢随便相信别人地话了。老弟你地眼光我是非常佩服的,所以这次想请你出马帮我参谋,给拿个主意。”

    “行,没问题,不过这时间是不是有点急了点。”季凡说道。

    “老弟你白天还要上班根本没时间,这要一拖就得好几天。事不宜迟我怕夜长梦多,这种事还是赶早不赶晚。”许传尧坚持道。

    “那好就听你的,下班后你来接我吧!”季凡爽快地说道。

    下班以后许传尧开着一辆长城皮卡来到典当行,“许少,什么时候新换的座骑啊!怎么是辆旧车呀!”季凡冲着许传尧好奇地说道。

    “唉,我现在手里哪有闲钱呢!这是从朋友手里借来地,这车适合跑农村地山道,而且你看后面还能拉货。”许传尧笑着说道。

    “许少你想的倒满周到,我看你这次是信心十足势在必得呀!”季凡轻轻地拍了拍许传尧地肩膀说道。

    “那是呀,有你这个大行家,我此次必定旗到得胜马到功成。”许传饶说道。

    车子经过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黄昏时分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山村的一户农民家中,这家是老两口,主人姓张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张老汉听说他们来意后,倒是地把二人让到屋内,指着屋角的一张旧地说道:“这张是我们老两口新婚时她娘陪送的嫁妆,陪伴我们老两口已经有四十多年了。”

    季凡借着灯光观瞧这是一张用红木制成的苏式架子高约两米,全部为红木结构,四周为精致的花鸟虫鱼镂空雕刻,季凡冲着满脸期待的许传尧会意地点了点头。

    心领神会的许传尧于是上前给王老汉递上一根香烟,“大爷,您这怎么卖呀?”

    “你说什么,卖不可能,这是我们老两口结婚的见证,怎么舍得卖呢?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头吧!”王老汉摇着头说道。

    许传尧听了他的话不由一愣,心里凉了半截,他王老汉如此干脆地拒绝自己只是为了绷价于是他说道:“大爷,没关系这价格好商量。”

    “你这个人可真是的,我都和你说得清清楚楚,这不是钱的问题,这给我多少钱都不卖。”王老汉态度坚决地说道。

    许传尧一听这话傻眼了,可他却不死心,使出平时经商时常用的死缠烂打的水磨功夫,耐心地对王老汉做工作,试图说服王老汉。

    季凡对许传尧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心里暗暗佩服,不过听得时间长了他有点心烦,无聊之下走出屋子,来到外面转转。

    屋后有间柴房,此时王老汉的老婆正有些吃力地往外搬柴火,季凡见她有些步履蹒跚的样子,于是抢上前几步帮着把柴火从柴房里抱出来。无意之中他看到一把老椅子的椅背半遮半掩地堆放在柴木之间。

    “大娘,这是什么东西呀?”季凡好奇地问道。

    “噢,是一把破椅子,放在这里多少年了。”老太太看着季凡笑道:“小伙子你不会连这么破的东西都要吧!”

    “那也不一定,看看再说吧。大娘,我可以拿出来看看吗?”季凡问道。

    “行,你想看得自已动手,这里面堆放的破烂可不少,恐怕要费点功夫才能把它弄出来。瞧你穿得这么好,不会把你衣服弄脏了吧!”老太太好心地说道。

    “没关系,我自已小心点就是了。”说完季凡上前开始往外倒弄东西,费了半天功夫终于把那把破椅子从柴木当中给掏了出来,季凡擦了擦汗,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