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记载耻辱的铜柱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这幅《池塘人家》的意境和功底显然出自大师之手,寥寥几笔就把江南人家的悠闲清秀表露无疑,没有人物但是却能让人实实在在地感觉到生活的温馨。--凤-舞-文-学-网--画面上的几棵柳树不是用笔墨画出来的,而是最典型的中西结合的创作方法,用炳稀色从管里挤着画的,炳稀色用水调是水粉的颜色,用调色油调则是油画的效果,但是在此前从未有人不调就直接作画,这种创新的画法让季凡大开眼界。

    看到落款吴冠中的名字季凡不由笑了,对于吴冠中的大名季凡是知之能详。吴冠中是学贯中西的艺术大师,他一直探索着将中西绘画艺术结合在一起。他1919年生于江苏宜兴,起初学工科,因一次机缘参观了当时由画家林风眠主持的杭州艺专,便立即被浓厚的艺术气息所吸引,决心改行从艺。中学毕业后,他如愿地考入了杭州艺专,大学毕业后于1946年考取留法公费,毕业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于是他毅然回国,到中央美术学院任教,后来又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授。

    吴冠中最早画的作品多以江南水乡为题材,画面充满诗意,他特别重视点、线、面的结合与搭配,后来画风有所变化,在一批反映黄土高原的作品中多用粗线,自成一种意境,他曾获得过“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位”的荣誉。

    大英博物馆在1992年3月26到5月10推出一项前所未有的展览——吴冠中个人画展,展出44幅作品,作品是他1970年以来所创作的油画、水墨及素描。此次展出号称“前所未有”,是由于吴冠中个人在欧洲的第一次个展,更是大英博物馆第一次为中国在世画家所办的展览。--凤-舞-文-学-网--因此这次个展,不仅对吴冠中个人而言是其绘画生涯的再一次突破,也意味着东西艺术交流的向前发展。

    “吴大师的手笔,这是珍品呢!”季凡由衷地赞美道。

    “真品,太好了。”许传一字之差,错把珍当成了真,“能值几万吧?”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是吴冠中大师典型的早期作品,能值一百万左右。”季凡说道。

    “太好了,这下公司有救了。”许传尧欣喜若狂地说道,“老弟,麻烦你给大致估算一下,这些字画大约能卖多少钱?”

    “除了吴大师的这幅珍品外,还有几幅是不错的仿品,也能值几万块,再加上那些一般的字画虽然画工有些粗糙,也能值万八千块。我拢了下这一共五十三幅字画卖上一百零六万元不成问题。”

    “老包这卖画的事看来就得交给你了,你交际广,接触的人也比我多,这两天抓紧时间帮我联系个买主,把这些字画一次处理掉。”许传尧志得意满地说道。

    “噢,许老板怎么现在就准备将这些字画出手?”季凡满脸疑惑不解地问道,这些画如果上拍肯定能卖个高价,他对许传尧此举颇感意外,同时心里不由为之一动,如果他真的出手的话,这对自已来说倒是个好机会。

    “老弟实不相瞒,我的公司最近资金出现问题,急需一百万资金进行周转。我是病急乱投医本来没抱着多大希望,只是想用这些字画多少能点现钱,暂时缓解下公司目前这种紧张的经营状况,却没料到这回倒好一下子解决大问题了。”许传尧兴奋地说道。

    “如果许经理真的想把这些字画卖掉的话,我倒可以全部接下。”这么好的机会季凡是不会轻易放过的,“钱绝对不成问题,我可以一次结清。不过呢我也有个条件……”季凡邹了邹眉头说道。

    “老弟是真人不露相啊!想不到你如此年轻就有百万家,你这可帮了我大忙了。”许传尧极力恭维道,“老弟,这一百万我是急等米下锅呀!我看一百零五万这个价格比较合理。”许传尧听到季凡愿意出钱买下心里特高兴,但听说他还有条件以为季凡在价格上要和他商量,忙把话说死。

    “许老板你这么说我心里可有点不平衡啊!不过说到你确有困难可以理解。我也不想趁人之危在价格上和你-----计较。我看这样好了,为了弥补我的损失把那个墨块和那方砚台送给我作添头好了。”季凡手指着书案上一个圆柱形墨块和一方端砚说道。

    那只圆柱形墨块,只见它通体赤金皮,并凹铸小篆四行,文字俱填石绿色。虽然历经百余年的物事沧桑,但是这块墨块仍完好无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墨块的赤金皮上,篆文书体厚而古拙,气势豪放。而旁边那方砚台石色青灰偏绿,石质嫩、细腻,地道的端砚。

    “送你作添头这没问题,俗话说的好:宝剑赠英雄,经粉赠佳人,这种东西送给老弟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可是我它的来历倒是非常感兴趣,想听你解释一下。”许传尧眼里透着商人的狡黠之色问道显然他是怕珍贵之物从自己手上白白溜走。

    “我先来说说这方砚台,这是文房四宝中的端砚。至于这块墨块可大有来头。”其实上砚台的价值远在墨块之上,季凡怕引起许传尧的注意,来了个避重就轻把话题转移到墨块上面。

    “你快说说它到底有什么来头?”许传尧哪里料到季凡有如此心机,他果然上当对这个墨块发生了兴趣问道。

    “这墨块名叫铜柱墨,它曾经记录了一百多年前发生在中国东北边境的一段历史,那还是光绪年间的事。光绪初年,中俄边界十分混乱,尤其是珲河至图门江口的500余里地段竟无一个界碑,有的地段虽有界碑,但是无耻的沙皇俄国一再命人偷偷将石界碑向南移,每次都是趁夜色刨出界碑,用马向南驮,当地老百姓称之为‘马驮碑’。俄国不断蚕食中国边境领土的做法引起了当地人民和国官吏的极大愤慨。

    PS:昨天先是无法登陆,然后是电脑中病毒,秋雨最近真是霉运连连,只能对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各位书友说声抱歉,我力争抓紧时间更新来回报大家的厚,也请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