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鸡血石印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您老人家相邀,我哪敢不来呀!老夫子我没来晚吧?”季凡说道。--凤-舞-文-学-网--

    “不晚,不晚,一点不晚,正巧有几位定远市书画届的朋友也在场,一会儿我向你引见引见。走咱们先去看画展。”黄连君兴冲冲地说道,臭小子居然说我老,我有这么老吗?中午一定得让他多喝几杯。

    爸爸今天这是怎么了,好久没见他这么开心过了。感觉受到冷落的黄欣怡望着季凡远去的影一股酸意不由涌上心头。

    “这云香鬓影的牡丹枝叶浓绿,花盘艳丽,色泽鲜明而又和谐,墨润奔溢,趣横生而又耐人寻味。在技法上笔中有墨、墨中有笔,以骨法用笔,中锋下笔,点线相异,倒笔、旋笔、捺笔、拖笔、顿笔、颤笔兼用;以形写神,追求形似与神韵,达到了形神兼备、力透纸背的效果。”季凡指着一幅《云香鬓影》的牡丹图一语道破恰到好处地评论道。这幅画正是黄连君平生得意之作,季凡言简意赅,说的头头是道,句句切中要点,黄连君听在耳中感到非常受用,对季凡的欣赏又不由多了几分。

    此时,定远市书画届的几位同仁正围聚在一起观看定远市书法协会名誉会长有“定远一支笔”之称的费清泉为画展题字留**。

    “费老的行草,汪洋恣肆,大开大合,气韵贯通,颇有王右军之神韵啊!”说话的是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斯文模样的文化局局长刘铁民。

    “独坐溪边看苍苔,清流一注自何来?野花蔟蔟无人问,唯向秋风湛然开。--凤-舞-文-学-网--好个唯向秋风湛然开,字好诗亦佳。费老的这份恬淡明澈心境吾辈就是再修炼几十年也难忘项背呀!”人大主任郑玉昆发自内心地感慨道。

    “哎,俗话说文如其人,玉昆你是俗务缠,不像我这个孤老头子孑然一,无牵无挂。”费清泉神态平和悠然自得地说道。

    “几位,什么事这么开心啊?”黄连君凑上前问道。

    “连君啊,我们几位正在谈论费老的字呢!”郑玉昆说道。

    “费老的行草气势磅礴,大气雄浑,我等是自愧弗如啊!”黄连君说道,引来众人一片附和。接着黄连君把季凡一一引见给众人,除了费清泉、刘铁民和郑玉昆三人,另外两人一位是一中的副校长杨永成,一位是教委的主任方明。

    “我这位小朋友别看他年纪轻轻,自幼就勤习书画,在书画方面很有天份和造谥。”黄连君注意到刘铁民投向季凡明显带有轻视的目光有意识地提醒道。

    “如今的年轻人鼠标一点,键盘一敲,省力又省时,不但连‘文房四宝’为何物都不知,就是自己的名字也写的七扭八歪,很不成样子,更别提什么书法了。书法不是一时一之功,年轻人能坚持这青灯黄卷的临池艰辛殊为不易,来来来,写几个字让我们大家见识见识。”费清泉带着欣慰的目光注视着季凡。

    “如此我献丑了,还请各位前辈雅正。”季凡镇定从容地说道。书法艺术,是用线条、点画表现意象美的造型艺术,是书家学识、修养的呈现和感的流露,也是其文化底蕴和美学境界的真实再现。

    黄连君向季凡望去,只见他如大理石雕塑般棱角分明的脸上,清澈见底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慌乱和胆怯,只有坚毅和沉稳,黄连君在内心深处对他这副难得的沉稳不由暗暗称赞。众人带着或是期待,或是质疑的目光注视着季凡,不远处黄欣怡也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她想看看眼前这个颇受父亲赏识的男孩儿在书画方面到底有多大的道行。

    众目睽睽之下,季凡神态自若地来到画案前,凝神聚气略微思索片刻,毅然提起笔在暂白如雪的宣纸上留下一行墨迹:“月斜池水静,风散墨花香。

    提完字季凡从包里掏出自己那枚用了十来年的牛角印章就要往左下方的落款处盖章,却被黄连君阻止了,“季凡来用这个,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

    “鸡血石印章!这老黄可真舍得拿出手啊!郑玉昆望着鲜红的印章不无眼地说道。

    这块鸡血石可是父亲珍藏多年的心之物,他就这么送给季凡了,眼前发生的事令黄欣怡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素有“石中之后”美誉的鸡血石,与田黄石、芙蓉石并称为“治印三宝”。古人认为用名石雕刻的印章才能显示文人之品,因此时人以拥有一块鸡血石为荣。1972年,中恢复邦交,周恩来总理曾以“国礼”馈赠来访的本首相田中角荣一对用鸡血石雕刻的印章,本国内立即掀起一股鸡血石收藏,至今未歇。据了解,在所有“红宝石”中,唯有鸡血石是中国独有,而用鸡血石制作的印章又颇具东方特有的文化魅力,因而被各国收藏家视为“国际级价”,目前海外市场称之为“中华鸡血石”。

    这方印章所用的鸡血石虽然不是著名的极品“大红袍”(血色呈现鲜红或朱红,血量大于70%,而且牢牢抱成团,一眼看去可谓“全石浸血”),但它石质纯净通透,血色鲜艳夺目,堪称鸡血石中的上品。

    “太贵重了,这可使不得。”季凡非常清楚这块鸡血石价值不菲,市价最低在十万以上,连连摆手推辞道。

    “你就别推辞了,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你看印章上你的名号我都已经刻好了。”季凡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寒江雪柳”四人字遒劲浑厚中洋溢着一种郁勃之气,寒江雪柳是季凡的名号,他见此形知道推辞不过,于是接过印章沾上朱红印泥,轻轻地加盖在左下方。

    咦,这字似隶似楷,观之有一种不衫不履的村野之风。”刘铁民咬文嚼字地说道,少年得志不到四十岁已是定远市文化局局长的他一向自视清高,最容不得别人超越自己,见季凡年纪轻轻受到大家众星捧星般的关注,心里失衡之下趁机挖苦嘲讽道。

    书法讲究师承古法,张驰有度。刘铁民这句话表面上非常客气,可骨子里充满了轻视之气,季凡焉有不明之理,什么不衫不履,分明是说我的字是不伦不类似是而非的四不象。果然不愧是有学问的文化人,连批评人都拐弯抹角含而不露。“惭愧惭愧,写的不好难入大家法眼,请多指正。”季凡面沉似水神色如常地说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