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真假难辨的玉壶春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雨无痕 书名:金品典当师
    <---凤舞文学网--->    “晚亭,今天说好了我请客,却让你破费,真让我过意不去。--凤-舞-文-学-网--”季凡有些尴尬地说道。

    “没关系,只是一顿饭而已,咱们谁花不一样啊!不过,季凡你可要记住,欠我一顿饭,哪天你可得补上。”苏晚亭脸上挂着胜利者灿烂的笑容说道。

    “这没问题,别说一顿饭,二顿都可以。不过我得事先声明,这样的大饭店我可请不起,只能在小馆子让你屈尊了。”季凡如释重负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两人在饭店门口分手,约好下午一点半在产权处汇合,季凡见时间尚早,坐公交车来到了文帝庙街。

    此时的古玩一条街,行人稀少,冷冷清清,全然没有昨闹繁忙的络绎景象。陈子奇正一个人端坐在店里吃午饭,看见季凡高兴地直招手,“老弟,你来的正好,一块吃点。”

    季凡刚才在红格子根本没吃什么东西,此时腹中正有些饥饿,也不客气上前拿起包子两口一个,包子入口满口清爽、香醇、鲜嫩的感觉。

    “嗯,这包子真香。”季凡嘴里塞满了包子含糊不清地说道。

    “那是自然,这一品香的素包在龙江市可是一绝,许多人大老远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吃这口,算你小子运气好有口福。”陈子奇得意洋洋地吹嘘道,“你今天来得正好,我昨天到老营沟铲了件宝贝,一会儿让你也开开眼,记住把你那爪子洗干净了,小心手滑别摔坏了我的宝贝。”

    “好的!”季凡兴奋地回答道,这机会可难得,正好可以借此检验一下最近所学进境如何。--凤-舞-文-学-网--

    此时陈子奇起来到里屋间,屋里陈设非常简单。一桌一椅一张,墙上挂着幅傲啸山林图古画。画工一般,一只下山猛虎徙有其形,毫无声势,显见是近代的仿品。

    陈子奇卷起古画,里面是个用厚厚的钢板制成的类似银行保险柜之类的保险箱,他插入钥匙,调好密码,只听“啪”的一声,箱子应声而开,陈子奇从里面捧出个锦盒放在桌子上。锦盒里放着一只瓷瓶,陈子奇非常小心地把瓷瓶放在桌子上。

    “玉壶瓶!真的!假的?”季凡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这件宝贝是一个朋友刚从墓中倒斗倒出的明器,我花了20万元从他手中均来的,怎么样还不错吧!”陈子奇有意压低了嗓音神秘兮兮地说道。

    “20万!如果是真品的话,大哥你可捡大漏了。”季凡带着羡慕的眼神同时仔细地打量着。

    这件玉壶瓶高约七寸,瓶口沿外撇,细长颈,溜肩,硕腹下垂,圈足宽矮,底施白釉,无款识,外撇的口沿上绘卷枝纹饰,颈上半部绘六片细瘦的蕉叶,下半部有回纹和水纹装饰带,腹绘缠枝山菊花,花朵呈椭圆形状,花叶茂盛饱满如螺丝状,圈足边有卷叶纹边饰,通体绘纹饰七层。

    “真正的元末明初的景德镇官窑玉壶瓶,它的造型恰如它的名字一样优美,形制敦实厚重,又不失灵秀,造型曲线由口至底顺畅自然,一气呵成。玉壶瓶的撇口、细颈、垂腹是在手工拉坏的瞬间靠工匠的感觉来完成的,要在快速旋转的陶轮上,将未干的泥胎拉坏成型,完全凭借匠师的精湛技艺,制出的成品,大同小异,就玉壶瓶来说,有的高大些,有的矮小些,有的肥阔些,有的瘦细些,但总体造型一致,是同一种模式,同一种风格,没有太多的差别,这就是时代的造型风格。这件玉壶瓶从造型上看,具备最基本的三要素。”季凡根据所学娓娓道来,说得陈子奇眉开眼笑不住点头。

    “行啊,没看出来你小子深藏不露还是个行家呀!昨天是有意在我面前玩深沉吧!”陈子奇用力拍着季凡的肩膀自以为是地说道。

    “只是有点奇怪,不应该这样啊?”季凡专注地凝视着瓷瓶自言自语道。

    “老弟,哪里不对头啊?”陈子奇神色紧张地问道。

    “我也说不准,陈哥你刚才说这件东西是从墓中倒出来的吧?”

    “对呀,据我朋友王三讲,这是从一个明代将军墓中倒出的东西,这有什么问题吗?”陈子奇不解地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你看它在如此厚重的‘土锈’包围下,居然找不到半点浸蚀痕就是大破锭。出土古瓷虽也有新貌宛然的,但按通常规律,既然出土前地下环境优越,就不会粘上这么多泥痕;如有泥痕,则说明在地下时已受泥土包围多时,六百年前之物,必有不规则的浸蚀痕迹。”

    季凡的一席话如当头棒喝,让陈子奇立刻如梦方醒,他一把夺过瓷瓶仔细端详了半天,见确如季凡所说,“唉!都怪我当时太心急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他懊恼地用力拍了下大腿,“不行,我得找王三这小子理论理论。”说着他马上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太晚了。”季凡有些无奈而又略带同地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从陈子奇的手机里清楚地传来提醒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候再拨。”

    “完了,这下全完了,这20万就这么打水漂了。”陈子奇面如死灰瘫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地冲着天花板直发呆。

    “陈大哥,你把事的经过说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季凡关切地问道,虽然认识时不多,但陈子奇毕竟是季凡在龙江市为数不多的几个能谈得来的朋友之一,季凡真心想帮帮他,看是否有补救的办法。

    “昨天下午大约二点钟左右我接到个电话,是王三打来的。这个王三是我们这行里的掮客,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介人,通过牵线搭桥赚点中介钱。以前我经他帮着介绍联系做成过几笔生意,也小赚了几笔,他给我的印象还不坏。”陈子奇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他在电话里说有几个道上的朋友从一个明代将军的古墓里倒出几件明器,问我有没有兴趣。我看窗外雨下大的正大,就说今天这天气不好,要不你跟你朋友说一声改天再约个时间吧!

    王三说,人家这东西放在手里怕夜长梦多,着急出手。既然你不方便,那就算了,我再约别人吧!我一听这话当时急了,这生意恐怕要泡汤。于是连忙说道,那你等着我,我开车马上就到。

    我顶着大雨来到事先约好的交易地点——老营沟的一户农家屋内。王三与他的朋友两个倒斗的早已等候在那里。见面后相互介绍一阵寒喧,我们直奔主题。其中一人从底扯出一个蛇皮袋,将袋里几件兵器和瓷器一一取出,放在桌子上,这件玉壶瓶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对方开价五十万,我还价五万,经过一阵讨价还价,最后以二十万元成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金品典当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