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五方五老成虚位 前生今世有姻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品元子这么一说。九凤自然不能拒绝。于是代娘娘收了,愕研别而去。

    镇元子便吩咐明月童子。将幽冥旗先送到九疑山朝真洞玄玉道人之处,让他用通灵玉盆修补完善,再传于玄昊道人。

    却说九天之上,天庭之中,自从战罢幽冥教,妖巫四将辞去要职,玉帝深感天庭实力衰弱,真正是兵微将寡,赢弱不堪。

    于是与王母一同商议,如何壮大天庭实力。

    王母说道:“依我之见。不如广开天门,遍邀洪荒修士,进入天庭任职。如此一来,定然群仙济济,雄才汇聚,天庭旺盛可期

    玉帝略一思量,断然说道:“不可!真正高仙,皆愿隐居山林,不为名利所累。所能招到的洪荒修士,大半良莠不齐,各怀心思。真若将他们招入天庭之中,只不过是一盘散沙,不但难以驾驭,反增无穷变数!岂不见前番大战,各方领都是以一敌万之仙?冥河老祖一人,更是可挡千万人。可见天庭若要充实实力,还须神通广大之仙,并非能用数量取胜”。

    王母问道:“既然如此,不知陛下之意如何?”

    玉帝缓缓说道:“联经过反复思量,想出一策,便是再封五方五老之尊位,与联同掌天庭!”

    王母闻言一惊,问道:“不知是哪五老?”    玉帝说道:“乃是东方安宝华林青灵始老苍帝君、南方梵宝昌阳丹灵真老赤帝君、中央玉宝元灵元老黄帝君、西方七宝皓灵皇老白帝君、北方洞(阴yīn)朔单郁绝五灵玄老黑帝君。此五老帝君,地位极尊,与联掌五方之事。同为天庭大帝

    王母惊道:“若是如此,陛下自己处(身shēn)何处?”

    玉帝笑道:“勿须惊慌。五方五老之名,其位虽尊,但不理天庭琐事,只是代天庭镇压五方。因而即使立了五方五老,天庭大权,仍为联所掌

    王母这才领会了玉帝心意,喜道:“如此甚好!”略一思索。却又愁道:“只恐各位圣人,都难为名所动。圣人之下。一般高仙,又难有镇压五方之威德!”

    玉帝说道:“联亦愁此事!五老之尊。几与联等同,人选实在难定。联倒不求圣人上钩。况且圣人神威,还在联之上,若真立其为五老,只怕天庭反入圣人掌中,实非联之本意。联只求能立几位圣人高徒,为天庭拉来强援,也就于愿足矣!”

    王母问道:“那依陛下之意,立谁为好?”

    玉帝说道:“其中皓灵皇老白帝君,可立西王母;五灵玄老黑帝君。可立鳃鹏祖师又叹息道:“若是冥河老祖不与天庭作对,五老之中,必有他一真位,幽冥教也可以为天庭所用,可惜!可惜!”

    王母抚掌赞道:“这二位都曾在紫霄宫听道,一位曾掌洪荒女仙,一位是先天神魔,都未成圣,应该不会反对!不过西王母既能为一老,雷泽大神是否也可立之?”

    玉帝摇头道:“不然!西妾母与雷泽大神,虽都为鸿钧老师所囚,但西王母只是不能离开昆仑仙岛,却有几位弟子可以代其行事,软(禁jìn)之事,形同虚设。雷泽大神则不同,他被锁在东南大泽之中,不能动弹,又无弟子出世,如同罪囚一般。若立他为一老,徒占尊个。反为人所笑!”

    王母想了一想,也认可玉帝之言,但是在脑海中反复思索一番,到底找不到合适人选,乃说道:“既然还有三个尊个,不如在阐教、截教、地仙之中,各立一位。至于太清圣人,他无为而治,不理琐事,仅有两位弟子,多半不会领此尊位

    玉帝说道:“联也正有此意!其中青灵始老苍帝君,联属意乾元让 金光洞太乙真人。丹灵真老赤帝君,与赤城山玉平洞玄云道人相配。元灵元老黄帝君,可封截教多宝道人!”

    王母听罢,已明白玉帝深意,赞道:“陛下所谋,果然天衣无缝,最合(情qíng)理!太乙真人乃是东王公转世,曾统领洪荒众仙,配位青灵始老,资格足矣!玄云道人乃是先天神魔红云老祖再世之(身shēn),修造化之道,不论五行还是功法,都与丹灵真老鼻合。多宝道人为上清圣人徒,在上次妖巫大战之中,助轩辕氏一举定下胜局,这才有轩辕黄帝治世。立他为元灵元老,旁人亦无话可说。”

    于是商议既定,便派出五位天庭使者,去询问这五位仙家的意思。

    哪知他们二位在这边兴致勃勃分配无上尊个,获选之人,却是兴致缺缺。太乙真人、玄云道人,都不轻易表态”二直!”同门!中。怀有尊长在道独自配此尊仙有些不妥!”西王母虚言应付一番,也给足天庭脸面,却无半句实言。其中多宝道人更一针见血说道:“天帝陛下(欲yù)以名为饵,钓贫道去为天庭出力,真是好打算!”虽未明确拒绝,但话中之意,已很鲜明。

    只有鳗鹏老祖,喜滋滋答应下来,愿意接受这北方五灵玄老黑帝君尊位。

    他自从在第一次妖巫大战中得罪了诸位圣人,无依无靠,不明不白,(日rì)夜心惊胆战,只敢躲在北冥洋底,虚度岁月。连玄云道人上门与他了结因果,他都战战炮兢,进退失据。委曲求全。如今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shēn)份,还是天帝一般的尊个,他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只是玉帝与王母得了返回的消息,却是沮丧不已,连天庭正在建造的五老宫,都化繁为简,草草了事。只有北方五灵玄老宫,建得稍微精致一点,以备鳃鹏老祖前来。

    鳃鹏老祖开始的时候,还兴致勃勃前去居住。等到了解(情qíng)况以后,见五方五老,居然只有自己一个常住天庭,也觉得没有面子。况且黑帝宫虽好,终究不如北冥洋底适合自己修炼,反正尊个已领。名分已得,无须再待,便也回北冥洋老巢去了。玉帝知道了以后,也不好强留。

    原本用来建五老宫的材料,留下大半,玉帝便命天兵,在天庭一侧,仿月宫规制,建了广寒宫,前去请婶娥仙子前来入住。婶娥仙子心软,不好驳了玉帝的面子,倒也偶尔前来一趟。

    玉帝与王母立五方五老,无果而终,不由闷闷不乐,另思壮大天庭之策。这一(日rì),玉帝见到瑶姬,突然想起前次她与金童之事,念头一转,计上心来。

    不过他此时到底为天帝不久,不全是帝王心术,也还挂念兄妹之(情qíng),便先与瑶姬实(情qíng)相告,说道:“贤妹,如今天庭势弱,难以统御诸天。联思四海龙族,曾为远古洪荒霸主,虽然一直蛰伏于四海,但实力想必不凡。若是四海龙族,能与天庭同心,实为一大助力,大振乾纲。贤妹年岁已长,正该婚配,不如与东海龙王教广结为夫妇。从此天庭皿海,变为一家,岂不两全其美?”

    瑶姬闻言一愣,待仔细想想,才说道:“兄长既有所求,我岂敢拒绝?但终(身shēn)大事,事关重大,不可儿戏,且容我前去看看那教广品(性xìng)如何,再来回复兄长

    玉帝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得戈,了。    瑶姬遂以天庭使者之名,前往东海,拜会东海龙王教广,也不提所为何事。

    却不知教广与那瑶姬,乃是前世的冤家。前世瑶姬之死,多半便为教广所害。如今她虽是转世之(身shēn),前世记忆模糊,想不起具体关节,但到底早有仇怨,只能相见眼红,又哪里会有半分好感?

    又见教广在水晶宫中,早有龙母、姬妾数十位,龙太子、龙女俱全,瑶姬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冷笑,却不动声乌,访罢教广,便退出了东海水晶宫。

    教广只以为天庭初立,刚经大战,有意与四海龙族交结,玉帝这才派遣使者前来,因此一番殷勤招待。又因瑶姬是女(身shēn),便命龙母、姬妾,皆来陪客,以增兴致。却见那天庭使者,虽然复意掩饰,始终难掩不愉之色,倒真有些莫名其妙。

    瑶姬出了水晶字,想起教广嘴脸,心头作呕,又想起玉皇道君自为天帝,心中只有天庭功业,亲(情qíng)逐渐淡薄。到了如今,居然连嫡亲妹妹,都要做交易之物,换取四海龙族支持。想到此处,心中一片冰凉,真是好生悲苦。

    她越想越苦,越想越怒,一气之下,便不归天庭,自行往人间而去。

    瑶姬两世为人,(身shēn)份都是异常尊贵,因此不知世间凶险、世道艰难。她此番游历洪荒,正是天庭战罢幽冥教、凶星刚刚归位之时。天地之间的大凶大恶虽隐,但洪荒余孽众多,都在祸害生灵,尚无人清理。

    加上水早大灾频繁,更增混乱。各族正在水深火(热rè)之中挣扎,苦不堪言。

    瑶姬眼见生灵受苦,心中颇为不忍,凡力所能及,都加救济。一(日rì)游至南方,遇见三蛇妖延维,喷出毒瘴。祸害一方生灵。瑶姬不知深浅,(欲yù)为民间除害,上前与延维交战,反被延维毒气所伤,竟然失了法力。危急之时,幸好被一位人族男子所救,这才逃得(性xìng)命。,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