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争灵草陆压逢当扈 赛蛊术玄素会盘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甲说当戾听得此事,暗思道!“陛下既要大婚,乃是破陛咒必。我当寻一宝贝,以为贺礼。”于是乃出了洪莽而去。

    这当扈别无本事,独有一样,便是双眼极其厉害,可望气数千里,见于秋毫之末,干里针锋。深山大泽之中,若有仙草灵药,多半逃不付她的一双矛眼,其眼下之髯可飞。

    她(日rì)(日rì)以仙草灵药为食,神通渐长,口味亦是越来越挑别。

    此次出来,她游历洪荒,(日rì)夜辛勤,到处寻找宝贝,然而数(日rì)之间。竟一无所得。

    名山大川之中的仙草灵药,大都有主,不好争斗。其余普通地方,先天灵气越来越稀薄,却又难以孕育当扈看得上眼的宝贝。

    这一(日rì),当扈飞到群山之中,正在仔细寻找,突然眼睛一亮,长髯大振。数百里之外,远山之下,一股仙草灵气冲出,若非当扈天赋异禀。绝难现。那冲出的灵气虽然极细极淡,但当扈已经觉那灵气乃县纯正的先天灵气。这在洪荒绝不多见。

    灵气下面孕育的,只怕是一件难的的宝贝。

    当扈大喜,长髯数振。已经飞抵灵气所在,正要往下方落去,突蔡前方远远传来问候之声:“道友哪里去?”

    当扈一惊,怕有人来争抢宝贝。连忙装作路过一般,又往前飞几个山头,这才循声望去,只见一位道人。异相长须,带鱼尾冠,穿大红袍。驾云款款而来。

    此道人当扈认得,乃是曾研刑天的6压道人,在妖巫大战时曾有一面之缘。当扈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行礼道:“6压道友,久违了!”

    6压道人似笑非笑,看了当扈一眼,说道:“贫道闻上次大战之后,道友便在轩辕黄,帝麾下建功。今(日rì)见到道友。不想居然如此清闲。莫非是功德已然圆满,再不理凡尘之事乎?”

    当扈说道:“说来惭愧!自轩辕黄帝入火云宫后,贫道便从事于黄帝之孙、人族之主颌顾,仍留在人族之中,积累外功,哪有道友这般逍遥自在。”

    6压道人说道:“既是辅佐人主,如何得闲至此?莫非天下承平,人族无事?”

    当扈说道:“非也!非也!当下人族,正有一件大事生,如何能说是无事?”

    6压道人如同被勾起好奇心。问道:“不知道是何大事?”

    当扈说道:“人皇顺殒(欲yù)娶巫族之主九凤为妻,婚期已定,岂不集犬事?”

    6压道人闻言,沉思片刻。说道:“人巫二族之间,古来渊源深厚。如今二族联姻,倒也是好事。”

    当扈说道:“内里(情qíng)形,一言难尽!”

    6压道人眼睛一亮,说道:“莫非还有内(情qíng),道友快快讲来!”说话间已经暗暗运起了本族功法。

    当扈只觉得6压道人慈而有威,如君如父,她本是一小妖,哪能抚拒金乌的威压,当下不敢欺瞒。便将其中内(情qíng),与6压道人细细讲了一遍。

    6压道人笑道:“太乙真人倒真是(热rè)心!”说罢又问当扈道:“如此说来,领预本意,是要传教化于巫族,而不是真心结交了?”

    当扈答道:“正是!”

    6压道人说道:“多谢道友直言相告,贫道还有要事,就此告辞!”他本来也是被那灵气吸引而来。如今得了当扈的消息,却另外有了一番打算,犯不上为一株仙草,影响了大计。因此一面与当扈告辞。一面心中暗道:“颌颍,你既想建立功业,贫道倒要助你一臂之力!”

    当扈见6压道人远去,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奔到那灵气充盈之处,只见一处幽暗洞(穴xué),深不见底,寒气森森,似乎通往九幽九地之下。那仙草灵气,便是从此洞(穴xué)出。

    当存不能抵挡(诱yòu)惑,壮着胆子,入内寻找。好在她眼力甚佳,暗中亦可视物,终于在极深极寒之处,(阴yīn)阳交会之所,找到了那颗仙草。

    只见那仙草形如卷拍,茎长如。(身shēn)作灰白,疏有分支。当扈行遍洪荒,所见仙草灵药,不知几何,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株仙草的模样。    再细细观之,当扈却是越看越惊,越看越喜,以其灵气小年轮而论。这株仙草纵然不是鸿蒙遗落。只怕也是开天辟地时形成。

    先天灵药,何等珍贵,一般都是大神通者所有,如当扈一般的妖。几曾有幸得见?如今遇此一株。真是天大的福缘。

    只可惜仙草虽好,却不知其名。更不知其功用如何。当扈暗思:“如此宝贝,领顾**凡胎,哪能有福享用?只怕被他人知晓,我也万万保不住这件宝贝。不如食,才是妥当!,,中此念既生。虽然不知仙草功脚共洲(屁pì)朱天宝贝,有害无益,乃将仙草一口吞食进了肚中。

    她吞食仙草,吸收了其中无穷岁月积累的灵气,修为果然如箭般飞上涨,待好不容易将这灵气消化吸收完毕之后,神通法力,已经上升了数个境界,几乎可以直追昔(日rì)妖王。

    只是除此以外,并未见其他神效。

    她却不知,此草名作回生草,乃是开天辟地时形成,天上不生,地下不长。天地之间,仅此一袜。此草对洪荒生灵,并无特殊功效,但若是(阴yīn)魂食之,则能彻底忘却前世之事。

    此草应运而生,关联重大。当扈不知端的,冒然食用,从此与其灵识、魂魄相融,她即是回生草,回生草便是她,不管生生世世轮回,命运却已经注定,也是其多生是非,挑起战乱,该有的一番因果。    却说西南十万大山之中。盘王老怪离群索居,独自修炼盅毒降三术。(日rì)渐精进,至于炭峰。

    这一(日rì),他正在洞府之中修炼。突闻外面传来熟悉语声:“盘王道友,别来无恙乎?”

    盘王老怪闻言,霍然而起,一边往洞府外出迎,一边大笑道:“贵客登门,可惜未曾远迎,失礼失礼!”

    他自修盅毒降术,独树一帜,其道歹毒诡异,不为洪荒众仙所喜。因此在洪荒之中,没有什么亲朋故旧。仇家倒是不少。唯有委羽山空明洞的玄有道人,与他投缘,还得了他的盅术精髓。

    这造访之客,一听便是此人。是故盘王老怪即使(性xìng)格孤僻,见故友来访,亦是欣喜不已。

    二仙寒暄已毕,盘王老怪言道:“上次与道友一别,总有百十年未见。只曾闻妖巫队泉大战,道友神通一现,大展威风,贫道闻之。也心中欢喜。今(日rì)却不知道友为何有暇至此?”

    玄素道人说道:“只因贫道在委羽山空明洞修行,百年无事。近(日rì)心头一动,想起故友,特来探访,别无他意!”

    盘王老怪说道:“原来如此。倒是有劳道友挂心。贫道离群索居。向来也无大事,倒也还安好。”

    转而问道:“道友,你在败泉出手,固然威风,却如何丝毫未用盅毒神通,莫非也是瞧不起我这门道行,怕它现于世上,有损道友地仙之清誉么?”

    他(性xìng)格有些偏激,毫无转围,对自己的盅毒降术,更是视如无上珍宝。不容他人轻((贱jiàn)jiàn)。因此先前还(春chūn)风满面,想起不愉之事,转眼已是遍布寒霜!

    玄素道人熟知他的本(性xìng),倒也不以为怪,说道:“道友言重了。只因彼时贫道元盅之术,未臻大成。不能尽展其中神妙,故此藏拙,免的有辱道友神术之名。”

    盘王老怪怪眼一翻,却不轻易放过,说道:“彼时未臻大成,此时可是已臻大成?”

    玄素道人说道:“正是如此,才来向道幕讨教!”

    盘王老怪闻言,哈哈大笑,状甚欢愉,道声“好”突然手指一弹。一道黑气,就向玄素道人(射shè)去。

    那黑气之中,各色彩星闪动,仔细一看,似乎都是无数盅虫,令人毛骨悚然。

    盘王老怪要么不出手,冉手便不留(情qíng),视生灵有如蝼蚁。

    玄素道人刚说要向他讨教盅术。他不管往(日rì)交(情qíng)怎样,说出手便出手。一出手便是极为厉害的招数,可见其平(日rì)的(性xìng)(情qíng)。

    不过他也还有分寸,只用盅术。未用毒、降二术。否则,只怕将更加防不胜防。

    玄素道人**盅虫已久,见状哪里会惧?喝声:“来得好!”已将葫芦盖打开,放出一只蛤蟆来。只见其浑(身shēn)殷红,眼(射shè)金光,背生绿瘤,红中间绿,格外诡异。

    那蛤蟆怪叫一声,如同牛吼。舌头一卷,已将那道黑气吃进肚去,居然毫无伤,只是背上绿瘦,颜色似乎稍微深了一些。

    盘王老怪见状。说道:,“此盅果然已臻大成,道友真是道行不浅!”

    玄素道人笑道:“不止如此!”将木葫芦连连拍动,里面(阴yīn)阳二盅、十二元盅纷纷跳出,只见有蚕有蝉。有蛇有龟,有蜂有蝎,俱是剧毒之物,七彩斑澜。中间一只一只巨大巫蚁。似乎怀抱一物,却有看不分明,在元盅之中,隐隐为尊。也只有盘王老怪这种玩盅的祖宗。才知道那里还有一团彩雾,正是神妙莫测的天盅元城虫,与巫蚁相交。一明一暗,一虚一实,形如太极,变幻无方。,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眺忙比儿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