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飞刀追旧恨 壮士断头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小天怒如狂。这斧如飞,左冲右突,使出浑(身shēn)解数。哇阮稍彼几位妖王一起缠住,一时难得如愿。

    炎帝见已经折了夸峨,刑天等大巫虽然一时之间被悲痛激了战力。在战场上还占了上风,然而恐久战不利。遂命鸣金收兵。

    轩辕氏营中,众个妖王一脸喜色,互相称庆,对燃灯道人等众仙也一改倨傲之态,恭敬有加。领英招言道:“巫族只有区区几位大巫。如今折了一个,我族胜利可期。真是可喜可贺,此皆燃灯道友之功也!燃灯道友如今为我妖族除去一位劲敌,我等理当称谢!”遂率几个妖王,向燃灯道人道谢!

    燃灯道人连称“不敢”说道:“此乃巫族逆天行事,咎由自取,贫道只是适逢其会罢了

    英招意犹未尽,转而言道:“若是能杀刑天,则胜负定矣!道友法力无边,可能成此事乎?。    燃灯道人微现无奈之色,说道:“贫道这朵火元灵光,出自先天,无物不化,定能破他的大巫真(身shēn)。可惜偏偏被刑天盾牌所阻。他如今有了警觉,只怕难近其(身shēn)。要取其(性xìng)命,并非不能,却是需要从长计议”。

    若是以前燃灯道人如此说,众妖王势必哂笑他无能。不过这次都亲眼见识了那朵火元灵光的威力。而且燃灯道人实实在在取了夸峨(性xìng)命。众妖王尊重强者,即使听他此言,也再无轻视之意。

    英招转向其余众仙,说道:“不知诸位道友,可有手段取刑天(性xìng)命?。

    众仙熟知刑天本事,皆默然疟语。

    英招叹道:“匕古之时,我妖族之皇,有炼器秘法,曾炼出杀巫宝剑一把,连十二祖巫之并的帝江,都被那宝剑杀死,威能浩((荡dàng)dàng),何其恐怖。只可惜此法不曾外传,我等不得而知,那柄宝剑亦不知流落何方。否则,区区刑天,岂能挡我妖族兵锋?。

    其实那杀巫宝剑”已经面目全非,化为妖皇剑,几经辗转,又落到了轩辕氏手中,只是众位妖王不知而已。况且此一时,彼一时,杀巫宝剑即使再出世,光芒也要被轩辕氏手中的轩辕剑掩盖。

    轩辕氏**凡胎,当初也凭手中宝剑杀了黄尤,其厉害自不待言。刑天比之黄尤,修为大有不如,定然更难抵挡。只是英招为此数次进言,轩辕氏均以功德圣署不能沾染血腥为由。予以推脱,英招也无办法。

    众仙沉默良久,忽有一仙开言道:“贫道不才,曾于昔(日rì)游历之时。偶得一宝,锋锐无匹,无物不破。名曰斩仙飞刀,料必耳斩刑天”。

    众仙视之,乃6压道人是也!

    一时众仙皆惊,个个瞩目,燃灯道人闻言,亦是心中暗凛。

    这斩仙飞刀,正是6压道人拨罗天地之珍,(阴yīn)阳之极,五行之宝。用尽大半妖皇遗留的秘藏,以本族的炼器秘法调和鼎翼,颠倒(阴yīn)阳。辛苦熔炼而成,与帝俊所炼的杀巫宝剑系同一方法炼就,一脉相承。专门针对巫族。

    只是威能与杀巫宝剑相比,当然稍有不如。

    但是杀巫宝剑连祖巫也能杀小6压道人的斩仙飞刀虽然威力稍逊。却仍然是锋利无匹,用来斩杀一个大巫,料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况且妖巫仇深似海,自己不亲自动手讨还血债,又怎能破除心障?因此6压道人主动请缨,不再藏拙。

    众妖王闻言大喜,也未多想。他们对6压道人,天生便有信服之感。对其言毫不怀疑,称谢道:“若道友立得此功,胜机就在眼前。我妖族上下,同感大德!”

    燃灯道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口称“钦服。!心中却对他更生提防之心!

    金乌以火为食,天敌当前,也难怪燃灯道人感觉异常敏锐!

    6压道人连称:“不敢!”于是众仙调整策略,商定次(日rì)战术战法。约定单等6压道斩杀刑天,众仙便与妖族全军攻上,一举击败

    族。

    诸事既定,单等明(日rì)分出胜负!

    不料那八位妖王,另有心思。他们在轩辕氏帐中议完军事之后,私下又行聚齐,英招说道:“明(日rì)交战。我方必然大胜。重创宿敌,此其时也,因此明(日rì)之战,务必耍一击而竟全功,使巫族从此再不能翻(身shēn)。与我妖族为敌。尔等可吩咐我妖族各部,明(日rì)一俟愕利,便要全力进攻,不遗余力!”

    羽翼仙说道:“可是轩辕与神农有百里之约。若是明(日rì)巫族见势不妙,主动后退百里,轩辕势必约束我等,不许追赶。我等如之奈何?”

    计蒙冷然道:“轩辕虽名为我妖族之主,奈何乃是人族,与我等志

    同道

    计蒙所言,正好说中各位妖王的心思。众妖王都道:“正是如此”。

    英招说道:“计蒙所言有理!我妖族霸绝洪荒,岂能甘居人族之下。听任摆布?明(日rì)尔等可晓谕各部。只管追杀巫族,不必听从轩辕氏军令。”

    众妖王尽皆听命,回去下令不提!

    正是英招这一令下,致使血流成河,大增杀孽,因果纠缠,连圣人弟子也卷入争斗,招来血光之灾!

    至于对妖族是福是祸,一时却也难以说得清楚了!

    且说刑天、相柳等几位大巫因夸峨之死,又悲又怒,生了壮士断腕、共同赴难之心,皆立意要死战报仇。连炎帝和土灵圣母好言相劝,也完全听不进去。

    次(日rì),刑天率先在阵前邀战。相柳、风伯、雨师紧随其后。妖族见状。正中下怀,派出百解大仙、啸天神君、穿云神君、鸿鹊子、羽翼仙应战。

    众仙正战作一团,不可开交之际,突然一(身shēn)钟响,震得几位大巫微一愣怔,只见一线毫光,如黄芽白雪。从6压道人手中飞出,一闪而至,绕着刑天颈项转了一再,又复飞回6压道人掌中。

    这一下剧变突生,快如闪电,妖巫双方,都来不及反应,只有燃灯道人看到6压道人做法,见那豪光之中,似乎隐约有一三足怪鸟形状。

    豪光闪过,勇看刑天时,只见其颈上现一细纹,越来越大。终于不可支撑,硕大头颅,掉落地下。其伟岸(身shēn)躯,也随之轰然倒下。

    奇怪的是刑天虽然被斩了级,倒在地上,却并无多少精血溢出。只是两军见刑天倒地,都处于极度震惊或者狂喜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一则是刑天执念甚深,巫族之事未了。不肯撒手;二则是6压道人的斩仙飞刀,毕竟没有昔(日rì)妖皇帝俊的杀巫宝剑厉害,并未彻底斩断刑天的生机,因此导致刑天县死而神未死。

    见刑天到下,6压道人心中一阵快意,一时呆呆站立,不知是喜是悲,只的得隐有道机闪现,有如白驹过隙,一闪而逝,却又偏偏抓不住。脑海中往事,纷至沓来,一念生万念,万念归无念,反反复复,翻转不休。每翻转一次,似乎都能明白点什么,却又不通透,一时沉浸其中,对(身shēn)外毫无知觉。竟是暂时入神去了。

    妖族这边,玉虚宫与西方教众仙见刑天(身shēn)死,尽皆大喜,再无顾忌。一时手段其出,向剩下的三位大巫攻去。其中相柳蛇(身shēn)九,树大招风,受到的攻击也最多。不过他(身shēn)负祖巫共工精气,神通之强,只在刑天之下,一时虽然连受打击,暂时倒还未有重创。

    突然一点灵火,如同彗星一般闪现在战场之上,引得众仙瞩目,正是燃灯道人的那一道本命火元灵光。只见他用手一指,这火元灵光如同彗星一般,破空而至,落到相柳的一个头颅之上。    只见这个头颅上的血(肉ròu),就如同雪见骄阳一般,迅融化。

    好相柳,虽然剧痛钻心,但犹自临危不惧,神通暗,一团元气炸开。将那头颅震得自颈而断。众仙正膛目结舌,不明他何以自残,不料片玄不到,断裂之处又复长出一个头颅。仍然是蛇(身shēn)九,神通依旧,与众仙相抗衡。

    断自生,威能不减!

    广成子祭起番天印,对准相柳一个头颅,重重击下,将那头颅打出一个口子。不料相柳毫不在意,又将这个头颅自行震断,生出一个新的头颅。

    众仙皆震惊不已!若这九断后皆可重生,除非一击便能将其九同时打杀,否则,如何貉取相柳(性xìng)命?可是耍同时杀他九,难度却是非同一般!

    广成子到底是玉虚宫仙,略一思索,已有主意,祭起落魂钟,连连震动,只听当当之声不绝,那相柳九之中,八个头颅皆如同未闻,其有其中一,左摇右摆,战力大不如前。

    广成子大喜。连忙祭起番天印,就朝中间那个头颅打去。燃灯道人也看出破绽,将火元灵光向其(射shè)去。

    落魂钟最能撼动魂魄,相柳虽然有九,毕竟只有一存有魂魄,被广成子用落魂钟一摇,便找出了最关键的那个头颅。

    于是番天印、火元灵光几乎不分先后,皆落到那个头颅之上,相柳虽被落魂钟震晕,灵智还在,吓得亡魂皆冒,不急细想,连忙一边将魂魄遁出,一边将中间那头颅断去。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