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报旧怨陆压出山 结因缘五佛赴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松道人笑道:“不必担忧!那戊己元尘幡乃是你师祖嗽甘泄 匕。其中(禁jìn)制也是你师祖布下,哪有那么容易夺取?惧留孙虽然将此宝拿去。料想也只是保管几(日rì)而已。待(日rì)后机缘一到,为师自然替你取回”。

    土灵圣母听说法宝无失,去了心中忧虑,顿时大喜拜谢不迭,又与玄松道人说了队泉之战的局势。道:“妖巫之间,本来妖族实力便更胜一筹。上次交战,巫族侥幸得胜。可一而不可再。如今妖族又得阐教之助,如虎添翼,巫族局势威矣!”

    玄松道人说道:“队泉之战。乃是妖巫了结因果之战,血光不足,冤孽难消,连圣人弟子都被卷在其中,脱(身shēn)不得。此等皆有命数,哪里能够轻易化解?你可转告神农。由得大巫去战,时机一到,我与你诸位师叔自然前来相助,定能保得巫族根基。”

    土灵圣母答应了,玄松道人又叮嘱道:“切记我等未至之时,你不可轻易出手!否则大祸临头,为师也救你不得。”

    土灵圣母听了玄松道人此言,隐有所悟,不由露出悲悯之色,暗叹一声,向玄松道人告辞去了。

    五(日rì)之后,阐教广成子等众仙如约来聚,元始天尊五大弟子聚齐,方见燃灯道人姗姗而来,(身shēn)后还有两位道人。一着红袍,一着青袍,皆仙风道骨,气宇不凡。

    燃灯道人将二位向众仙介绍,原来一位叫度厄真人,一位叫6压道人。皆是西昆仑散仙。其中度厄真人乃是燃灯道人旧识,此次前往西昆仑特意邀来,6压道人却是偶遇。

    当时燃灯道人正在度厄真人洞府之中,与其谈论除泉之战,正逢见6压道人来访度厄真人,听闻了此事,也愿意前来相助一臂之力。度厄真人对6压道人的神通极为佩服,因此便向燃灯道人力荐。

    燃灯道人虽然对6压道人有种隐隐的不安,感觉难以亲近,但既然度厄真人力荐,打架不怕人多,又哪里有推脱的道理?因此便一道请了来,其实对6压道人底细,并不十分清楚。

    谁知这番偶遇,却是6压道人有意为之。他(身shēn)为金乌,昔(日rì)妖族天庭妖皇之子,与巫族实有血海深仇。这些岁月虽然在西昆仑全心修道。仇恨有所淡化,但是心中一丝执念,怎能轻易消除?定要巫族之血,才能洗刷。因此得知队泉战起,便知机会来临,只是无缘无故,不好冒然前往。直到得知燃灯道人来邀度厄真人,他才抓住机会,假装造访,也参与其中。

    他原是金乌之(身shēn),天生以火为食,燃灯道人正是火中之精,对他自然先天便有些忌惮。只是这个缘故,燃灯道人倒是暂时难知底细。

    当下众仙相互寒皓之后,便同往轩辕氏军中而来。

    却说轩辕氏战败之后,一边整顿军务,一边安抚妖族,颇费苦心。这一(日rì),忽听军士来报:“营外有几位道长求见!”

    几位妖王正好在旁,本就因为战败而心中不愉。又无端失了飞天神君,更增烦恼。听了军士之言,便有啸天神君怒喝道:“些许小事。自行处置即可,何必报到帐中,惊动陛下?”

    军士被他一喝,三魂七魄险些惊散,战战兢兢回道:“只因,只因那几位道长”指明要见陛下。故而”故而不敢私自处置,特来”禀报!”

    那啸天神君更加恼怒:“区区几个小道,焉可如此自大?”

    轩辕氏不理妖王之怒,和颜悦色问那军士道:“那几位道长可曾说了自何处来?来此何事?你且细细讲来!”

    军士这才灵魂回窍,想了一想。回禀道:“有个道长自称他们乃是自昆仑山而来,前来助陛下一臂之力!”

    啸玉神君愤懑之语脱口而出:“昆仑山来,又算得了什么?”

    旁边英招干咳一声,劝阻他道:“贤弟慎言!”经这一提醒 啸天神君也想起了什么,遂闭口不言。

    轩辕氏说道:“昆仑山乃是圣人修行之地,来者必非一般,我当亲自出迎,以显恭敬!”乃亲出走出营门之外,果见得有八位道者,出尘脱俗,飘逸不凡,各有一番神仙姿态。

    轩辕氏上前施礼道:“轩辕氏何德何能,有劳八位仙师大驾!迎来迟,望乞恕罪!”

    燃灯道人上前说道:“陛下言重了!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陛下有人主之姿,顺天应命。代天行道。天下有道之士,自当闻风景从。是故我等不顾冒昧,前来相助一臂之力,还望陛下收留”。说罢。又将八人(身shēn)份,向轩辕氏一一介绍。道!“原来是都是茶人座下,昆仑高十,失敬失敬※

    英招却在旁说道:“诸位道友好大的来头,只是不知道神通如何。是否真能助得我等一臂之力。”

    轩辕氏越来越无力驾幕这几位妖王。也很无奈,只得装作没有听见。又将英招等妖王向他们介绍小双方互相见礼。

    燃灯道人听出英招话中之意。淡然一笑道:“道友无须急躁,待两军交战之时,自见分明。”

    英招本待再说,忽然见了其中的6压道人,(身shēn)躯巨震,只感觉阵阵威压从其(身shēn)上出,竟难生抵抗之心,隐隐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心神怔怔,遂未多言。

    6压道人虽然变了样貌,到底是远古妖皇之子,继承了妖皇血统、金乌之(身shēn)。金乌为远古妖族之皇,自然能威慑群妖,更何况英招、计蒙等昔(日rì)都曾为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身shēn)边的妖族大将,对于金乌的威慑自然更有熟悉之感。

    若非6压道人被镇元子以人参果炼化了人形元婴,改了气质样貌,只怕当场要被这些妖王认出(身shēn)份。是以这种熟悉之感,实在不足为奇。

    轩辕氏正要将众仙延请入内,忽又见西天祥光照耀,瑞彩横空,遮蔽了大半天空。仔细看时,只见一朵祥云飞来,上面趺坐着五位尊者。或持银瓶,或持经卷,或持金轮,或持禅杖,或持念珠,手捏佛印。口诵佛经,法相庄严,光明洁净。令人一见而生向往之心。

    轩辕氏见了这番声势,心中暗暗震惊。阐教广成子等众仙见了,却是知道端底,见西方教大张旗鼓,不(禁jìn)微微有些不悦。

    那祥云不投别处,径自落到轩辕氏账前,从祥云之上下来五位尊者。行辕氏不敢怠慢,连忙也上前见礼,询问此来端的,得知是西方教圣人座下 婆尸佛、尸弃佛、 舍婆佛、拘那含佛、迦叶佛五位尊者前来相助,心中大喜,遂于军中造二座庐篷,专门用于安置西方教与阐教众仙不提。

    却说土灵圣母回了队泉,炎帝与众大巫闻讯,立刻前来相见,询问此行结果。

    土灵圣母心中虽对局势隐隐有些担忧,但也不便直言,面对众人殷殷之意,只得说道:“我回山拜见师尊。师尊言道:时机一到,我地仙便会出山相助,必保巫族根基。”

    刑天闻言喜道:“既有令师此语。我族无忧矣!”

    土灵圣母忍不住劝道:“虽然如此,只是既然天降大劫,必有血光。否则冤孽难消,因果不灭。因此依贫道之见,这第二战(日rì)期虽定。但在贫道师尊与诸位师叔到来之前。诸位还是不宜轻易出战为好。”

    刑天听罢大笑道:“道友美意,我等心领了。只是道友应当知晓。巫族自出生以来,顶天立地。宁折不弯,从无怯懦胆小之辈。若是巫族畏战,还有何面目称巫族?还有何面目独立于天地之间?我刑天之志,只在于保我巫族血脉。除此之外。别无牵挂。若为此志,大好头颅(热rè)血,皆可抛洒,一己之存亡。又何足道哉!”

    土灵圣母其实早知如此,心底叹息一声,闭口无言。

    十(日rì)之期,集眼即到。

    是时妖巫对阵,战云笼罩,煞气横空,有如实质,天地之间,难见他物,仿佛直要重归混沌。

    轩辕氏营中,英招等妖王斜睨燃灯道人众仙,冷声说道:“如今既有诸位玉虚道友、西方高士在此。巫族区区几位大巫,当可手到擒来。就请诸位道友出手,我等也正好见识一番玉虚**!”

    西方教诸佛正要出言,燃灯道人连忙止住,与众妖王言道:“我等初来乍到,不知敌方深浅,冒然出手,只怕有些不妥。不如这一战先请诸位道友出手,我等在旁观看虚实,再做打算。诸个道友意下如何?”

    英招冷笑道:“诸位道友架子端得足,如今事到临头,怎么反而畏惧起来?”

    燃灯道人不恼不怒,回道:“非是畏惧,只是先知己知彼,再商战策。方为万全!”

    众妖王还待再说,6压道人见了。连忙出来打圆场道:“大敌当前。我等当齐心协力,共灭巫族小些许小事。又何必争执。

    众妖王虽然不知道他的金乌(身shēn)份,对他却大有好感,又听他说到“共灭巫族”最中下怀,不由心中熨帖,也就不再争论。    英招和颜问道:“然则依道友之见,该当如何?”,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肌凶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