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遭暗算女娃殒命 存元神精卫填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忽当初在赤明劫中,龙族趁红云老祖殒命!机得利,实知爪册,联合凤凰、麒麟二族,共同攻占太阳星。成为了洪荒霸妾。连妖皇帝俊、弃皇太一,都被((逼bī)bī)得如同丧家之犬,无处容(身shēn)。那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威风!

    只可惜后来龙族不能约束部下,失了天心,才被妖巫二族同伐。几番屡战之下,妖巫又请来了镇元子相助,好不容易才将龙族击败。

    帝俊重回太阳宫掌握大局之后。为恐旧事重演,便将龙族实力最强的四部,分派到东南西北四海之中,名为代妖族管理四海,其实乃是以水克火,借此四海之水,压制这些火龙的实力。是故龙族地位一落千丈。由原来的洪荒至尊降为普通妖族。神通法力,由于受了海水压制。比起从前。也是天差地远。

    此事虽然久远,但是对于龙族而言。却是记忆犹新。特别是那些经历了赤明劫的龙族旧部,看到如今龙族状况每(日rì)愈下,更是犹如毒虫噬心,(日rì)(日rì)隐痛。他们表面对妖族臣服,心中却有一丝执念未泯,就如同一颗种子,只要遇到机会,就会生根芽,长成参天大树。

    如今女娃游于东海,正是这颗种子芽的机会。教广心中暗思:

    “如今妖巫二族虽然暂时安稳,实际上却是势同水火,只缺一点缘由。他们与我龙族皆有仇怨,我何不如此如此,使二族相争,我龙族再坐山观虎斗,伺机从中取事。

    不论谁胜谁负,对我龙族都是有益无害。如此一箭双雕。岂不快哉?”

    思量既定,便佯装愤怒,说道:“巫族,竟敢来我东海放肆。吩咐西北的巡海蛟龙。前去问个章程”。

    虾兵蟹将领命,前去报知了那巡海蛟龙。

    要说这条蛟龙,虽是龙族之中下等品类,却非是小虾小蟹,也有些来历,乃是经历过赤明劫、曾亲见巫族起兵,却能侥幸逃脱的那条蛟。他可能受了巫族煞气影响,自从赤明劫后,修炼了不知多少岁月,神通法力,自然都有增长,只是不知为何,却一直脱不得蛟(身shēn),再也进化不得。因此虽然神通法力远胜其他蛟龙,却一直不为教广所喜,只授他巡海之职。

    那蛟龙虽有来历,到底是一直蛰居东海,又是供人驱使的角色,哪里有什么城府?因此得了龙王之命。也未多想,径自上得海面,见了女娃。朝她喝道:“何方小巫,竟敢来我东海放肆?岂不知龙巫二族,是敌非友?今(日rì)我奉了东海龙王之命,要拿你回去问话,快快束手就擒吧”。

    女娃(身shēn)为炎帝之女,自从离家游历。尚未见有如此无礼者,而且还是个小小蛟龙,料想能有多大本事?她年少冲动,并未多想,也懒报家门。回道:小小蛟龙,也敢口出狂言,如此放肆!且看你有何本事,敢来拿我!”

    二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女娃虽有巫族神通,到底修行尚浅,又是在海水之中,以己之短,攻敌所长。哪里是这蛟龙对手?不过三五回合,已被卷入漫天海浪之中,海水不知道喝了多少进肚,昏昏然不知东南西北。

    那蛟龙看看差不多了,便息了风浪。前来寻找,(欲yù)将女娃带回龙宫。岂知找来找去,居然遍寻不着,待女娃浮出水面,已经被生生溺毙。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蛟龙只以为是普通巫族,也未在意,便回龙宫禀报去了。

    东海出了这番变故,金鳌岛碧游宫通天教主岂能不知?他暗暗叹道:“妖巫再战,虽是大势,但散广从中结此因果。(日rì)后亦自有报应。镇元道友,你我虽然交(情qíng)不浅。但此番你地仙门下自处不利之地。却是对不住了!”便吩咐座下童子道:“去叫你大师兄多宝道人前来”。童子应声去了。

    通天教主收徒,虽然有教无类。大道通传,但是视其根器,也分远近亲疏。截教人才济济,不知千万。但大都只是通天教主的记名弟子。有的甚至连记名弟子也算不上。只是曾经听过通天教主传道,便以其弟子自居罢了。真正的入室弟子。如今总共才只有两位。皆是根行深厚之辈,道法神通,亦丝毫不输于元始天尊座下弟子。

    这多宝道人,乃是昔(日rì)鸿钧老祖分宝岩上的一件极品先天灵宝一多宝塔内的器灵所化,来历不凡。那多宝塔分九层八角,古朴无华,能收纳灵宝,且收得越多,宝塔威力越大,攻防一体,无不如意。多宝道人依赖此宝,修行奇,在通天教主门下弟子之中,道行最高。神通最广,颇得门中敬服,亦最为通天教主所喜。其分宝岩所得之宝,亦赐予多宝道人最多。

    不一刻,多宝道川一曰。行了礼数。问道:“不知师尊传召,有何吩咐?几…一

    通天教主说道:“只因洪荒大战。征兆已起。此战之后。妖巫隐退。人族大兴,乃是天意。为师推算天数,知我截教大兴之机,亦在此战之中。你大师伯、二师伯与为师三位,虽各立大教,然三清一体。同属玄门。只是你大师伯修持无为之道,想必不会参与,你可前去拜见你二师伯,便说阐截二教,同气连枝,如今正好顺天出世,一同大兴玄门。”

    多宝道人领命,乃辞别通天教主。出了金鳌岛,前往昆仑山玉虚宫。拜见元始天尊,转达了通天教主之意。元始天尊听了,回道:“通天师弟之意,我已知晓!届时我阐教自当派遣弟子下山。共扶人族。昌大玄门!”多宝道人乃告辞而归。

    不提这二位圣人联手,(欲yù)战地仙,且说那女娃虽然溺亡,其实并未真正(身shēn)死。她受了暗害,真灵离体,正要魂飞魄散、神飞冥冥之际,却见(胸xiōng)口突然飞出一道符篆,正是王屋山玄穹所赐。化作一道绿光,及时将其元灵护住。因此她躯体虽亡。其实元神未灭,只是受了这番刺激之后,浑浑噩噩,不甚清明,只朦朦脆胧记得以前的一些执念。

    她元神游((荡dàng)dàng)多时,最后化为一鸟,其状如乌,文白喙赤足,名曰精卫。精卫隐约记得是在东海遇害,因此仿效愚公之事。(日rì)(日rì)夜夜衔西山木石,以埋东海。

    她这番际遇,旁人自然不知。不多时,女娃溺水(身shēn)亡消息便传回了陈都,炎帝与女娃的众姐妹闻之。大为悲痛,巫族更是激愤不已,皆道:“女娃有巫族神通,若无歹人加害,焉会无故溺死?东海乃是妖族管辖,此必妖族暗下毒手”。

    巫族领刑天一向对女娃最为喜(爱ài),视同己出,今见女娃冤死,心中悲痛忍耐不住,向炎帝说道:“我等这便集合勇士,前去有熊部落问罪!不找出元凶,誓不罢休!”其余巫族,都是同仇敌忾,义愤填膺。只等炎帝一声令下,便能为其披坚执锐。报仇雪恨。

    时有土灵圣母在旁,说道:“此事不妥!女娃在东海溺亡,我等不去东海问个究竟,却向有熊部落问罪,于理不合!况且东海乃龙族镇守。他们虽份属妖族,却一向与妖族貌合神离,与我巫族亦有仇怨。若是龙族有意挑拨,我等岂不正好上当?妖巫二族一乱,大劫又将起矣!”

    土灵圣母在炎帝麾下,代表的是地仙一门,即使是**凡胎,旁人也不敢不敬。何况她原本是血海六部之中的六足部巫蚁之后,后来被镇元子点化,传了道法,拜到玄松门下,成为地仙一门的三代徒。又岂是弱者?她(身shēn)怀巫族血脉,与巫族天生亲近,真(身shēn)强横之极,能穿梭地火风水而毫无伤,又力大无穷,比之大巫也不逊色。此外,她在地仙门中修道,仙法神通,也丝毫不弱。

    因此,不管是炎帝还是巫族。时她都是尊敬有加,不敢幕慢!

    炎帝强忍悲痛,仔细思量片刻。乃说道:“土灵圣母言之有理,我等不可胡乱猜测,意气用事。还是先前往东海问个究竟,再做道理”。    一旁闪出一位女子,向炎帝说道:“父亲(身shēn)为人族共主,岂可轻离陈都?女儿愿代父亲前往,为妹妹讨个公道。”此女乃是炎帝第三女。名为瑶姬,在诸姐妹当中,与女娃最为(情qíng)深,又不忍父亲((操cāo)cāo)劳,因此主动请缨,前往东海。

    炎帝(允yǔn)了,便派遣土灵圣母、刑天,率领一队人马,跟随瑶姬前往

    海。

    到得东海边上,众人也不下水。就听刑天朝海中喊道:“东海龙族听了,因人族炎帝之女女娃溺于东海,沉冤未雪,今有人族瑶姬、地仙门下土灵圣母、巫族刑天来此问个端的,请个能主事的出来一见”。

    他此前虽听了土灵圣母相劝,在事(情qíng)未弄清楚之前,尽量不露敌意。但是这些言语仍然是含愤而。内蕴大巫神通,声音之响亮,有如九天雷震,直入深海,将无数鱼虾鳄蟹,震得晕晕乎乎,不知所以。

    他们既然报了名号,东海龙王教广听了,也不逃避,从东海水晶宫中。劈波斩浪,亲自出海相见。

    瑶姬当先喝问道:“东海龙王,我妹妹与你龙族无冤无仇,却无端曲死在你东海?你(身shēn)为东海之主。逃脱不了干系,须得说个明白。”

    教广回道:“令妹乃是在海中戏水之时,不知深浅,失足溺死,还望诸位明察,切勿冤枉我等!”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