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3章 三大阵生机一线 三大士返本还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众仙听罢,相顾哈哈大笑。。燃灯道人说道:“不过是几个葫芦而已,装载之器,吾等也有。道友口气之大,堪称海口,更自比往圣先贤,毋乃太过乎?”

    玄穹道人听罢,仰天大笑不止。

    众仙又问玄素道人之阵,玄素道人说道:“吾此阵,不敢与两位师兄的相比,只是一个后天小阵。请诸位听了!”亦做歌曰:

    “吾宝自然生养成,不在先天合五行。

    中有yīn阳相环抱,度分十二见分明。

    幽冥炼得九幽体,太yīn又取月中jīng。

    诸般神妙皆穷尽,无形无相最**。

    吾此阵,乃太yīn元蛊大阵是也!”

    众仙听罢,抚掌叹道:“善哉!此言倒还恰当,甚合冲虚之道!”

    于是燃灯道人对三大士言道:“我五位之中,只有你们三位已入混元之境,有明王化。纵有凶险,可就一时之便,当无大碍。因此破阵之事,还请三位出手。若能破之,自然是好。若不能破之,也无大碍,可即刻归来,另外再为定计!”

    三大士道:“因果悉在我等,自然前往。”于是约定,文殊广法天尊去破太极混元阵,普贤真人去破先天葫芦阵,慈航道人去破太yīn元蛊阵。

    于是文殊广法天尊当先,用手一指,开了顶上三花,又将五气护体,足下踩一朵莲花,飘飘然往太极混元阵而来。

    玄松道人立在阵前,对他说道:“道友,你入此阵容易,出阵却难,尚需三思而行!”

    文殊广法天尊答道:“合议已定,安容反复?请道友行功!”说罢从容入阵。

    玄松道人说声:“好!”便发掌心雷,将大阵运转开来。只见愁云莫莫,雾霭沉沉,阵内天地万物尽皆不见,只有混沌一片。不住翻腾。

    文殊广法天尊暗道:“此必是障眼法,待吾破之!”暗将玄功默运,口诵真言,要将混沌震散。谁知那混沌云雾,无穷无尽,乍开又合,竟连咫尺之内。也看不分明。

    文殊广法天尊正在阵内前行,突然间一声霹雳,如同利剑,劈到上。竟将足下护体莲花,劈落在地。震得天尊三花五气翻腾不休!

    文殊广法天尊暗惊:“此花是西方教主所赐,竟经不住他神雷一震,却不知这神雷是什么来历,好生厉害!不如我用明王化,先将混沌打碎,可免受阵法所惑!”便将一晃。跳出一尊法,面如蓝靛,赤发红髯,三首六臂,手持降魔杵,在阵中一阵乱打。

    他却不知这混沌乃是无极生太极之处,并非虚妄,哪里是打得碎的。其方才所行之处,是正西方庚辛之地。属金,乃是玄松道人用锤子镇压。于五方之中,最为犀利。他这明王化,又哪能相抗?只听得霹雳声声震响,震一声,斩去明王一条手臂。不过四五下,明王化已被大阵磨灭,只余一道灵光,遁入文殊广法天尊体内。

    这明王法,乃是道行所化,如今一灭,却不知道枉费了多少苦功!

    文殊广法天尊这才知道厉害,暗道:“吾有遁龙桩,乃是五行属木,故当往东一行,或可免受其咎。”于是将遁龙桩祭出,化作七宝金莲,踏在足下,护住周,往东方甲乙之地而来。

    这也是文殊广法天尊命数当绝于此,蒙了心窍,失去算计,却不知道甲乙之地,乃是玄松道人用龙头杖镇压,玄松道人又是木xìng灵根化生,相得益彰,威能之大,尚在西方之上。

    文殊广法天尊方行到东方,突见混沌之中,现出一个道者,黑面红须,在前方大喝:“道友,此路行不得,速速回去!”

    文殊广法天尊答道:“你用言语惑吾,吾却偏要一行,岂能信你?”不管不顾,依旧向东前行。

    忽又见混沌之中现一道者,赤面黑须,未言先怒,喝道:“他自来送死,命中注定,何须罗唣!”将手中龙头杖打来。文殊广法天尊受他一击,浑一震,七宝金莲不觉也被打落。

    天尊还未醒悟,龙头杖又凌空击下,正打在文殊广法天尊头顶,于是千载修行,遂成画饼。幸赖其已跳出大罗境界,也算是入了混元,又种有西方业果,早有深意,因此不能上榜为神,一道灵光,裹住七宝金莲,投西方教去了,只将戊己元尘幡、土缕剪两件法宝,失落在太极混元阵内。

    玄松道人叹道:“道友,吾已良言相劝,奈何不听,实是命该如此!”

    却原来玄松道人所布太极混元阵,乃是以锤子、龙头杖、水月圆光镜、天地烘炉、土葫芦五件法宝镇压五方,赤松子、赤须子与玄松道人合力维持大阵。这五件法宝,以前两件最为厉害,应对东、西二方,乃是玄松道人自己的法宝,使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威力倍增。其余三件法宝,都是从同门借来,虽然也威力不凡,到底不如前面两件法宝成熟。因此这太极混元阵,还远谈不上完善,仍留人一条生路。奈何文殊广法天尊先走西方,后走东方,都是绝路,可见命数该终,不得不如此!

    玄松道人又拾起戊己元尘幡、土缕剪二宝,叹道:“戊己元尘幡本是门中至宝,奈何土灵圣母屡失此宝,可见无福享用!可惜!可叹!”回山之后,遂有将戊己元尘幡赐予黄石道人之意,只将土缕剪留与土灵圣母。

    阐教诸仙见灵光西去,哪里能不明其意?于是燃灯道人几位,尽皆相顾骇然!燃灯道人说道:“不想文殊道兄千载修行,混元功果,今rì竟绝于此!三阵凶险,不可不防!”脸上亦有悲sè!

    普贤真人与众仙一礼,说道:“红花白藕,本是同根,此花寂灭,彼岸又放,何必悲叹?今rì之会,贫道亦与诸君别过。rì后有缘,灵山再会!”说罢,用手一指,三花五气俱现,足下踏一片莲叶,往先天葫芦阵而来。

    玄穹道人当前而立,说道:“道友,此阵凶险,不可轻入!”

    普贤真人答曰:“吾与道合,无恐无怖,凶险何足道哉!”遂坦然入阵。

    玄穹道人于是将大阵发动,只见八个葫芦,洒出漫天星辰,又化作山、石、草、木,世间万物。不过片刻,万物皆隐,只一片混沌。陡闻轰隆隆震响,混沌破碎,化作地火风水,不住翻腾。

    普贤真人也现了明王化,面如紫枣,巨口獠牙,八首六臂,拖住降魔杵乱打。但地火风水哪里能打得碎,不过片刻,亦只余一道灵光,回归本体。

    普贤真人见地火风水不能立,手提吴钩宝剑,走东方,东方无路;走西方,西方无门。东南西北俱都走遍,仍避不开地火风水沾。待其想往中间走时,已经有心无力,于是一具法,化为灰烬,只余灵光一道,裹着吴钩宝剑往西方去了。

    他却不知这先天葫芦大阵,乃以九宝葫芦鞭为中枢,召唤九个先天葫芦归位,合成大阵。此阵若成,可开天辟地,返本还源,化万物为混沌,因果甚大。是故赐宝之时,镇元子严令玄穹道人不到混元,不能使用。如今玄穹道人虽入混元,仍不敢用出完整的先天葫芦大阵,因此布的乃是一个有缺之阵,其中玄玉道人的土葫芦并没有归位,只以普通法宝代替。是故上下四方,皆是死路,唯有中间戊己之地,留得一线生机。可惜普贤真人未能醒悟,也是命该绝于此地。

    眼见两阵损了二仙,燃灯道人见了,心中惊骇不已。就听慈航真人大笑,说道:“去休,去休!今rì吾当归,诸位道友,就此拜别!”说罢朝众仙深施一礼,往太yīn元蛊阵而来。

    玄素道人劝道:“道友,千年修行不易,勿要争强好胜,自毁功行!贫道此阵虽比不得两位师兄,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出的。”

    慈航道人微微一笑,说道:“今rì是随缘相得,该此一行。道友不必客气!”说罢,亦从容入阵。

    玄素道人亦将太yīn元蛊阵发动,只见zhōng yāng有yīn阳如太极,周遭分十二度,有异兽嘶吼,狰狞可怖,摄人心弦,只是俱看不分明。

    玄素道人又发掌心雷,将大阵震动,于是顷刻之间,zhōng yāng太极隐没不见,只余一团彩雾,从中散发开来,无穷无尽,弥漫天地之间,又有种种异兽,在其中随隐随现,吞吐云霓。慈航道人将忿怒明王化召出,只见面如傅粉,三首八臂,凶形恶状,持杵而战,却找不着异兽方位,不过片刻,被云霓包裹,化为脓水。慈航道人又将琉璃瓶祭起,来收彩雾,方收得一丝半缕,那琉璃瓶亦化作五彩之sè,叮当一声落下,已经失了妙用。

    慈航道人乃叹道:“剧毒之甚,有过于此乎?”话音刚落,己亦化为脓水。只余一道灵光,裹着琉璃瓶也投西方去了。

    却原来玄素道人的太yīn元蛊阵,中间yīn阳二蛊相抱,一明一暗,一虚一实,变换无方,周围分十二度,为十二元蛊,以至yīn之气为纽带,取长补短,相互沟通,按数运转。她这元蛊虫,都是洪荒异种,臻至大成,便拿一样出来,也是虫中至宝、毒里王尊,大罗金仙也不敢招惹。如今十二元蛊合为大阵,再加上更加神妙的yīn阳二蛊,威力何止增强十倍?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