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5章 授神职诸仙观礼 问法宝玉帝用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待三仙皆散,西王母唤来青鸟、女魃,说道:“人间又将乱起,地仙将要封神。。我即将脱困,无须随侍,你二人也下山去,在人间择灵山洞府,早早扎下根基,静待机缘。待地仙封神时,你二人再出山相助!”

    于是二徒拜别西王母,各自下山。青鸟居于骊山,称骊山仙子。女魃仍居赤水,人称天女。

    首阳山八景宫中,太上老君因曾在天庭应下十二位大罗金仙,供玉帝驱使,至今仍一位也无,因此正在物sè有缘之士。时有李玄拄拐来拜,太上老君看出他的跟脚,果然纳入门下,遣往玄都洞修行。

    这李玄便是铁拐李,虽然丑陋,得道之后也形容不改,乃是异相真仙,他后来又陆续渡化远古天庭转世者七位,共为上洞八大金仙。在加上老君又渡化了四大天师,合在一起,正好是十二位。此是后话,暂且表过不提。

    却说周穆王虽曾对西王母有,但两个量劫过去,不免有些疏淡。何况他是人间天子,后宫佳丽三千,容颜殊丽,都是绝sè,rì夜惑人耳目,怎能专?此次赴昆仑仙岛见西王母,只是心血来cháo,了却执念而已。

    他在昆仑仙岛之中,与西王母一席谈论,志向不合,话未投机,又不曾求得延寿仙丹,更加上李玄在座,说话做事,多有不便,因此心中颇不快意。于是分别之后,并不留恋,下了昆仑仙岛,还归国土,再未重来。只是归国之后,更是不恤国是,不乐臣妾,肆意远游不止。

    他是神人转世,无灾无病,康体健。享尽了荣华富贵,看遍了大好山河,直过百余岁方崩。

    终穆王之朝,虽然武功煊赫,朝政安稳,但其以天子之尊,征战游历。都是劳民伤财之举,大伤国本。到穆王晚年,周王朝表面上国泰民安,歌舞升平。实际上国库空虚,民力匮乏。已伏由盛而衰之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说罢人间,再言天上。却说这一年,风调雨顺,四季安泰。九天之上,玉帝广发金简玉书,遍邀三界圣人、人皇、混元尊者、大罗金仙,前往天庭,赴仙神之会,并为天庭众神授职观礼。

    只因先前封神榜虽然封了神位,乃是对应周天三百六十五度的虚职,有位无权。此次玉帝郑重其事,大张旗鼓。所授皆是天庭实职。自此之后,众神都要为天庭行使职权。行天之道,布天之德,少不得与众教门打交道。因此玉帝广邀众仙观礼,也是应有之义。

    九天之上,笙歌嘹亮,仙乐淙淙,处处披红挂彩,迎接贵客,一片喜气洋洋。

    凌霄宝之中,诸圣人、人皇皆至,在客位高高就座。诸混元尊者、大罗金仙,亦在宝两旁就座,济济有近百位,相互接应,彼此招呼,好不闹。

    眼看众仙皆至,王母停了仙乐,玉帝便说道:“天神归位,已过百年。可喜如今天地安泰,仙道、神道、人道,共享清平之福。此乃老师恩泽,诸道友皆有襄助之功!”

    众仙逊谢,玉帝接着说道:“然天庭事务繁多,朕rì夜辛勤,力有不逮。是故今rì特开此会,授众神之职,为朕分忧!天地仙神,可共为见证!”

    阶下众神皆拜,口呼:“陛下圣明!”

    于是值灵官唱名,众神一一而进,玉帝频开金口,封了三官大帝,四方神君、五感生帝、 五方揭谛、五炁真君、五斗星君、四大天王、六丁六甲、左辅右弼、值rì星官、镇灵官、诸元帅、天将。凡上榜诸神,包括以前便在天庭供职者,皆有职司。

    这番职位封过,天庭才算是机构齐全,真正稳定下来。

    封神大事已了,玉帝与王母便在九天之上大开筵席,招待三界诸仙。

    席上,玉帝对诸圣举杯道:“众神法力低微,德威不足,rì后代天庭行使职司,还望诸位圣人、人皇多多鼎力相助!”

    众圣人、人皇自无不应之理,皆将酒饮了。

    元始天尊听玉帝言语中仍有不满之意,说道:“众神有天书护佑,不死不灭,寿与天齐,不比诸仙要过劫数。陛下好生看护,rì后必能兴盛天庭门户!”

    玉帝叹一口气,说道:“诸位圣人,众神道行本浅,无缘仙道,方转为神道。况上榜之后,其生前法宝、兵器,在封神之战中,多数落入众仙之手,如今皆无长物,实在不成体统。还望各位圣人怜悯,将其赐还,天庭感激不尽!”

    此言一出,席上气氛为之一凝。只听通天道人拍手,哈哈大笑道:“陛下所言极是,正该如此!”众神所失法宝,十有**,皆是截教之物,通天道人当然乐得如此。

    元始天尊道:“贤弟此言差矣!灵物有缘者得之,有福者保之,安有归还之理!”

    镇元子也微微颔首!

    通天道人转朝太上老君道:“不知道兄以为如何?”

    太上老君在封神之战中反复斡旋,如今好不容易脱,如何还肯表态?只说道:“此事但凭二位贤弟商量!”

    于是元始天尊与通天道人皆不出言。

    眼看场面冷下,玉帝问接引与准提道:“不知二位以为如何?”

    准提道人说道:“众神既然履职,物归原主,理所应当!”接引道人也微微颔首。

    玉帝见状,心大慰,又问道:“镇元圣人以为如何?”

    镇元子开言道:“周天正神,行天之道,布天之泽,非同小可,所持法器,亦当上体天道,下应人心,恰当其位,不可轻忽。封神之战中,众神所持法宝,良莠不齐,多是攻杀之宝、凶恶之物,怎堪为天神布道法器?怎显天神堂堂之威?”

    此语一出,在座圣人、人皇,倒有数位同时颔首赞同!元始天尊、女娲娘娘皆颔首道:“正是如此!”

    玉帝见多数皆从镇元子之言,暗叹一声,只得撇过此事,说道:“镇元圣人所言有理!只是周天法器,该当如何,还望各位赐教!”

    见诸圣不言,女娲娘娘道:“远古帝俊立天庭时,曾以妖族大圣元神烙印,引周天星力,炼就三百六十五面星幡,可布周天星斗大阵,威力绝伦。此三百六十五面星幡,对应周天三百六十五度,虽不是法器,却是古往今来,最为可资借鉴者。”

    此中典故,在座诸圣皆知,只是一时未曾想起。玉帝得女娲娘娘提醒,眼前一亮,问道:“不知如今星幡何在?”

    女娲娘娘叹道:“如今俱已散逸无踪,可惜可叹!”

    玉帝闻言,惋惜不已,女娲娘娘便朝混元席上鲲鹏老祖一指,说道:“鲲鹏道友应当见过此物,陛下何不召而问之?”

    鲲鹏老祖曾被玉帝封为北方黑帝五灵玄老,也曾在天庭居住,与玉帝倒也熟稔。只是五方五老之说,已成虚妄,如今玉帝倒不好再提此事,便问鲲鹏老祖道:“道友曾为远古天庭妖师,地位崇高,三百六十五面星幡之事?道友可知之乎?”

    鲲鹏老祖听玉帝问起此事,心中发苦。他虽曾取得百余面星幡,皆已被玄云道人拿走,如今手上一面也没有。但既然话头是女娲娘娘提起,若是矢口否认,不仅不能取信玉帝,还会得罪圣人。

    只是若要他实话实说,不免将玄云道人陷于不利之地,非他所愿。

    心念电闪之下,便答道:“周天星幡,贫道确曾见过几面。只是年代过于久远,其物又不在贫道手中,星幡之玄妙,已难考究了!”

    玉帝闻言,正待继续追问,只听鲲鹏老祖继续说道:“陛下,天生量劫以择万灵,代代皆有杰出者,岂可厚古而非今?如今群仙济济,各具神通。陛下何不在众仙之中择一二能士,炼制周天法器?总好过寻幽访古、镜里摘花!”

    鲲鹏老祖所说,确实是务实之言。玉帝遂息了寻找远古星幡的心思,转头向诸圣望去。

    若论炼器,当然是镇元子的造化大道为第一,手中更有造化鼎,可化后天为先天,循自然之理,究造化之极。只要材料足够,哪怕是先天至宝,也可炼出。

    只是如今天地隐隐然对立,镇元子又为地仙之祖,堂堂圣人,怎会为天庭去炼三百多件法器?玉帝念头一转,便彻底死心,将目光往其他几位圣人望去。

    在座都是圣人之尊,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炼器,便与演化大道无异,所成都是大宝,威力绝伦。只是法宝也如同仙道一般,威力越大,因果也越大,玉帝又要一口气炼三百六十五件之多,众圣哪里会回应?就连最好说话的太上老君,也是垂眉闭目,并不出声。

    玉帝无奈,只好朝元始天尊说道:“元始圣人,众神是阐教所封,一事不烦二主,祭炼周天法器之事,还请圣人援手!”

    众圣皆赞同道:“正该如此!”

    元始天尊见退却不过,略为沉吟,说道:“贫道诸弟子中,只有云中子略通炼器之道,也不知能否应承此事!”便呼道:“云中子,你上前来!”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