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7章 后羿求灵药 嫦娥奔太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凤舞文学网--->

    连昔的金乌都得落,所言却非恐吓,乃是实话。--凤-舞-文-学-网--

    宓妃不忍河伯受辱,连忙向后求。那河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患难见真,也是满脸愧色。

    后见他有所醒悟,这才告辞而回,前往昆仑仙岛,去求见西王母。

    却说西王母在赤明劫中,被道祖软于昆仑仙岛之上,两个量劫内不能出世。她便将原来的掌理女仙时的城池、楼台、宫,俱都拆毁,只留一座洞府,静心修炼。

    她原是天地应命之神,在顺利度过了赤明大劫之后,脱去俗务,一心修道,虽未证得圣道,却早已经入了混元。

    这一,她正在神游冥冥,陡然心神一动,知道有事发生,奇道:“我这昆仑仙岛,乃是清净之地,不该沾染杀劫,如何还有俗事烦扰?”

    默默用心推算,片刻之后,笑道:“原来是女娲娘娘结下的因果,却无端要我做这个恶人。只怕如此一来,无知之辈却要说我心狭窄,有意报还妖巫因果了。也罢,总是天意如此,我却不可违逆。”因将大唤入,给她一粒丹药,交待道:“你且去山门之外,若见一个男子朝此处下拜,不必问他是谁,都将此药与之。切记不可让其进入,免得影响我昆仑仙岛清净。”

    大领命,来到山门之外。片刻,果然见一个巫族,来到山门之前。

    那巫正是后,见山门之处也无人影,心想自己诚心来求西王母,却是不可唐突了。何况西王母乃是洪荒先辈,当得起自己礼敬,便朝山中拜了一拜!

    大见了,想起旧事,心道妖巫二族,与昆仑仙岛都只有仇怨,没有恩,这巫族居然拜西王母,也真是奇怪。想起西王母交代,不敢怠慢了,便现出形,朝后说道:“你之来意,我师尊已经知晓,特赐一颗丹药在此,可解你心中之事。”

    后不想难题到此豁然而解,心中大喜,非常感激,问道:“既是如此,不知尊师何在?且容我当面谢过!”

    大连忙止住道:“罢了。--凤-舞-文-学-网--我师尊曾有交代。昆仑仙岛概不纳客。以免影响了此地清净。她也不想当你之谢。你便就此去吧!”

    后无奈。再拜而去。

    他回了巫族之内。与嫦娥说了寻药之事。嫦娥也是欣喜不已。便将丹药小心收藏。想等有了万全准备。觅一良辰。再行服下。

    这一夜。后前去巫族。理事未归。嫦娥一人。闷闷不乐。

    她正在后园中闲逛。陡然听到一个低沉地声音响起:“昔地太之神。妖族之主。如今竟委仇敌。嫁作妇人。真是何其可笑!” <:

    就见影中走出一个男子。正是后地弟子蓬蒙。 <:言乱语。还不快快退下?”

    蓬蒙仰天而笑,笑声中却有无穷恨意,说道:“凡胎,不知本,可怜可叹。你可知道自己是谁?可知道我是谁?” <:便要叫护卫了!”

    蓬蒙不理,将头一拍,脑后飞出一只小小三足金乌,停在嫦娥面前。 <:,脑中“轰隆”一声炸响,只觉得一道闸门打开,许多记忆碎片,蜂拥而来,又不互相连贯,越想越乱,顿时头疼裂。

    蓬蒙不理,继续说道:“我便是帝俊转世,因为一丝执念不泯,这才早早开了灵识。你可曾记得天庭大战?可曾记得是谁让我们转世?可曾记得我们的子女为谁所杀?”

    说到后来,语气越来越厉,听得出其中的切齿恨意。只听他继续说道:“都是巫族!他们是我们的仇敌!可是你居然甘心嫁与后,还懵然无知。你如何对得起妖族?”

    他前世之时,有负常曦,也有些自愧,一句“如何对得起我”的话语,却是卡在喉咙之中,吐不出来。 <:要说是真,却是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眼泪垂下,大喝道:“不要说了!”又双手捧着脑袋,痛苦地喃喃自问:“我是谁?我是谁?”

    她前世虽然是太之神,如今却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女子,毫无一点神通。这番宿世恩怨说出,短时间内如何能够接受?

    蓬蒙毫不停留,说道:“你是常曦,你就是常曦!”见她实在痛苦,到底曾经是自己妻子,终于也有些不忍,说道:“这

    ,你迟早都会知道,始终逃避不了。你自己便看着毕,悄悄退去了。

    他此时说破前尘的本意,是要嫦娥与他一起谋杀后报仇,后来见她如此,却是心软,没有提起。 <:,独自呆坐,脑中昏乱。她与后夫妻和谐,相亲相,原来什么都不知道时,只想如此,续成永久。如今既然已经听了蓬蒙说的那些事,待要什么都不想,过回以前的子,却是再无可能了。

    她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不知后回来,如何面对,是该?还是该恨?

    思索良久,终于咬牙下定了决心,将西王母所赐丹药服下。

    西王母也是至之气所化,与太之神殊途同归,她所炼的丹药,自然不凡,内含大量至元气,被嫦娥服下,又引发了她体内的太真元。转瞬之间,娥头顶云光冲出,氤氲满室,其中一卷万象图,宝光闪烁。那娥所养的玉兔,在旁边也吸收了一些太元气,顿时也产生了一番玄奥变化。 <:

    她抱起边的玉兔,垂泪道:“妹妹,可怜你前世为太之神,今生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原来那只玉兔,竟是羲和转世。她前生多有杀孽,因此这一世转为兽胎,却只是普通玉兔,再非太。此时灵识未开,神通全无,若不是凭着一点太真灵,嫦娥还认不出来。

    她抱着玉兔,喃喃说道:“妹妹,我们回家吧!”说毕离地而起,无声无息,冉冉向太星飞去。

    娲皇宫中,女娲娘娘叹息道:“常曦做完这场功德,着实受了委屈。此事由我而起,也要补偿一番!”说毕,出了娲皇宫,往太星而来。

    万寿山上,镇元子也道:“当同始,今同终。我也再往太星走上一遭。”也起出了五庄观。

    却说嫦娥抱着玉兔,来到太星,却见原来熟悉的太宫早已不在,只有一座巨大华丽的宫,结构宏伟,浑然一体,灵气萦绕,却甚是陌生。娥见状愕然,以为早为大神通者占据,不由对着玉兔泣道:“莫非太星上,已经易主,我姐妹成了无家可归之人?”

    陡然见瑞彩横空,异香遍地,一位女仙从天而降,正是女娲娘娘。

    又有一位大仙,童颜美貌,手持拂尘,从洪荒而来,却是镇元子。

    女娲娘娘说道:“如何道友也亲自前来?”

    镇元子说道:“同始同终,乃是理所应当。既然当贫道在场,今也不可让娘娘独担罪责。”女娲娘娘听了,不由面露苦笑。 <:,不敢怠慢,连忙怀抱玉兔,前来拜见。

    女娲娘娘止了,说道:“嫦娥,你前生曾与我一同听道紫霄宫,乃是姐妹,无须多礼。” <:成灵脉,焉敢有所怠慢?”

    女娲娘娘叹息一声,也不再纠缠,说道:“实不相瞒,你今生与后结缘,乃是我的主意,落得如此结局,可有怨恨于我?” <:,说道:“若说无恨也有恨,只恨命运弄人,殊多乖。若说有恨也无恨,却让我知道了男女大,一瞬千年。”

    女娲娘娘说道:“我当初行此事,为的是妖巫二族,能化戾气为祥和。你虽然受了委屈,却也首开先例,其实也是成就了一大功德。” <:

    女娲娘娘道:“我此举虽是对二族慈悲,对你却未免有些苛刻。你虽然口称心服,其实仍然不免怨恨于我,我也只好对你作些补偿。你如今若有什么心愿,可以对我道出。我若是力所能及,当有求必应。” <:仇,不断演绎,那西南大山之中,可不就是自己原来的居处?以后却再也回不去了。她叹息一声,说道:“我别无所愿,只愿天下有之人,都能结成眷属!”

    此语一出,天地皆生异象,有阳二气交合,如同海潮,最后在天地间汇成一线,又全部注入嫦娥灵台之中。 <:雪。又有万象图飞出,化作一本书卷,落到那老者手上。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