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六章 精气还巫族 精血入洪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凤舞文学网--->

    他抬出盘古大神,元始天尊却是不好反驳清自认是盘古正宗,若是当着其他祖巫的面,从共工的躯壳里取祖巫精血,确实欠妥,不但有失圣人颜面,也要彻底惹怒巫族。--凤-舞-文-学-网--因此元始天尊一边心中暗暗惊讶镇元子神通,一边笑道:“道友言之有理!”

    太上老君与通天道人也说道:“巫族为洪荒天地孕育,死之后,精血重归洪荒,确实应该!”

    其实凭心而论,共工的这团精血,对于圣人来说也是极好的宝贝,因此元始天尊才抢先出手,想要将两物收了。便是镇元子,也并非毫不动心。但是三清俱在,其他祖巫也在,自己想起盘古,却是狠不下心来,因此还不如将其化入洪荒,对于自己将来守护洪荒天地,也好增加一些把握。

    元始天尊见众人都是同意,便用手一指,那精血化开,入了洪荒大地。

    巫族虽然是凭借精血转世,不过祖巫却是独一无二,共工既然已经殒,却再也不可能凭借精血化生出祖巫来了。

    剩下那道祖巫精气,也是一件妙物。镇元子首先开言道:“此物如何处置,倒也要计较一番。依贫道浅见,不如交还巫族,诸位以为如何?”

    元始天尊说道:“此物虽是巫族之物,只是共工造下如此罪孽,为着一己私仇,不顾洪荒安危,若不惩戒其族,怎显天道尊严?”

    他虽是圣人,此话却大干巫族怒火。祖巫都是刚毅之士,并非贪生怕死之徒,后土等四位祖巫正在悲痛之中,闻言都是同仇敌忾,怒颜相对。

    通天道人却说了句公道话:“两大祖巫争斗,其中因果纠缠,却非是那么简单,倒也不能完全归咎于巫族。”

    其中因果,众仙其实心知肚明,妖族天庭才是始作俑者。女娲娘娘为妖族之主,倒自觉有些歉意,因此主动出来说道:“此事也是天数注定,共工既然死,已是应了劫数,巫族自也受害不浅,却是不可过于追究,还是将此物还与他们为好!”

    连她都能够帮巫族说话,元始天尊却也不好多言。因此女娲娘娘便将那道共工遗留的精气收了,亲手与后土娘娘。--凤-舞-文-学-网--

    若是其他妖族,四位祖巫正在气头上,说不定便要以死相拼。只是女娲娘娘却心地仁慈,洪荒共敬,行事又秉持公道,祖巫也不得不服,对她怎么也恨不起来。因此后土娘娘上前,微微施礼,神色凝重地将共工精气接过。

    此间之事,自有圣人处理,巫族也帮不上忙。况且四位祖巫都在悲痛之中,根本无心多言,便告辞一声,转同往西南去了。

    诸位圣人望着祖巫离去,却也是幽幽一叹!洪荒量劫,又见端倪了!

    片刻之后,镇元子言道:“如今天缺地残,四维不定,却是紧急之时,还须速速解决此事为好。否则这无边罪孽,虽在妖巫二族,我等为圣人,却又于心何安?”

    这还是他首次承认自己已经成圣,三清目光一对,心道果然如此,也不惊诧。太上老君朝镇元子一礼道:“道友悄然成圣,却又不显于世,真是深得大道清虚之旨!”元始天尊、通天道人也来祝贺。

    三清成圣,举世皆知。不过镇元子成圣,倒只有少数人知道。那边女娲娘娘听了,心中惊异。三清一体,独自抱团,她一人为师妹,未免显得孤独,实际上与三位师兄并无多少交往,反倒与镇元子还相熟一些。她听得镇元子已然成圣,不由目露异彩,也不做虚礼,反而嗔怪道:“道友证得圣道,本是大喜之事,却是瞒得我好苦也!”

    镇元子笑道:“贫道即便证圣,也是入世之圣,还是洪荒一地仙。娘娘毋须过于惊诧!”

    又朝那天上一指今天缺地陷,于众生而言,固然是劫难,于娘娘而言,只怕却是天大的机缘!”

    女娲娘娘猛然一惊,脸上也不由现了激动之色。她与三清同拜鸿钧为师,如今三清皆已证圣,独她一人却迟迟无有进展。前次造人之时,得了大功德,离那天道圣人,却仍然差了一线,怎么也逾越不得。如今听得有大机缘,除了证圣机缘,还有什么机缘对她能称大机缘?想到此处,便是心修为再深厚,又如何能毫无所动?

    那边太上老君也道:“师妹,如今你的证道机缘已至,便在眼前。你生仁慈,为老师称许,当成至仁之圣。先前造化人族,我立人教,得了功德,证得圣道,也算是得了你的恩惠,如今我便以太极图助你堵住天缺。天机不可泄露,你须好好把握!”说罢,与元始天尊与通天道人一起,又回玉京山去了。

    元始天尊谋共工之物不得,终究心有不甘,临走之时,却是顺手将那半截倒下的不周山带走了。

    女娲娘娘听得他们言语,头脑昏昏,心激动,难以平静下来,倒反而没有了主意,只得拿眼望向镇元子,希望他能稍做提示。

    镇元子因笑道:“娘娘在我人参果会之上,曾取了一份息壤,应了造人之一大功德。如今这一大功德,却是要应在老师所赐之物上。”

    女娲娘娘思索一番师收徒之时,只赐我山河社稷图与红绣球。莫非道友之意,乃是与山河社稷图有关?只是此宝我已将其堵住天漏,也只能应付一时。若是要彻底解决此事,却还要另寻良法才好。”镇元子但笑不语。

    女娲娘娘见了镇元子神色,似有所思,半饷露出恍然之色,拿出一样事物,正是分宝岩上所得的五彩石,惊喜道:“我一直不知此物玄妙,原来该应在此处!”

    但凡石材,本应属土,就如镇元子的弟子玄玉,也是土行之。但女娲娘娘所得的这五彩石却不相同,其石非金非木非玉非土,生于天地玄黄外,不在后天五行之中,虽是石头,却满含轻清灵气。此石非同平常,外表虽然是石,其实乃是盘古开天之时,轻清碎片于天外凝聚而成,为道祖所获,置于分宝岩上。

    镇元子见女娲娘娘悟到了关节,便道:“娘娘便请在此施为,待贫道前去谋得四根天柱,将天地支撑,也好彻底解决天地不稳之患!”

    女娲娘娘道:“正该如此!却是有劳道友!”因取出一鼎,名曰乾坤鼎,也是先天至宝,慢慢将五彩石炼化,准备补天。

    谋得天柱之事,本也该女娲娘娘去做。但是她炼化五彩石,非一之功。若是独力施为,耗费时,洪荒众生,却是要多受许多苦难。

    当然镇元子主动请缨,也有谋取一些功德之意。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女娲娘娘即使后知,以她和镇元子的关系,倒也不会因此而生了嫌隙。

    不提镇元子去寻天柱,却说玄敖被罗睺抓去,浑动弹不得,带回血海之中。这才刚刚入了血海,还未安顿好,陡闻上空天崩地裂一声“咔嚓”巨响,接着便有劲风呼啸,似乎就在头顶上响起,猎猎作响,其势甚疾。

    血海中的诸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得“哗啦”一声响亮,一个重物狠狠砸在血海西南角上。那粘稠的污血,在这巨力之下,犹如被一根巨型棍棒狠狠打了一棒,血水向两边分开,直至见底,片刻才又流回,慢慢合拢。

    血海众人出来看时,顿时都目瞪口呆,做声不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只见原来那撑天之所,天地支柱,不周之山,居然已经从腰部断裂,只剩半截还在原地立,上边半截,已经砸在了血海之上。那残余的不周山边,还倒着共工的真,精血浸入洪荒大地,眼见是不能活了。

    连冥河老祖见了这般险恶的形势,都是冒出了一冷汗,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幸好他的修罗魔宫,是在血海中部,大部分精锐力量,也都布置在修罗魔宫周围。否则若被这不周山正面砸中,毫无防备之下,连冥河老祖自己,都要被砸去大半条命,更别论他下面的六部生灵了。

    盘古大神遗留之物,却是不可等闲视之,即便对于开天之后天地生出的大神,也是有着致命的威力。

    一时间除了冥河老祖之外,他的部下,都是庆幸不已,称颂血海洪福齐天。只有冥河老祖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半截不周山,若不是元始天尊一击,却是实实在在要砸到血海正中央的。若到那个时候,眼下这些部属,也不知道还剩得几成。元始天尊虽然是为着洪荒众生才出手,这番因果却是欠下了。

    血海众生正在庆幸,不料异变又生。只觉得所处的洪荒大地,逐渐抬升,洪荒天空,也逐渐降低,天地竟有合拢之势。血海之中本是粘稠血液,也是液体,受了这天地倾斜的影响,整个也往东南边淌了一淌,却是将西北角露了出来。

    不过幸好此时众圣法宝皆出,地书、山河社稷图、太极图光华闪耀,展现无量神通,终是暂时定住了这洪荒天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